科技 新浪科技 上緯新材成科創板最低募資公司引發IPO定價制度爭議:規則壓制發行價還是市場化機制生效?

上緯新材成科創板最低募資公司引發IPO定價制度爭議:規則壓制發行價還是市場化機制生效?

原標題:上緯新材成科創板最低募資公司引發IPO定價制度爭議:規則壓制發行價還是市場化機制生效?

有投行人士認為,出現募資不及預期的情況,制度應當調整,部分規則成為了壓制發行價甚至串通報價的因素,但也有業內人士表示,這是註冊制下的市場定價機制,難以通過單維度改某一條政策發揮作用。

一年凈利潤為7827萬元,募資凈額僅7004萬元。9月15日,即將在科創板上市的上緯新材發布的發行公告引發全市場熱議。

公告內容顯示,上緯新材於9月14日完成初步詢價工作,協商確定發行價格為2.49元/股,預計募集資金總額為1.08億元,扣除約3752.53萬元發行費用后,預計募集資金凈額7004.27萬元,較公司2019年7827萬元的凈利潤更低。

7000萬募集資金凈額創下科創板最低募資額。按公司發行后總股本為40320萬股和發行價計算,上緯新材的發行市值只有10.04億元,勉強滿足科創板五套上市標準的最低要求,即不少於10億市值。

上緯新材發行驚險過關,引來全市場廣泛關注,甚至有投行人士驚呼,「以後股票發不出去都有可能!」

上緯新材或是比較極端的案例,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統計發現,類似於上緯新材最終募資額不及預期的公司不在少數。自8月24日以來,有19家通過註冊制發行的上市公司募集資金不及預期。

與此同時,次新股破發頻現,9月9日,鋒尚文化成為創業板註冊制下首只破發的次新股;9月10日,美暢股份、時空科技、新亞強三隻次新股相繼破發。

無論是破發還是募資不及預期,實際上指向的都是同一個源頭:發行定價在發生變化。

低1分錢就發行失敗

上緯新材此次發行可謂驚險。

根據科創板上市規則第一項標準:「(一)預計市值不低於人民幣10億元,最近兩年凈利潤均為正且累計凈利潤不低於人民幣5000萬元,或者預計市值不低於人民幣10億元,最近一年凈利潤為正且營業收入不低於人民幣1億元。」

按公司發行后總股本為40320萬股和發行價2.49元/股計算,上緯新材的發行市值只有10.04億元,剛剛超過上市標準。該發行價如果再低1分錢,上緯新材就將成為首只因達不到上市標準被市場拒絕上市的公司。

「註冊制下破發、實際募資額不及預期,這都是正常的事情。根本原因是供求關係的變化,之前新股發行量少,新股稀缺受追捧,發行價也就高;當新股發行節奏快了的時候,新股沒那麼受追捧了,價格也就下來了。上緯新材這案例一定會出現,只是落到它頭上罷了。」知名投行人士王驥躍說。

2020年以來,IPO整體提速。Wind數據顯示,滬深兩市7月、8月份首發數量分別達到52家、63家,首發募集資金分別為1098.66億元、647.01億元。9月剛過半,首發企業數量也已有49家,首發金額達352.51億元。

那麼,為什麼這個特殊的案例會落在上緯新材的頭上?回看上緯新材的投資者報價情況,可以看出一些蛛絲馬跡。

根據《發行公告》,一共有415家網下投資者管理的6954個配售對象全部符合《發行安排及初步詢價公告》規定的網下投資者的條件,報價區間為2.49元/股-118.56元/股,擬申購數量總和為11,117,480萬股。其中,有超過400家詢價機構的報價範圍在2.49元-4.96元之間,其中399家報價都是2.49元。

本報記者曾報道,註冊制詢價頻現「抱團低價」的情況。從上述報價來看,也有市場人士質疑,上緯新材存在投資者抱團壓低發行價的情況。

從壓低發行價的邏輯上看,有其合理性。8月以來,多隻新股破發。鋒尚文化成為創業板註冊制下首只破發的次新股。凱賽生物於8月12日上市,發行價為133.45元/股,發行市盈率為120.7倍,上市首日僅上漲17.65%,隨後股價持續走低,並在第四個交易日破發。瑞聯新材9月2日登陸科創板,股價亦是在其上市第四個交易日破發。

「今年IPO市場供給很多,尤其是創業板實行註冊制后,每個月新發股票多,新股發行價普遍高。(破發、定價低)這些現象也是市場自我調節的結果,投資者打新積極性下降,股票發不出去,就會迫使發行價降低,報價就會往低處報價。」前海開源基金首席經濟學家楊德龍對記者說。

定價規則爭議

募資不及預期的根本原因是,市場供求關係的變化倒逼發行價降低,這是市場化調節機制在發揮作用。

但有投行人士指出,「這個結果或許是合理的,但過程是有失公平的,在制度上有應當調整的地方。」

根據《證券發行與承銷管理辦法》規定,「首次公開發行股票採用詢價方式的,網下投資者報價后,發行人和主承銷商應當剔除擬申購總量中報價最高的部分,剔除部分不得低於所有網下投資者擬申購總量的10%,然後根據剩餘報價及擬申購數量協商確定發行價格。剔除部分不得參与網下申購。」

王驥躍認為,現在新股供求關係改變了,IPO市場變成了買方市場,這條規則就反過來成為了壓制發行價甚至串通報價的重要因素:比市場均價高几分錢都可能被劃到被剔除的前10%最高價範圍內。「導致有想報高點的,也不敢報了,現在剔除價和發行價就幾分差距,沒意義。」

「如果不是剔除10%的量,而是規定剔除極端報價,那麼就可以獨立報價了,也就可以拉大有效報價區間,改變現有的報價區間集中在幾分錢範圍內的情形。」王驥躍說。

但是否有必要做這樣的調整?多位市場人士紛紛向記者表示這個問題很複雜,恐怕難以通過單維度改某一條政策發揮作用。

一位前資深監管人士認為,「這樣的想法實際上仍是以能夠申購成功為目標,在市場報價中樞水平上報價,可以確保拿到新股獲得掙錢機會。但按照市場化的機制,中新股不一定就是掙錢的事,你自己要考慮風險,報高了即使中了新股可能不賺錢反而賠錢。這樣機構投資者就要去考慮,是不是真的覺得這家公司不錯,還是只想著中了就能掙錢。」

而在註冊制的定價機制下,這恐怕需要全市場的人都要改變思路。

力鼎資本CEO高鳳勇對記者表示,「小而傳統的公司,原來二級市場市值里是給予了較高的殼的價格的,但網下詢價大家不會簡單對標殼的估值,註冊制環境下殼也不會再那麼值錢,企業家和投行對此要有認識。」

「註冊制是小而傳統企業的資本市場噩夢,沒有趕上頭啖湯,後面就要經常面對發行失敗,進而投行選擇企業標準也會越來越追大求新,註冊制絕對不是普惠。」高鳳勇說。

(作者:張賽男 編輯:巫燕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