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阿里「新製造」野心: 十萬小企業如何共享「犀牛」智能工廠?

阿里「新製造」野心: 十萬小企業如何共享「犀牛」智能工廠?

原標題:阿里「新製造」野心: 十萬小企業如何共享「犀牛」智能工廠?

自新零售之後,阿里巴巴的「五新」戰略再下一城。將數字化能力輸入工業製造,涉水實體經濟的改革深水區,挖掘工業新潛力,一定程度上緩解中小服裝企業庫存壓力,降低創業門檻。

在前期吊足外界胃口后,「阿里動物園」又迎來了新的成員。

9月16日,阿里巴巴旗下沉澱三年的「新製造」樣板「犀牛工廠」正式揭開神秘面紗。

該工廠從服裝業切入,通過阿里巴巴平台上沉澱的消費行為,為淘寶、天貓商家提供時尚趨勢預判;同時,對傳統服裝供應鏈進行柔性化改造。一般來說,服裝行業是平均1000件起訂、15天交付的流程,而在犀牛工廠內,這一流程縮短為100件起訂、7天交貨。因此,其目標瞄準的是中小企業,核心需求是小單量、多批次的生產選擇。

這意味著,自新零售之後,阿里巴巴的「五新」戰略再下一城。將數字化能力輸入工業製造,涉水實體經濟的改革深水區,挖掘工業新潛力,一定程度上緩解中小服裝企業庫存壓力,降低創業門檻。

「與其說犀牛工廠是一家工廠,不如說是一個數字實驗室。它基於數字化的鏈路,進行集群化的擴張。大品牌看中的不僅是成本,快速交接也是一個重要的因素。隨著工廠能力的革新,以及技術的成熟,新智造未來會開放給更多的合作方、品牌和賣家。我們希望能幫助中國傳統製造提升自己的競爭力。」阿里巴巴犀牛智造CEO伍學剛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透露,希望未來的服務能覆蓋至少十萬個商家。

早在兩年前,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就在烏鎮互聯網大會上提出,未來製造業一定是服務業。在他看來,未來服務業和製造業是沒有區分的。服務業必須是製造業,製造業必須是服務業,純製造業的時代會越來越弱,未來人工智慧發展起來以後,將對製造業就業產生巨大的影響。

破解庫存頑疾

今年上半年的疫情,讓全球服裝行業都遭遇了寒冬。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1-8月份全國紡織服裝類零售總額6936億元,同比下降15%,較1-7月有所收窄,低於同期社會消費品零售額增速6.4個百分點。記者梳理服裝類上市公司半年報發現,服裝線下銷售遭遇重挫,近1/4的服裝企業虧損,整體利潤同比下滑超30%。

其中,高庫存率更是整個產業的頑疾。在此背景下,多家服裝企業火速上線淘寶、天貓、京東、拼多多等平台,儘可能緩解庫存壓力。「中國服裝第一街」杭州四季青服裝市場里,更有商家在直播間「9.9元一斤」清庫存。

「我們採取的直播預售模式,預售當天常常賣爆,於是我們繼續加單補貨,後續又因消費者過久等待退單、不合適退貨,造成庫存積壓。」烈兒寶貝產品經理曾揚健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當時仍處於保密期中的「犀牛工廠」悄然運行,在2018年年底與「烈兒寶貝」達成合作。依託阿里巴巴「新製造」的柔性供應鏈能力,烈兒寶貝預售周期縮短60%,無貨退款率顯著下降。記者在探訪犀牛工廠時,烈兒寶貝一位品牌負責人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介紹,昨晚淘寶直播預售後連夜下了一個200件的小訂單。「7天後這些衣服就會穿在全國天南地北的消費者身上,正好趕上秋裝上新。」他還透露,幾個月前,烈兒寶貝通過犀牛工廠,定製了一批星座T恤。「12個星座,不同的顏色,不同的尺碼,只生產5000件,市面上幾乎找不到能接這個單的工廠。」

