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高價進口葯調查:同一種葯院內外差價高達454%

高價進口葯調查:同一種葯院內外差價高達454%

  原標題;21調查丨同一種藥院內外差價高達454%!高價進口藥還能「飆」多久?

  9月8日,威海醫保局發佈價格監測信息,通報多款進口藥品在藥店、醫療機構賣高價。

  其中,輝瑞阿托伐他汀鈣片在威海光華醫院賣出50.3元,比威海市立醫院、威海市婦幼保健院、威海中心醫院的42.77元/盒高出17.6%;立健藥店的拜耳醫藥莫西沙星賣73.8元/盒,較威海市中心醫院等的13.32元/盒高出了454%。

  此前,立健藥店也因為賽諾菲的格列美脲片賣67.5元而被通報。在此次威海醫保局通報中,該產品價格已經降到了55元/盒,降幅18.51%。

  輝瑞立普妥、絡活喜均未在國采中中標,銷量卻不降反增。因而今年第三批國采中,跨國藥企已不約而同地集體棄權,旨在布局集采外市場。不過,在藥店、民營醫院都悉數納入集採的背景下,這一如意算盤能否打得響,實際上還有很多變數。

  01 藥店中的高價進口藥

  據了解,早前在湖北省藥品監督管理局公佈的2020年第1期藥品質量公告中,輝瑞的這款阿托伐他汀鈣片曾被標示為不合格,但輝瑞否認該批藥品為公司所生產。

  而此次威海醫保局公佈的藥品監測信息中,威海光華醫院售賣的輝瑞阿托伐他汀鈣片為20mg*7規格,售價50.3元每盒,較威海市立醫院、威海市婦幼保健院、威海中心醫院等的42.77元每盒高出17.6%。

  9月16日,21新健康走訪位於浙江省寧波市鄞州區的兩家藥房後發現,國壽堂開心大藥房的售價為47元一盒,而距離這家藥房不足兩百米的宜眾大藥房,該款藥品售價為45元一盒(標籤顯示醫保支付價格為42.77元一盒),目前已脫銷。

  「昨天都還有貨的,這款藥賣得太好了。」宜眾大藥房的一名店員告訴21新健康記者。

  對於暢銷原因,國壽堂開心大藥房的店員表示,這款藥降血脂效果較好,在電視上也打過廣告,比其他藥的知名度藥高一些。

  而當21新健康詢問價格的時候,宜眾大藥房的店員表示,這款藥的價格一直都很堅挺,以前售價還要貴得多,「降價原因主要是國家藥品帶量採購,原來都要60多塊錢一盒的。現在這個價格我們利潤只有1塊多,多買也沒辦法優惠了。」

  另一家店的店員則含糊地向記者說道,「這款藥一直賣這個價,我們都是統一定價的。」

  隨後,21新健康在天貓上查詢發現,與藥店同款規格的輝瑞阿托伐他汀鈣片最低售價為24元一盒,加上運費後為30元一盒,最高售價為78元一盒(免運費)。對於24元的低價,該藥店客服回復21新健康稱,系其渠道等不同因素所致。

  也就是說,上述藥品的市場價格最低為30元一盒,最高為78元一盒,區間跨度高達48元。

  21新健康在微博上了解到,價格差異大的藥品還不止這一款。

  6月7日,濟寧一名網友在微博爆料,他5月份在濟寧高新區某藥店購買的拜耳愛樂維(40粒),售價158元每盒,比4月份在醫院買的(78元)貴了一倍多,因為家裡已斷藥,無奈之下先購買了一盒。隨後在另一家連鎖藥店諮詢同款藥品的報價是128元,整整低了30元,而該藥在京東藥店約為120元。

  8月2日,上海一名網友也在微博吐槽,「去藥店買藥,問是不是用醫保卡,是就不一樣的藥價了,至少比市面上貴三分之一,板藍根就更過分了,直接貴一倍!」

  8月16日,一名微博用戶也反映,「最近給孫女買退燒滴液美林,門口老百姓藥店賣三十多元,天津兒童醫院才九塊多!貴三倍還多!」

  02 何以同藥不同價?

