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10億買1元賣、暴雷斷腕求生 愷英網路陷控制權紛爭

10億買1元賣、暴雷斷腕求生 愷英網路陷控制權紛爭

  10億買1元賣,暴雷斷腕求生,愷英網路陷控制權紛爭

  來源:富凱財經

  並購標的靠不住,遊戲產品難以為繼,管理層瘋狂搞事情,愷英網路鬧劇何時休。

  作者|A   K

  排版|十一

  9月15日晚間,愷英網路發佈公告稱,鑒於全資子公司上海愷英與周瑜、李思韻就浙江九翎的業績補償糾紛案進行調解,上海愷英以1元向周瑜轉讓所持浙江九翎70%的全部股權。

  而兩年前,上海愷英收購浙江九翎70%股權的交易價格為10.64億元,雖然這一投資可謂「血本無歸」,但考慮到浙江九翎因為版權糾紛面臨的幾十億索賠,上市公司此舉也是「壯士斷腕」,只是即便求生欲強烈,愷英網路業績不支、內控暴雷等風險仍存。

  兩次並購暴雷

  公開資料顯示,2008年,愷英網路成立,公司以《捕魚大亨》等小遊戲起家,藉助《蜀山傳奇》《全民奇蹟MU》等頁游迎來輝煌,2015年,正值遊戲概念受到資本市場熱捧,愷英網路借殼泰亞股份成功上市。

  為此,愷英網路與泰亞股份簽署了業績對賭協議,承諾2015-2017年度預估凈利潤分別不低於4.6億元、5.7億元和7億元。但當時的愷英網路已經面臨了和大多數遊戲公司一樣爆款難再的困境,過於依賴拳頭遊戲《全民奇蹟》,2013年-2014年,凈利潤下滑嚴重。

  愷英網路選擇了並購。2016年,上海愷英以2億元收購浙江盛和20%股權,標的估值10億元,2017年,再次以16.07億元價格收購浙江盛和51%股權,僅僅一年,標的估值暴漲三倍至31億元,並確認商譽20.82億元;2018年,愷英網路以10.64億元收購浙江九翎70%股權,增值率高達706.58%,並確認商譽9.55億元。

  兩項收購都有條件。其中,浙江盛和2017年-2019年的業績承諾分別為2.5億元、3.1億元、3.8億元,浙江九翎2018年-2020年的業績承諾分別為1.9億元、2.2億元、2.9億元。

  浙江盛和前兩年表現不錯,雖然整體完成業績承諾,但2019年業績大幅下滑,導致上市公司對其計提商譽減值11.49億元。而浙江九翎則更是慘淡,2019年虧損4260.72萬元,2020年上半年未經審核的凈利潤也虧損781.92萬元。

  但促使愷英網路10億買1元賣舉動的還是浙江九翎因傳奇IP的版權糾紛引發的巨額索賠。據媒體報導,傳奇IP與浙江九翎簽署許可協議,因後者未能如約支付相關費用引發糾紛,傳奇IP陸續發起三次仲裁訴訟案件,涉案金額超80億元。

  受此影響,愷英網路出現業績暴雷,2019年,公司虧損18.9億元。今年上半年,其他同行在疫情下業績飄紅之際,愷英網路表現一般,營收8.12億元,同比下滑22.8%,凈利潤5025.52萬元,同比微增8.16%。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4月,愷英網路發佈公告稱,擬以3億元向掌趣科技轉讓天馬時空20%的股權,後者正是上市公司拳頭產品《全民奇蹟》的運營商。

  管理層負面不斷

  與經營不善相比,更令投資者擔憂的是,愷英網路管理層頻繁曝出的被舉報、被調查,甚至被逮捕的負面新聞。

  去年,愷英網路多名高管被查。3月,控股股東、實控人王悅失聯,隨後因涉嫌操縱證券市場罪被刑事拘留,又被正式逮捕。4月,副總經理馮顯超因涉嫌個人經濟犯罪接受公安機關調查。5月,董事、總經理兼財務總監陳陳永聰因涉嫌操縱證券市場罪接受公安機關調查。7月,離任監事林彬因涉嫌背信損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逮捕。

  今年再次爆雷。6月,聖杯投資旗下「愷甲騎士」微信公眾號發佈了《愷英網路40多名股東及員工實名舉報》,舉報信稱,2015年愷英網路借殼上市前夕,為了感謝為公司奉獻近十 年的老員工,內部出台了1.28元/股認購的股權激勵機制,持股平台為聖杯投資和上海騏飛,老員工均按照愷英的要求將認購金足額匯入了指定賬戶。

  但六年後,聖杯投資與上海騏飛發現,作為愷英網路的股東,不但沒有分紅的可能,所持有的公司股票幾乎已經被質押、被處置、或馬上要被拍賣,還有數億的債務待償還。此外,股東還發現,當初購入愷英網路股權的成本不是1.28元/股,而是經過愷英網路與利益關聯方的操作,遠遠超過10元/股,他們的數億元利益被愷英網路前董事長王悅轉移。

  這些股東還對現任董事長金峰提出舉報,稱其不斷動用不明來源資金,推動愷英網路對外質押的股票不斷以低價接票,使得股東成為犧牲品。

  7月1日,愷英網路發佈公佈,披露高管增持計劃,部分董事、高級管理人員擬增持公司股份,增持總金額規模不低於1650萬元,這其中,就包括了董事長金峰。

  除了控制權之爭,今年7月,公司因信披違規被罰款60萬元。據披露,愷英網路存在四種信披不及時的情況,包括重要合約披露不及時、會計政策變更未及時履行披露義務、重大事項未及時履行持續信息披露義務、對外理財投資未及時履行披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