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權益類基金其實「流動性不高」

權益類基金其實「流動性不高」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智君科技」

當市場出現波動,基金賺錢的客戶在考慮是否止盈,基金虧損的客戶在考慮是否止損,其實背後的主要原因除了市場波動加大了大家投資心態的波動,另外一個原因是因為大家潛意識認為權益類基金的流動性很高,可以在自己認為「合適的時機」隨時進出。

雖然從基金投資的角度來看,開放式的權益類基金在交易日可以隨時提交贖回申請,正常情況下T+4個交易日左右就可以提現,看起來「流動性」還不錯。

但為什麼筆者在這裏想說,實際上可以主動降低權益類基金的流動性呢?

過去只有一條路徑,但我們面對的未來卻有無數條路徑

短期市場不可預測,其實決定了權益類基金短期的表現無法保證,也決定了基金不是一種偏短期的投資工具。

雖然回看過去的市場我們總能說出市場為什麼上漲、為什麼下跌,市場也只有一種走勢圖,但這些都是通過「後視鏡」總結的,而市場的未來卻可能有無數條演繹的路徑,我們很難通過過去的信息準確推演未來的變化。

所以我們會發現,如果當天市場出現了下跌,我們在盤中很難知曉具體下跌的原因,只有在盤後才會總結出更多和下跌相關的信息,我們對於短期市場走勢的認知,往往是滯後於市場的走勢。

在權益類基金投資時,如果我們在短期設定止盈或止損目標,這些目標的出發點其實是依據基金當前凈值和買入成本凈值之間的變化,但兩者之間的變化並不能成為我們投資決策的依據,因為兩者變化不存在線性相關的邏輯,更多的其實跟著短期市場在隨機遊走。

投資基金的止盈和止損更應該關注基金產品本身,比如基金經理是否變動,產品投資方法是否漂移、基金公司初心和理念是否有變化、市場是否有系統性的風險等,如果沒有出現以上原因,基金產品其實不應該去頻繁的止盈止損。

所以任何基於短期基金凈值表現作出的投資決策,其實都是精確的錯誤。

如果你從來沒有誤過飛機,那一定在飛機場浪費了很多時間

基金經理投資方法長期有效的前提是無法時時有效。沒有哪個基金基金經理的投資方法能夠時時都有效,讓基金凈值一直只漲不跌。

但優秀的基金經理可以做到投資方法長期是有效的,即長期大機率可以幫助客戶實現正回報或者超額收益。所以基金投資需要耐得住寂寞,要學會和基金經理一起等待。

比如我們之前舉過的例子,用中國證券報2019年評出的20隻五年期開放式混合型金牛基金編製了一個金牛指數,如下圖,該指數的表現十分優秀,統計時間內回報是228%,期初有100萬可以變成328萬,而同期上證指數只上漲了25%。

如果我們從中選擇該指數每次創出新高的連續的六個階段,即每個階段的高點是下一個階段的起點,在凈值上接近是連續的,這六個階段的復合收益率漲幅是226%,累積天數是379個交易日,和下圖的完整時間段的漲幅和時間相比,漲幅佔比接近100%(226%/228%),累積天數佔比為24%(379交易日/1581交易日),也就是24%的時間里貢獻了100%的收益,在另外76%的時間投資者是沒有任何賺錢體驗的,投資賬戶里的基金資產沒有增長,原地踏步,或者因為下跌出現了減少,最終金牛基金的回報特徵其實也是非線性的。

數據來源:wind,中國證券報2019年第十六屆中國基金業五年期開放式混合型金牛基金獎獲名單,

20隻金牛基金按照算術平均加權;

時間:2013年10月10日-2020年3月18日。

為什麼這些基金的回報特徵是非線性的,符合「二八法則」?其實本質來看是因為優秀基金經理的投資方法,在短期內無法完全規避市場波動帶來的挑戰,市場短期的漲跌影響了基金產品凈值的漲跌,但優秀基金經理可以做到自己的投資方法長期有效,選出最優秀的公司,穿越市場的周期,最終為投資者帶來超額收益。

所以,投資基金賺錢的機會都是等出來的,那我們持有一隻優秀的基金產品要等多久?

投資者持有一隻基金產品的時間,需要調整以和基金的投資理念相匹配,要大致了解基金經理的投資方法需要什麼樣的周期才會有效,那投資者持有這隻產品的時間至少不能少於這個時間。

比如投資大師們都有向投資者介紹自己的投資方法:

巴菲特在2015年致股東信中,向投資者交代,如果買入伯克Hill的股票並打算在一年內出售,他無法提供任何保證,因為他知道沒有方法能可靠地預測市場變動,推薦投資者至少持有五年;

菲利普·費雪在《普通股和不普通的利潤》一書中寫道:「我建立了三年守則,我向我的客戶一再重複,當我為他們購買了某種股票,不要在一個月或一年內判斷結果,至少要給我三年的時間」;

約翰·鄧普頓在《約翰·鄧普頓的投資之道》一書中強調,股價表現和未來一年的盈利情況沒有統計上的顯著關係,股價和未來五年的盈利數據則表現出最擬合最強的相關關係,這正是鄧普頓期望的持有股票的期限;

大衛·斯文森在耶魯大學的《金融市場》公開課客座演講時,講到:金融市場上最普遍的問題就是投資期限太短,只關注基金的季度收益率是相當不妥當的。你無法靠只持續了一個季度的投資,或月進月出的方式來獲得巨額收益。只有通過將投資延長至三年、四年乃至五年,才會出現大量的獲利機會。沉迷於愚蠢的短線操作是無法得到這些機會的。

可見投資大師的投資方法都是建立在至少3-5年以上的時間,那我們自己持有產品的基金經理需要多久?我們是否應該去了解一下?我們是否願意把這個長度的貨幣時間價值交給他們?

所以,我們投資基金前,或許應該對基金經理的投資方法有清晰的認知。買入基金後,或許更應該將關注點放在中長期的預期匹配上,而不是放在短期立即變現的期望上。短期市場的點位,除了會擾動我們的情緒,對於獲取收益沒有任何幫助。如果基金凈值在短期出現了下跌,但基金經理的投資理念長期是正確的,我們要做什麼,也就不言自明了。

權益類基金投資其實是一種契約精神,我們把錢交給了解且信任的基金經理,他幫助我們應對市場的波動風浪,乘著時間,最終一起到達對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