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平安集團胡珊:個人發展與城市發展一起「高速飛行」

平安集團胡珊:個人發展與城市發展一起「高速飛行」

  文|王茜

  今年邁入「四十不惑」的胡珊,與她奮鬥了近二十 年的城市深圳同歲。

  作為科技人才,胡珊目前是平安集團科技發展委員會秘書長及平安科技財務總監。2019年,平安集團獲得國家科技部普惠金融人工智慧國家平台和深圳市科技進步獎二等獎。「帶來平安集團整體科技條線的文化改變和能力提升,支持平安集團近年成功的科技轉型」,這是公司內部對她所帶領團隊的評價。

  據南方日報報導,最新統計顯示,2019年深圳專業技術人員已達到183.5萬人。按深圳常住人口計算,每10個深圳市民中,就有1.5個是科技工作者。過去40年間,深圳科技工作者的數量增長超90萬倍,同期深圳人口增加40倍,深圳GDP增長1萬倍,有力佐證了「科技就是第一生產力」的論斷。

  對胡珊而言,個人事業的發展、所在公司的發展以及深圳的發展程度,都已經遠超她當年來到這座城市時的預期。

  一次偶然的職業選擇讓她來到深圳

  時間倒回2002年,胡珊還是應用數學系應屆畢業生中的一員。她的同學們大多偏向於留在有著省會優勢的廣州,尋找外企或銀行的就業機會。深圳儘管經濟發達,但還頂著「文化沙漠」的爭議。走出校園,胡珊也接到幾家廣州企業的邀請,不過考慮到深圳有親朋好友,她果斷收下了平安集團拋來的橄欖枝。

  事實上,胡珊的入職趕上了平安集團內部的一次「科技革命」。按照她的話說,她遇到了平安集團科技發展的黃金時代。

  平安有過三次「科技革命」。第一次發生在胡珊入職前。1997年,平安集團馬明哲力主引入麥肯錫進入平安做管理諮詢,此後平安集團引入了小型機、搭建大型資料庫系統,推出了國內第一個遠程核保系統;同一時期,平安首次提出了用科技變革體系的思路——利用IT技術實現資料庫的集中。

  2000年,平安啟動內地第一個電話中心(Call Center)。隨著平安集團旗下保險、銀行、投資系列業務的全面整合,平安又將各系列原有的客戶號碼統一調整為「95511」。如今,平安Call Center的員工已經從當初的300人擴容到3.5萬人。

  而胡珊初入職場,就遇上了平安集團公司歷史上的第二次「科技革命」。2002年,平安集團開始籌備通過IT技術將前台營業廳的大量工作集中,實現標準化和流程化的後台支持和數據運營。兩年後,馬明哲在平安集團2004年新年祝辭中宣布,推進後援中心建設和大後援體系的流程再造,這是僅次於IPO的重大戰略項目。

  2006年5月,平安張江後援中心正式啟用。這一中心將保險業務的核保、理賠、風險控制、人事、財務等業務都集中到統一後台,為前線業務提供支持和服務。至此,平安確定了領先同業的IT技術優勢和成本優勢。

  這期間,胡珊從一名基層的程序員做起,從事過軟體開發及系統運維的不同技術工作。隨著公司的快速發展,她很快獲得了一個重要的轉型機會,從技術崗位轉入業務領域。「寫了幾年代碼幫助業務系統實現功能效果後,我很想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做?為什麼業務部門會這樣考慮? 正好集團戰略企劃部門要做一套預算系統,需要懂技術的人去業務部門,公司讓我去試試,然後我就去了。」

  在集團戰略企劃部門,胡珊接觸到戰略、企劃、公司治理等不同類型工作,也見證和參與了平安信息化發展的眾多事件。

  2008年,平安集團將IT管理進行公司化、市場化轉型,平安科技公司成立,這裏成為了胡珊職業生涯的另一個重要的分水嶺。在胡珊看來,當年履新平安科技似乎是一次「水到渠成」的安排。「在集團做了幾年戰略企劃後,(平安)科技這邊需要一個財務負責人,需要又懂科技又懂業務的人,ok那我就來了。」