  對於藥店與醫院價差的問題,北京鼎臣醫藥管理諮詢中心負責人史立臣表示,藥房中同藥不同價的現象是很常見的,「藥店藥價基本都是企業自主定價,由市場競爭形成的,跟政策沒關係。」

  2015年發改委印發的《關於印發推進藥品價格改革意見的通知》規定,取消絕大部分藥品政府定價,藥品的實際交易價格主要由市場競爭形成。該項規定於2015年6月1日起正式實施。這一規定並不等同於政府放棄對藥品的監管,而是採取綜合監管措施,重點監測競爭不充分藥品的價格行為,對於存在價格欺詐、串通和壟斷的行為,仍然要依法查處。

  史立臣表示,很多藥店不太可能直接跟進口藥商對接,會經過一定的層級,每一級都會產生相應的「利潤」,這些「利潤」的累積實際上會抬高價格。層級數少,藥品定價就會低一點,層級數多,藥品定價就會高一點。另外,他還指出,藥店對於存在競品的藥品,可能售價就會低一些,沒有競品則會高一些。

  然而目前來看,院外市場進口藥品出現同類競品的幾率可能會增加,這主要是受到國家集採的影響,大部分跨國藥企開始轉戰藥品零售市場。

  一位跨國藥企的中國區負責人曾向21新健康表示,國內仿製藥已經進入了微利時代,倒逼跨國藥企謀求業務轉型,積極尋找院外市場合作的機會。

  第三次國家藥品集采中大部分跨國藥企集體選擇放棄中標機會,就是一個縮影。該次集采中僅有輝瑞、衛材、優時比三家外資藥企入圍,而拜耳、阿斯利康、諾華、默沙東等知名跨國藥企紛紛出局。

  大部分跨國藥企主動退出國家集采,主要原因在於營收下降。國家集採的最大特點在於通過企業競標,最大限度地壓縮藥品利潤,因此在集采中常常出現企業為了搶佔公立醫院市場而報價極低的情況。對於主打原研藥的跨國藥企而言,如果採取這種地板價的方式打包出售藥品,不論是在營收上還是在生產線上,都會承擔很大風險。

  如拜耳今年發佈的第二季度財務報告顯示,糖尿病治療藥物拜唐蘋®的銷售額降低38.2%(經匯率與資產組合調整),系因為其在中國市場業務的下滑。而這主要基於COVID-19疫情相關限制措施以及中國執行藥品帶量採購後預期將出現的價格下調。

  「其中,跨國藥企不願意參加集採的一個原因,即是會打破其價格體系的平衡。中標後醫院內集采價格勢必降低,院外市場價格也不好維繫。有的藥企第一年中標後,後續沒中標,價格被壓低,後續再想拉高價格就很困難了。」一位跨國藥企中國區負責人向21新健康表示。

  03 集采外「高價」能繼續嗎?

  實際上,自第三次國家集采後,跨國藥企院外市場動作頻頻。如不久前,益普生與百洋醫藥及上藥控股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共同開拓中國市場、服務基層和零售渠道;拜耳宣布啟動處方藥北京工廠產能提升項目,賽諾菲、諾華、拜耳、武田等跨國藥企在華髮布最新藥品或產品。

  「隨著帶量採購政策的持續推進,醫藥企業普遍意識到院內外市場正在發生變革,過去醫院作為藥品銷售的主渠道,而在集采之後,醫院的藥品銷售功能在弱化,更多藥品銷售的實現可能需要通過零售渠道完成。」益普生總經理陳家麟早前也向21新健康表示。

