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創A股董秘「背鍋」速度記錄 在任僅8個月2次被通報批評

創A股董秘「背鍋」速度記錄 在任僅8個月2次被通報批評

  創A股董秘「背鍋」速度記錄,在任僅8個月2次被通報批評

  來源:董秘學苑 

  原創 六月雪 

  在一家上市公司董秘職位上只幹了8個月,結果卻換來交易所的兩次通報批評,這真的是A股董秘背鍋速度最快的記錄了,這個記錄的創立者就是龍宇燃油現任董秘胡湧,而8個月的夢魘則發生在擔任鵬起科技的董秘任上。

  9月16日晚間,上交所對鵬起科技及相關負責人給予紀律處分,其中就有公司的兩任董秘胡湧和朱曉軍。

  董秘胡湧在申辯中有一句話讓小編印象深刻,「不應就同一違規行為對其進行重複處分」,胡董秘為何會有如此言論呢?

  因為在2019年11月15日時,上交所就給予過胡湧一次通報批評處分,而他認為自己已經被處分過一次了,這次不應該再因為同一件事情被處分。

  我們來對比下,2019年11月15日和2020年9月16日上交所公告的兩份紀律處分決定書。

  2019年11月15日認定違規內容:

  1、為上海膠帶、北京鼎興違規擔保事項;

  2、為關聯方洛陽乾成違規擔保事項;

  3、為實際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動人違規擔保事項;

  4、為公司員工違規擔保事項;

  上述對外擔保均未履行審議程序和相關信息披露義務,發生時間在2018年2月-2018年9月,合計擔保金額約14.59 億元,占公司2017年末凈資產的 29.68%,佔2017年凈利潤377%。

  違規對上市公司影響非常大,投資者損失慘重,上交所認為董秘在違規中,「未能勤勉盡責,負有一定責任,不能以不知情、不負責印章管理等為由免除責任,但是酌情考慮,從輕處分,給予通報批評。」

  2020年9月16日認定違規內容:

  1、公司資金管理內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實際控制人存在巨額非經營性資金占用;

  2、公司對外擔保內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對外擔保未履 行審議程序及信息披露義務;

  3、實際控制人張朋起及其一致行動人宋雪雲未及時披露權益變動報告;

  4、公司定期報告中對於關聯方資金往來披露不完整;

  從兩份紀律處分決定書內容可以看到,雖然對於違規擔保的認定有重複,但是資金占用等其他問題是新發現的問題。

  所以上交所再次給予通報批評處分並不算重複處分,在上交所酌情考慮下,這次也僅僅是給予通報批評處分。

  (圖片來源上交所)

  資料顯示,胡湧,男,1970年1月生,碩士研究生(在職),註冊會計師。曾任國泰證券投資銀行部項目經理、副經理,聯合證券上海投資銀行部副總經理,上海友聯經濟管理研究中心有限公司客戶管理總部總經理助理,新加坡光兆工業森林集團公司 (上市公司)副總經理;2006年3月至2014年4月任上海東方明珠(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會秘書;2014年5月至2017年10月任東方明珠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2017年11月任職鵬起科技董秘,2018年7月離職,2018年8月入職龍宇燃油擔任投資總監,自2019年3月15日起擔任龍宇燃油董事會秘書。

  從從業經歷中可以看到,董秘胡湧是一個有經驗的老董秘,曾經在東方明珠董秘任上幹了8年,2017年11月,因為鵬起科技籌劃剝離資產的重大資產重組來到公司,當時公司是一家總市值200億元的軍工上市企業,凈利潤3個多億。

  外表光鮮的上市公司,誰能想到竟然是一個大坑,由於實控人佔用資金,違規擔保,導致公司官司纏身,2018年度巨虧38.1億元,最終走向暫停上市的結局。

  只在鵬起科技董秘任上幹了8個月,胡湧卻領到了2份通報批評,雖然現在跳出坑外來到龍宇燃油,但是因為董事會秘書上崗前提中有一條,最近三年被3次(包括)以上通報批評就不能繼續擔任董秘。

  所以,未來如果再被給予一次通報批評,就可以暫時告別董秘這個崗位了。雖然,坑人的董事長張朋起已經被刑拘,但是這對於董秘來說又能怎樣呢,交易所沒有給予公開譴責已經算是酌情考慮,自己只能自認倒霉。

  (圖片來源上交所)

  鵬起科技的三任董秘,除了胡湧外,胡湧前任姜衛星和後任朱曉軍也都分別被給予了一次通報批評處分,董秘們要感謝董事長「賜鍋」之恩。

  當然,也希望董秘們更加主動起來,盡到勤勉義務,從被動信息披露向主動信息披露轉變,還A股一個清明的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