  平安科技的前身為平安集團信息管理中心,負責平安集團的整體IT規劃、系統開發、數據中心和基礎設施建設。若干年後,除了常規的IT運營支持,平安科技又轉型升級聚焦大數據、人工智慧、雲計算等諸多新技術研發和應用,被外界稱為平安集團的「科技大腦」。

  同一年,《深圳經濟特區科技創新促進條例》通過深圳市人大審議,並於當年10月1日起實施。該條例是經濟特區第一部關於科技創新的基本法,媒體評價其將自主創新的制度機制保障上升到法律層面,對深圳科技創新產生深遠影響。包括平安科技在內的深圳科技創新企業開始駛入快車道。

  「同時遇到一家企業和一座城市的高速成長期」

  2013年前後,以移動互聯網、大數據、雲計算為代表的新科技浪潮席捲而來,平安開展了第三次內部「科技革命」,眾安保險、陸金所、金融壹賬通、平安好醫生等應運而生。2018年開始,平安探索「金融+科技」「金融+生態」模式,並逐步推進「金融服務、醫療健康、汽車服務、房產服務、智慧城市」五大生態圈建設。

  從專利申請數量上,可以一窺平安這些年對於新科技「All IN」的態度。2009年平安只有零星專利申請量,十 年之後,平安科技的專利申請數累計達26,008項;2019年年度平安公開的金融科技和數字醫療科技領域的專利申請數分別位居全球第一位和第二位。

  在這一階段,胡珊逐步成為兼具技術背景和管理經驗的復合型企業高管,升任平安科技財務總監,同時還擔任了平安集團科技發展委員會秘書長,幫助平安集團在國家/政府科技獎勵方面獲得重大突破。

  2019年,中國平安獲頒科技部國家新一代人工智慧開放平台創建資質,成為此前三年獲批企業中唯一的金融機構。該平台提供的API開放介面多達2000個,包含了微表情識別、語義理解等多種AI能力;通過開放平台,平安可輸出模塊化、標準化的人工智慧技術能力,幫助金融機構實現智能化轉型升級。

  由於是第一家申報類似資質的金融企業,在項目申報階段,平安的方案曾讓評委們持有疑問,但其眾多的真實應用場景以及賦能產業的戰略意義,很快得到了後者的認可。「我們原來的技術很多是自用的,因為我們自己就有很多痛點, 『久病成良醫』,我們技術用得很好,然後把它形成產品,為其他金融機構服務。科技部希望通過頭部企業在某一個賽道上的開放平台,能夠系統性地、快速地提升整體產業水平。」胡珊說。

  科技創新在某種意義上讓企業「以己度人」,獲得深圳市科技進步獎二等獎的平安智能查勘理賠系統也證明了這一點。胡珊介紹道,這套系統可以幫助保險公司提高運營效率,降低運營成本;更有意義的是,這套系統可以降低小型事故的處理時間,節省道路交通的社會成本。

  隨著舞台進一步延伸,胡珊對於自己工作的定位也從個人事業擴展到了社會價值層面,她說,「我對待每天的工作都有使命感,因為它可能會與國計民生、國家科技戰略發展等相關。『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我希望可以去連接更多人,促成和賦能更多的事情」。

  當初略帶偶然性的選擇,讓胡珊受益匪淺。在加入平安集團後,她明顯地感覺到,無論是所處的城市還是企業都像是乘上了「高速飛行的火箭」:深圳全市的GDP總量從2002年的2969.52億元增長到2019年的2.69萬億元;平安集團於2004年上市後,公司營收從不到700億元增長到2019年的1.17萬億元。

  在充滿活力與機遇的深圳,職場流動較為高頻。據第三方機構的調研數據,去年超7成深圳白領有跳槽行動。但在胡珊的履歷上,卻只有平安這一家公司。回顧自己的職業生涯,胡珊慶幸於自己的事業發展與城市和企業的發展同步。「一個人的職業生涯可以有多少機會,能同時遇到一家企業和一座城市的高速成長期?」

  胡珊與平安相互成就的過程,或許就是深圳這座城市在科技創新道路上不斷躍升的一個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