  百洋醫藥集團董事長付鋼也指出,面對市場環境變化,對跨國企業及國內主流醫藥企業而言,都將面臨巨大挑戰,如何將企業原有的營銷能力從醫院市場轉移到零售市場,形成良性布局,值得企業深思。

  但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是,跨國藥企等企業的集采外價格能否繼續維持?轉戰藥品零售行業是否能形成一個長期利好的局面?在業內看來,類似威海醫保局點名的情況也或將成為常態。

  目前,在全國藥品集采已成定局的大背景下,中國部分地區已經出台政策鼓勵零售藥店進行藥品帶量採購。

  3月10日,江蘇省醫保局發佈《關於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的公告》,就《關於推進藥品陽光採購的實施意見(試行)(徵求意見稿)》(下稱《實施意見》)和《江蘇省藥品陽光採購實施細則(試行)(徵求意見稿)》面向全社會公開徵求意見。

  在《實施意見》中,江蘇省醫保局提出了「三個鼓勵」:

  鼓勵軍隊醫療機構、醫保定點社會辦醫療機構和醫保定點零售藥店參與議價採購。議價系統全年開放。

  鼓勵軍隊醫療機構、醫保定點社會辦醫療機構、醫保定點零售藥店參與帶量採購聯盟。共享結果。

  鼓勵醫保定點社會辦醫療機構和醫保定點零售藥店自願進入省平台採購,提昇平台服務交易主體功能。

  而山東省醫保局也在去年5月印發的《關於民營醫藥機構試行網上藥品集中採購的意見》中,鼓勵醫療保險協議管理的連鎖零售藥店通過省藥品集中採購平台採購藥品。

  此外,2019年9月30日,國家醫保局等九部門印發的《關於國家組織藥品集中採購和使用試點擴大區域範圍實施意見》明確指出,按照聯盟地區所有公立醫療機構、軍隊醫療機構和自願參加的社會辦醫保定點醫療機構年度藥品總用量的50%-70%估算採購總量。

  同時,這項政策還明確指出,參與集中採購的醫保定點零售藥店可允許在中選價格上適當加價,超出支付標準部分由患者自付,支付標準以下部分按醫保規定報銷。

  而在《浙江省基本醫療保險定點藥店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中,浙江省醫保局也擬定定點藥店的藥品銷售價格按照公立醫院醫保支付標準基礎上適當加成,加成比例另行規定。

  在宏觀政策的推動下,連鎖藥店紛紛參與帶量採購,如益豐大藥房和老百姓大藥房等都宣布參與國家集中採購,並按照集采中標價進行銷售。其餘規模較小的零售藥店,因其藥品銷售能力有限和市場過於分散,成為跨國藥企布局藥品零售行業的又一硬傷。

  「集采常態化後,零售行業更趨於集中,因為體量足夠大的藥店才具備與上游處方藥企一定的議價權,普通的中小藥店是很難拿到處方藥的中高毛利的。」益豐藥房董事長高毅早前向21新健康表示。

  另外,各地醫保局也出台相應政策為藥店高價藥品帶上「緊箍咒」。

  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施行藥店藥品價格監測、報告制度。如安徽省宣城市醫保局在全市7個縣市區同步推行定點藥店藥品價格監測、報告制度,監測信息將及時在當地報紙和醫保局官網等各大公眾號進行發佈。

  而湖北鹹寧市醫保局採取與聯合定點零售藥店一起控制藥價,並向城區內所有零售藥店發出包括鹽酸二甲雙胍腸溶片等100個品規醫保定點零售藥店在售的常用藥品的降價倡議。據有關報導,倡議包含的藥品價格平均降幅達到了6.01%,個別品種最高降幅達到了46.67%。

  從長遠來看,藥店參與帶量集採的趨勢愈加明顯,在加上各地醫保局先後出台相應措施監測藥品價格,藥企的集采外價格是否能夠持續,或將畫上一個問號。

  (作者:朱萍,實習生,王鑫雪 編輯:李欣夷,徐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