對此感受明顯的還包括一些達人、小眾設計師等群體。淘寶店鋪FANO是一對夫妻創立的獨立設計師品牌,定位細分,受眾群體覆蓋面較小,單筆訂單較少,但對品質要求較高。此前,受限於訂單規模,FANO的產品只能交由行業中的小型工廠代為加工,品質與交期穩定性不足。

2018年9月起,FANO每周上新的牛仔服裝基本上都交由「犀牛工廠」生產,最少的一筆訂單隻有100件。儘管訂單量少,但品質不降反升,退貨退款率雙雙下降,牛仔品類銷售GMV整體提升了5倍。

「小批量、反應快的柔性供應鏈,最大程度降低了試錯成本,極大減輕了庫存成本,為抗風險能力較弱的中小企業提供了更強的韌性。」伍學剛解釋,團隊走訪了大量的商家,發現他們很不容易。一些商家對設計很敏感,也具有很強的運營能力,但是在供應鏈上遇到了很高的門檻。「犀牛工廠」的目的就在於幫助這些商家解決痛點。

深耕工業轉型

疫情凸顯了數字經濟抵禦風險、降低負面影響的能力,數字化轉型成為社會共識。隨著數字技術進一步深化,數字經濟已經從消費領域向生產領域滲透,由虛擬經濟向實體經濟延伸。

9月16日,犀牛智造工廠也正式投產。這家數字化工廠表示專接小訂單,為中小商家、產業帶、創業者服務,幫助他們具備與大品牌競爭的能力。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在工廠車間內,類似這樣的小訂單同時開工的就有十多個,不同品牌的襯衫、T恤等秋季款在同一條生產線流轉不停。而在同一時刻的國內其他大型工廠里,則會看到正在生產的是明年春季服裝。

犀牛工廠有著明顯的新製造風格——訂單不大、款式應季、即賣即生產、品牌很雜。在這裏,每塊面料都有自己的「身份ID」,進廠、裁剪、縫製、出廠可全鏈路跟蹤;產前排位、生產排期、弔掛路線,都由AI機器來做決策。

C2M定製其實並不新鮮,早期的凡客、京東乃至於拼多多都提出過這個概念。但是更多是在銷售和營銷層面的合作,並沒有真正打通後台的數據,並根據需求定製。而犀牛工廠的核心能力在於「按需定製,100件起訂,最快7天交付」。

資深互聯網行業觀察人士王如晨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認為,服裝行業是阿里巴巴的優勢所在,從這一領域著手能夠讓生態之間的協作更加緊密。尤其是現在異軍突起的直播行業,主播從生產、製造、上線再到銷售、發貨等各個環節,與淘寶將進行深度綁定。「新製造不可能依靠單體工廠創造多少績效,就算未來複制多個,也是一樣。它更多是試驗場,就像盒馬之於當初新零售,平地起高樓,必然是獨立探索的,鬆散的產業合作不會有真正的成效。」

過去多年,「以產定銷」的模式在服裝業存在明顯的弊病,因為銷量無法預測,單款生產規模偏大,所以經常出現庫存高企。在這個行業里,庫存往往是決定一家企業生死存亡的關鍵。除了快速之外,「犀牛工廠」更重要的創新在於,通過將阿里巴巴的行業洞察、銷售預測與設計、生產端直接打通,供應鏈上下游實現「心有靈犀一點通」。商家推出爆款的門檻有望大幅降低。

「新製造聽起來高大上,對商家來說就是一家聰明的共享工廠,我們接小單、急單。所以90%的客戶都是中小商家,尤其是淘寶天貓上的新品牌。」伍學剛表示,要讓中小企業從繁重生產中解脫出來,讓創業者專註自身優勢和業務創新,也讓他們具備與大企業競爭的關鍵能力。

目前,已經有200多個淘寶中小商家、產業帶商家、直播主播共享「犀牛工廠」。伍學剛表示,並不急於將GMV做大,現在僅僅是一個開始。與此對應的是,對於商家也沒有設定門檻,真正將共享貫徹到底。這一模式或將為中國工業轉型升級提供新的參考。

(作者:陶力 編輯:林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