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一大波網紅定期重疾險停售或漲價:價格戰漸熄火 險企償付能力告急

一大波網紅定期重疾險停售或漲價:價格戰漸熄火 險企償付能力告急

  原標題:一大波網紅定期重疾險停售或漲價:價格戰漸熄火,險企償付能力告急

  來源:慧保天下

  風吹一片葉,萬物已驚秋。

  在重疾定義新規即將正式落地的檔口,重疾險市場正悄悄發生著變化:

  據「慧保天下」統計,在新舊重疾定義的切換過渡期,已經有十餘款產品發出了停售或下架通知。近段時間,網銷重疾險的調整尤其頻繁,一個很明顯的趨勢是保險公司正在不斷收緊不含身故責任定期重疾險的投保條件,以達到變相漲價的目的。

  先是2月,達爾文超越者下架不帶身故責任版本;接著芯愛、康樂一生、達爾文1號等一系列產品健康告知集體變嚴;到8月25日,達爾文3號、超級瑪麗3號MAX等系列產品下架了保障最高至70歲版本。

  這一波在價格或在核保條件寬鬆上引起過行業轟動的網紅產品相繼變動,究竟釋放了什麼信號?

  01

  新舊重疾定義切換在即,一大波網紅產品停售「在路上」,網銷定期重疾險涼了

  3月31日,自中國保險業協會發佈《重大疾病保險的疾病定義使用規範修訂版(徵求意見稿)》以後,保險公司集體坐不住了。

  彼時,市場就預測,一定會有一大波重疾險停售,一方面是為了適應新重疾定義的也有關規定,一方面也是有「炒停售」的考量,利用新舊重疾定義切換,搶一波保費。

  事實上,進入四五月份,網銷渠道不少喜聞樂見的網紅重疾險確實出現了接二連三的下架,有的雖然沒有全部下架,但其承保端收緊之意也已經非常明顯。

  不完全統計,就在上半年,像這樣收緊產品的險企就有足足11家,如下表。

表1 2019年9月以來重疾險產品下架、停售或調整一覽 數據來源:市場公開資料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來不少中小保險公司都希望藉助低價策略,在互聯網渠道闖出名堂,繼消費型定期壽險之後,又推出了為數眾多的消費型定期重疾險,價格愈來愈低,價格戰趨勢相當明顯。

  這種價格戰的趨勢一直延續至今,且不斷有中小公司加入戰局,市場競爭焦點不斷轉移。業內人士介紹,從去年下半年開始,網銷定期重疾險領域,主要是三峽人壽與橫琴人壽進行競爭,到了2020年重疾定義即將調整的檔口,又換成了百年人壽和信泰人壽在競爭。

  不過,在網銷定期重疾險價格戰繼續的同時,這一領域新的趨勢也已經開始出現,最顯著的特徵就是,產品停售或收緊承保條件的情況大量增加。

  其實,從2019年下半年開始,重疾險變相停售或收緊的態勢就初見端倪。從9月熱鬧非凡的光大永明人壽達爾文超越者停止發售不含身故版,到10月海保人壽全線收緊健康告知,再到11月崑崙健康停售70歲定期版本,12月渤海人壽前行無憂直接下架……

  「慧保天下」發現,下架收緊的網銷重疾險產品大多數是定期重疾,目前市面上能保到60歲或70歲版本的重疾險已經所剩無幾。

  此外,在線下渠道方面,也有多家保險公司旗下的重疾險產品紛紛宣布調整或下架。例如天安健康源(2019年)增強版終身重大疾病保險、信泰完美人生守護(尊享版)重大疾病保險、長城人壽吉康人生重大疾病保險、中英人壽摯愛守護和心愛守護兩款重大疾病保險也相繼下架。

  02

  多款少兒重疾險進入價格混戰,大公司也抓緊時機收割一波保費紅利

  在網銷定期重疾險,以及線下渠道的多款重疾險產品紛紛下架或收緊承保之時,網銷渠道突然出現了多款專門為孩子定製的專屬重疾險:

  例如,橫琴人壽短期內就推出了大黃蜂3號和嘉貝保,崑崙健康也有慧馨安健康保少兒版和守衛者3號少兒版,愛心人壽推出開心小保貝,信泰人壽在6月18日推出如意人生守護典藏版……毫無疑問,少兒重疾險市場也似乎要進入產品價格戰階段。

  線下渠道,大公司也動作頻頻。4月,平安人壽升級少兒平安福,5月上線守護百分百等多款重疾險;華夏人壽推出「常青樹(特惠版)」重疾保險產品計劃;8月,太平人壽福祿雙甲面市。

  表2 重疾定義新舊切換之際保險公司推出的重疾險產品一覽

表2 重疾定義新舊切換之際保險公司推出的重疾險產品一覽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

  03

  產品切換真相:重疾險價格戰快速消耗資本金,部分險企償付能力告急

  表面來看,這波線上線下渠道重疾險產品的切換都似乎與新舊重疾定義切換有關,畢竟,新定義之下,重疾險的保障範圍、價格等都將出現較為明顯的變化。對於險企而言,利用此次契機,將發病率高企的大部分甲狀腺癌排除保障範圍,不僅將顯著減輕賠付壓力,也有利於產品降價。

  不過,根據「慧保天下」了解到的情況,事實或許並非全然如此。6月2日,銀保監人身險部的確曾下發通知,稱不再接受備案按照2007年重疾定義設計的重疾險產品,但這並不意味著以前的按照舊定義設計的產品全然不能賣,事實上,原有的產品依然可以賣,且監管根本沒有規定明確的退出時間。

  即便是險企推出的新產品,也沒有完全將甲狀腺癌排除出保障範圍。據悉,太平人壽福祿雙甲條款規定,對不同程度的甲狀腺癌仍按重疾賠付;達爾文易核版也明確會對甲狀腺結節1-3級正常承保。

  實質上,險企切換重疾險產品,最重要的動力還來自於原有的價格戰模式不是長久之計,一些險企已經感覺到吃力了。

  如前文所述,近年來,為了維持業務增長,中小型險企紛紛轉戰網銷定期重疾險市場,為引爆銷量,各家均把定價做到極致,於是就出現了市場上網銷定期重疾險費率逐漸走低的一幕。

  粗略計算,一個30歲的成年人購買重疾險,在病種、保額、保障責任、繳費年限等條件基本相同的情況下,互聯網渠道產品的年交保費比大型險企主流產品少則低2000元,多則低5000元,甚至更多。

  以往險企的產品設計實踐中,險企開發的定期重疾險往往附加定期壽險,但在價格混戰中,為了將價格進一步降低,大多數險企選擇的是去掉附加定期壽險,去掉身故保障責任——通常來說,不含身故責任的定期重疾險價格更便宜。

  業內人士估算。同樣一款終身重疾險,終身重疾發病率是72%,終身身故的機率是100%,因此只取消一個身故責任,賠付成本就可以降低接近1/3。

  如今,越來越多定期重疾險開始要求必須附加壽險責任,意味著這也是一種「變相漲價」。

  業內人士介紹,銷售保障期限至70歲的純定期重疾險產品,對保險公司而言,大機率是虧本買賣,因為在保險公司的價值評估體系中,不帶身故責任的純重疾險產品,新業務價值率很低,對保險公司的資本金消耗明顯。

  通過收緊產品「變相漲價」,背後是一些中小公司償付能力充足率快速下降,價格戰已經不可持續。

  「如果這些不含身故的重疾險利潤可觀,在產品沒有被競品淘汰前,保險公司不太可能會主動關閉投保通道」業內人士分析道。

表3 4家保險公司2019Q4和2020Q1綜合償付能力對比

  目前,行業內靜待新的疾病定義使用規範、新的重疾發生率同步出台。由於監管抑制短期「炒停售」行為,且重疾發生率下調後,原有中小險企產品的價格調整空間進一步被壓縮,盛極一時的「價格戰」或不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