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曾拍出川圖失竊文物的拍賣行,我們去看了看

曾拍出川圖失竊文物的拍賣行,我們去看了看

澎湃新聞記者 溫瀟瀟 林珏瑤

歐憶公司一工作人員稱,該地原為上海崇源拍賣公司辦公地點。  本文圖均為 澎湃新聞記者 林珏瑤  圖

近日,四川省圖書館(四川省古籍保護中心)16年前的館藏文物《魚雁集》叢札現身廣東一拍賣公司的拍賣現場。值得一提的是,這並非該文物首次出現在拍賣市場上——早在2005年,它便經由一家上海拍賣公司,以30.8萬元的市場價成交。

《魚雁集》叢札是多位近代名人致西南名儒林思進的信札,是四川省圖書館的珍貴藏品。林思進則為首任四川省圖書館館長。

根據《文物保護法》規定,禁止國有文物收藏單位將館藏文物贈與、出租或者出售給其他單位、個人。也就是說,該文物本就不應流入市場。

9月15日至16日,為了解該文物首次拍賣成交的經過,澎湃新聞實地探訪了這家上海崇源藝術品拍賣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崇源」),卻發現上海市商務委員會已於2017年收回上海崇源的拍賣經營許可證。有知情人士透露,該公司已多年不經營文物拍賣。

另外,上海崇源註冊地也並非該公司,而已變更為另一家電力企業。不過公開資料顯示,兩家公司的高層仍關係密切。

9月15日下午,上海崇源法定代表人王海娟告訴澎湃新聞記者,有關當年首次交易的情況,「無可奉告,跟我們沒關係,所有一切以警方公佈為準」。她表示上海崇源「沒有問題」,其餘便不願多談。

歐憶公司一工作人員稱,該地原為上海崇源公司辦公地點。

「上海崇源」2017年被收回許可證

9月15日下午,記者依據上海崇源在市場監管部門的企業註冊信息來到靜安區常熟路179號,在表達採訪意願後,首先被門衛阻攔。隨後,一工作人員表示,這裏並非上海崇源,而是一家名為「上海歐憶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的電力企業。

「這裏很久沒有拍賣了,具體情況我不清楚。」該工作人員禁止記者進入,稱「這是私人地方」,當被問及負責人時,對方稱「老闆不在」。

一名自稱歐憶公司財務的工作人員則表示,這裏曾經是拍賣公司,但已多年不做拍賣。不過,上海崇源的負責人現在「會經常過來(歐憶)」。

公開資料顯示,上海崇源的多名股東或在上海歐憶能源擔任高層,或與之有密切投資關係。幾家公司的工商登記註冊電話和地址甚至也一致。上海崇源的登記狀態為存續。

15日下午,上海市商務委員會一名從事拍賣服務業相關管理工作的人員告訴澎湃新聞,拍賣行從事文物拍賣業務,需同時獲得商務委頒發的拍賣經營許可證及由文物局頒發的文物拍賣許可證。按照法律規定,2017年,由於長期未經營,上海崇源已被收回拍賣經營許可證。

上海市拍賣行業協會辦公室一名工作人員介紹,如許可證被收回,拍賣行便無法從事拍賣業務。

負責人:以警方調查為準,我們沒問題

針對有關疑問,記者撥打上海崇源負責人王海娟的電話進行詢問。9月15日,王海娟表示,當年情況「無可奉告,跟我們沒關係,所有一切以警方公佈為準」。她稱上海崇源「沒有問題」。對於上海崇源是否接受過警方調查,王海娟回應稱沒有。至於當年文物拍賣委託人是誰、上海崇源拍賣時進行了怎樣的來源核查等,她表示不願多談。

9月16日,記者再次來到靜安區常熟路179號,在提出見公司其他負責人後不久,門衛關上大門,謝絕入內。

上海某拍賣公司工作人員介紹,據他了解,上海崇源已經很久沒有從事拍賣業務了:「(崇源)從2010年以前就不怎麼拍(賣)了。他們也是蠻老牌的,但後面都不做了。」

該工作人員稱,參與拍賣的拍品在經過拍賣行的初步篩選後,要通過文物局的批複才能上拍。在進行初審時,拍賣行會要求委託人擔保拍品來源符合法律規定,但如果委託人有意隱瞞實情,拍賣行一般很難注意到問題。

失竊文物未有登記?

澎湃新聞此前報導,廣東崇正拍賣有限公司9月13日推出的系列春拍中,專場圖錄號為731-776號的拍品(《魚雁集》叢札部分書信)被網友指出應為四川省圖書館館藏文物。

13日當晚,四川省圖書館發佈說明稱,經過比對,該文物與2004年該館失竊文獻高度相似。說明提到,該館已向公安機關報案,有關拍品已於9月10日撤拍,並由公安機關暫扣。

9月14日,廣東崇正有關負責人介紹,拍賣公司在徵集拍品時都會要求委託方說明來源,保證來源合法性。不僅如此,在文物部門對擬拍賣標的審核內容中,其中一項便是確認擬拍品是否為不得拍賣文物,是否屬館藏被盜(丟失)文物等。

負責人稱,廣東崇正曾通過「中國被盜(丟失)文物信息發佈平台」對涉事拍品林思進藏書札進行核實,但未在前述平台上查到登記信息。

這也並非該藏品首次出現在拍賣市場上。有文物收藏愛好者發現,早在2005年,《魚雁集》叢札就在上海崇源的拍賣會上出現。彼時,估價12~20萬元的拍品最終以30.8萬元成交。

公開資料顯示,中國被盜(丟失)文物信息發佈平台於2017年年底啟動。該平台的主要功能包括,採集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被盜、丟失文物信息數據,由公安機關和文物部門審核後錄入平台,掌握中國被盜、丟失文物情況;向公眾和國際社會發佈被盜、丟失文物信息。《魚雁集》叢札為何沒有被錄入前述平台,原因目前不得而知。

本期編輯 周玉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