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後市行情怎麼干?鄧曉峰、但斌、袁建軍、謝治宇等公私募大咖解讀

後市行情怎麼干?鄧曉峰、但斌、袁建軍、謝治宇等公私募大咖解讀

  鄧曉峰、但斌、袁建軍、謝治宇、劉曉龍、李曉星……公私募大咖縱論高估值下的應對之道

  來源:上海證券報

  過去一兩年來,市場走出顯著的結構化行情,科技、醫藥、大消費等板塊表現強勢,尤其是在今年以來的流動性寬鬆環境下,不少公司估值已經處於歷史高位,如何看待當前的市場行情?接下來如何演繹?

  9月15日,「2020年上海證券報資產管理高峰論壇」在上海召開,在公私募基金分論壇的圓桌討論中,來自各大公私募基金的績優基金經理圍繞當前市場關心的話題展開了熱烈討論。

  這場「頭腦風暴」可謂是「含金量」十足,無論是主持人還是參與嘉賓,多是戰鬥在投研一線且久經考驗的知名大咖,討論話題也直擊當前市場痛點,乾貨滿滿,火花四射……

  主持人:上海世誠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 陳家琳

  嘉 賓:

  上海高毅資產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首席投資官 鄧曉峰

  上海聚鳴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 劉曉龍

  深圳東方港灣投資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但斌

  東方財富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任曉旭

  匯添富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袁建軍

  興證全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助理 謝治宇

  銀華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 李曉星

  怎麼看?

  估值高企引分歧

  陳家琳:站在當前時點看,在受到市場追捧的科技、醫藥和消費板塊中,不少龍頭股估值已經很高,如何看這種現象?

  上海世誠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陳家琳

  袁建軍:當前市場高估值現象和時代背景有關。今年以來,受新冠疫情的影響,全球諸多重要經濟體採取了非常寬鬆的貨幣政策,這是一個巨大的時代背景。後續隨著疫情趨緩、疫苗研發進程持續推進,經濟有望正常化,之後就要比上市公司的成色了,我們不能把階段性發生的事情長期化,如果跳出來會看得更遠一點。部分長期成長空間大、成長確定性大的公司是沒問題的,這需要自下而上去深入研究。

  鄧曉峰:當前大家有共識的很多標的,由於估值過高,依靠內升增長去獲取持續回報的預期不會太高,可能需要很長時間才能修復。巴菲特曾有一個非常成功的投資,早期投資之後就有了極度出色的表現,但此後十幾年幾乎沒有帶來任何回報。

  上海高毅資產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首席投資官鄧曉峰

  即使如此出色的公司,享受了全球化增長帶來的市場擴張的紅利,但在階段性回報率過高後,也會帶來長期回報降低的問題。目前市場上不少公司在未來也會面對這樣的壓力和挑戰,我們不應該迴避這個問題。

  歸根到底,企業內生增長決定了可持續回報率,如果股價漲幅遠遠超過了內生增長帶來的可持續回報率,意味著你將忍受一個低回報甚至負回報。

  謝治宇:市場是很聰明的,其實現在市場作出的很多方向性的判斷,倒不一定有錯。但我覺得最大的問題是估值確實非常高,如果拿一年兩年我估計都不一定夠,但是拿一個五年的時間段去看,現在市場選的很多公司的邏輯倒沒什麼問題。

  興證全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助理謝治宇

  但斌:從發達國家情況看,資金會逐步向頭部企業集中,很多大企業大象起舞,預計增長比小企業穩定,增速也不比小企業慢。在強者恆強持續演繹的情況下,龍頭股高估會持續下去,A股如果大機率走長牛慢牛行情的話,資金還會向藍籌或者成長確定性更好的公司里集中,高估可能是一個長期現象,不是短期現象。

  深圳東方港灣投資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但斌

  怎麼辦?

  與優秀企業為伍

  陳家琳:過去一兩年來,市場波動加大,尤其是今年以來震蕩加劇,應該如何應對?

