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從計算方法評估 螞蟻金服的逾期率和不良率水分有多少?

從計算方法評估 螞蟻金服的逾期率和不良率水分有多少?

  原標題:從計算方法評估 螞蟻金服的逾期率和不良率水分有多少?

  來源:探長讀財

  開始這篇文章前,先看一個有意思的新聞。

  據說,36氪引述彭博報導,螞蟻集團要求部分投行安排科技板塊分析師參與覆蓋研究。這是什麼意思呢,有熱心網友普及說,fintech公司要嚴禁金融組研究院插手,歡迎科技組研究員參與。

  我的理解是,大概只有這樣才能將fintech公司的估值從10倍PE抬升到100倍PE。

  下劃線。。。。我必須承認,這是個意味深長的笑話。話說,我們的金融科技巨頭為了能在二級市場上賣出一個好價錢,都急成什麼樣子了。

  不過,今天,我們的話題還是要重點討論下螞蟻的金融屬性之一—逾期率和不良率。

  助貸之王螞蟻金服即將上市,而此前圍繞它的諸多神秘光環,隨著招股書的披露也在一點點褪去,其中一個就是螞蟻金服的逾期率和不良率。

  過去數年,業內和媒體都流傳著一種說法,得益於其深厚的大數據風控能力,螞蟻金服旗下的「花唄」和「借唄」逾期率和壞賬率很低,低到什麼程度呢?媒體報導了很多數字,其中一個盛行的說法是,不良率大概是1%的樣子,比銀行信用卡的不良率還低。公開數據顯示,2020年上半年,工行、建行、農行、中行、交行、郵儲銀行信用卡不良率分別為2.65%、1.17%、1.81%、2.57%、2.90%和1.99%。

  媒體此前報導的螞蟻「花唄」的不良率

  作為以次貸客戶為主要客群的「花唄」和「借唄」,為何不良率比優質客群為主的信用卡還低?

  「花唄」和「借唄」的真實逾期和不良數據是多少呢?

  招股書顯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螞蟻金服平台促成的消費信貸餘額為17320 億元。2017年-2019年末,螞蟻金服促成的消費信貸餘額的M1+逾期率為1.08%、1.43%、1.56%,M3+逾期率為0.68%、1.01%、1.05%。

  2020年1月末-6月末,螞蟻金服促成的消費信貸餘額的M1+逾期率分別為1.76%、2.31%、2.72%、2.94%、3.01%、2.99%;M3+逾期率分別為1.19%、1.47%、1.48%、1.67%、2%、2.1%。

  這意味著,截至2020年6月末,螞蟻金服促成的消費信貸M1+逾期金額達到了520億元,M3+逾期本金金額也達到了364億元。如果計入螞蟻合作銀行中已核銷貸款部分,M3+實際逾期本金金額不會低於400億元。

  而根據央行公佈數據,截至2020年二季度末,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償信貸總額854.28 億元。

  單純從數據看,我們會發現,2020年上半年,螞蟻金服促成貸款的M1+和M3+逾期率都增長了接近一倍,這意味著螞蟻金服的逾期率出現了很大幅度的向上波動。

  當然,這跟去年底到今年上半年特殊環境有一定關係。但排除這個因素,我們注意到,螞蟻金服的逾期率計算公式為:30天/90天以上的貸款本金餘額(扣除已核銷貸款)/螞蟻金服促成的貸款本金總餘額(扣除已核銷貸款)。

  舉例來說,某機構截至2020年6月末,M1+本金餘額為30億,貸款本金餘額為1000億,則截至該時點,該機構的逾期率為3%。

  這個計算方式有什麼問題呢?眾所周知,逾期率的計算方式有很多種,分子和分母選擇的標準不同,計算出來的結果會有很大差異。

  舉例來說,螞蟻金服在逾期率計算中扣除了已核銷貸款,等於在分子和分母中同時去掉了核銷貸款金額,這樣逾期率數據會小很多;再如,螞蟻金服的逾期率計算中,分子分母將貸款利息剔除,這樣計算出來的逾期率數據同樣會偏小(見下圖)。

  將已核銷貸款剔除對逾期率的影響有多大呢?還是以上面的數據為例,

  截至2020年6月末,某機構M1+逾期本金30億元,貸款本金餘額為1000億元,已核銷貸款為60億元(參考招聯消金2019年的資產減值損失大約為貸款餘額的8%,此處取6%。)。則截至該時點,其逾期率為8.5%。

  但是,如果只計算逾期本息的話,則逾期率為3.21%。

  可見,螞蟻集團招股書披露的逾期率採用的第一種方法,其得出的逾期率數字在三種計算方法中是最低的。

  另外,螞蟻金服披露的逾期率數據偏小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螞蟻促成的貸款總規模過去幾年一直在快速增長。

  怎麼說呢?以下圖為例,逾期率的算式中,分子和分母都是截至某個時間點的數值,如果是M1+的話,最近1個月內新增貸款的數量會出現在分母中,但分子中並沒有最近1個月新增貸款的逾期數據。這相當於,在分子(逾期金額)不變的情況下,增大了分母(新增貸款),得出的逾期率就會偏低。

  因此,對於消費貸款機構來說,要將逾期率控制在較低水平之下,必須保持較快的放款量。很多機構的歷史經驗都證明,一旦新增放貸規模出現停滯,逾期率和不良率的上升都是不可避免的。

  這也是為什麼,很多消費金融機構的凈利潤很好,披露的逾期率和不良率數據很優秀,但資本市場上並不買賬,二級市場估值很低。根本原因就是,這些機構仍處於信貸規模快速膨脹期,貸款規模的高速發展短暫地掩蓋了真實的逾期水平。等貸款增速降下來,這些機構如果仍能保持同樣的低逾期率和不良率,那才說明其資產質量過硬。

  拿螞蟻金服來說,截至今年6月,螞蟻金服平台促成的消費信貸餘額為17320 億元;去年底,財新說,螞蟻金服的助貸規模約1萬億左右。可見,螞蟻金服的貸款規模增速很快。但是助貸市場有沒有天花板?尤其是在螞蟻達到2萬億的規模後,無論從監管政策上還是微觀市場需求上看,其後續的增長速度勢必會降下來。

  未來,當撮合貸款增速逐漸降至0,甚至出現同比負增長時,螞蟻金服的逾期率和不良率將會面臨真正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