  鄧曉峰:這幾年資本市場波動劇烈,但從資本市場發展歷史看,資本市場最後都會走出自身的規律。無論美國還是中國,一些優秀的公司在面對衝擊時,反而化危為機,獲得更好的發展。這是個挺有意思的現象,我們資本市場最後反應的結果,好像不是應對一場外部衝擊和危機,只是一場考驗或者淘汰賽。外部因素加大了資本市場內部行業和公司的分化,經歷過了短暫的心理衝擊之後,最後企業用業務發展證明了自已,資本市場也給予了其更多回報。

  從我們投資人來說,未來還會遇到很多次這樣的波折和挑戰。我們需要將公司的價值創造作為投資基礎,這可能是應對不確定事件的相對簡單也有效的做法。

  袁建軍:投資是認知的變現,現在面臨最大的挑戰是認知要跟上時代,甚至引領時代。這個難度在加大,因為世界變化很快,因為有大量新技術、新商業模式等,只有持續不斷地學習,才能趕上世界變化的節奏。我覺得勤奮很重要,要多調研、多跟優秀企業家學習。

  要識別資本市場的投資機會,需要精準把握市場脈絡。在中國市場,每個階段都有不同的戰略性投資機會,需要不斷的總結和識別。通過定期復盤,形成自己的方法論,在下次同樣情況出現的時候,才能大機率力爭把握機遇、規避風險。

  李曉星:對於投資來說,要以合理的價格去買入優質的公司,然後拿住優質的公司。買的公司代表你要去的方向,最後真正給你賺錢的其實是公司的業績增長,只有業績持續增長,才有賺錢的可能。價格代表了你未來的收益率,有一些公司沒有問題,但是你買的價格很高,未來收益率就會變低。然後如果買的價格是合理的,收益率會變得理想。公司質地決定你能不能賺錢,買入的價格決定你的收益率空間。

  銀華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李曉星

  任曉旭:挑戰和機會是並存的,在外部環境震蕩時,往往會有很多利好政策推出,例如創業板改革、加大造假處罰力度、退市制度等,這對於投資人來說,本身就是一種保護。

  作為金融機構,要提高自己的專業度,識別出市場上最好的管理人、最好的策略,為投資者提供更有利、更有效的低成本工具。

  怎麼干?

  業績增長才是王道

  陳家琳:接下來大家看好哪些方向?會如何布局?

  劉曉龍:儘管當前很多公司估值不低,但是由於中國市場非常大,除了幾百家核心企業之外,很多細分行業並沒有受到很多關注,這些企業有可能變成未來的核心資產。如果有較好的價格保護,在未來3-10年的周期內有確定性的增長趨勢,就是比較好的機會。

  李曉星:當前看不到流動性更加寬鬆的可能,預計明年市場的整體估值會下降。從消費板塊看,由於必選消費估值已經不低,明年更看好一些可選消費;從醫藥行業看,因為行業內公司有數百家,即使整體板塊估值高估,總會有一些新模式、技術和公司走出來;從科技板塊看,多個行業增速都非常快,例如電動車行業業績顯著向上,光伏行業業績增速比較快,估值並不高,從PEG的角度看很合理。

  隨著利率的上行,一些保險公司的投資機會也會慢慢體現,部分銀行的報表質量會提升很多,明年增速會比今年好一些,可以慢慢關注起來。

  值得注意的是,一定要買業績增速快於估值下降速度的標的,一定要精選業績真正能夠快速增長的標的,而不是去賭「繼續拔估值」。

  但斌:要與偉大的公司為伍,才能應對市場的波動。偉大的公司如果能夠改變人類的命運,可以讓人類的社會生活變得更美好,最後一定能夠帶來巨大財富。隨著社會的發展,少部分公司經不起考驗會被淘汰,但是真正能夠長期在賽道上取得優異成績的公司,會加強定價權,這些公司的市值會越來越大,中國未來也會誕生30家或50家市值很大的公司。

  劉曉龍:看好兩個方向:一是受益於供給側改革的大製造業,無論是機械、汽車零部件還是化工,隨著大量競爭對手退出,龍頭公司集中度提升,但是由於他們屬於傳統行業,並沒被市場過多關注,其中會有不少阿爾法機會;二是軍工,由於需求端發生了較大變化,有望帶來較大量級的投資機會。

  謝治宇:要專注於社會需求沒有被滿足的領域,例如光伏和新能源車,未來空間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