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鄧鋒:追星不追科學家 對中國發展很不利

鄧鋒:追星不追科學家 對中國發展很不利

  原標題:鄧鋒:追星不追科學家,對中國發展很不利

  來源:中國企業傢俱樂部

  追求「快速收益」是因為中國很多的投資人都是個人,看待創投更像是看待股票,希望很快就能收回成本和收益,可是科技投資需要的是「耐心資本」。

  ▲鄧鋒 | 中國企業傢俱樂部副理事長、北極光創投創始人、董事總經理

  分享 | 鄧鋒

  作者 | 崔硯冬

  來源 | 36Kr

  9月6日,2020未來科學大獎獲獎名單揭曉。未來科學大獎設立於2016年,是中國大陸第一個由科學家、企業家群體共同發起的民間科學獎項,主要獎勵為大中華區科學發展做出傑出科技成果的科學家。

  作為未來科學大獎的捐贈人,北極光創投創始人、董事總經理鄧鋒在接受36氪採訪時說,當前我們希望營造出一種崇尚科學、尊重科學、認可科學家的氛圍,以此來帶動整個基礎學科在中國的發展。科技的發展離不開企業家精神,鄧鋒認為,中國想要在科技創新投資上有新的建樹,一定要推動「耐心資本」的設立,科技這條跑道足夠寬足夠長,只要沉得住氣,就能迎來好的回報。

  以下為36氪對北極光創投創始人兼董事總經理鄧鋒的專訪:

  36氪:你是未來科學大獎物質科學獎的捐贈人,也是未來論壇的創始理事,在你的觀察中,未來論壇對於基礎學科帶來了哪些變化?

  鄧鋒:社會上大家都在追星,但是沒有人去追科學家,這對中國的發展很不利。基礎科學在中國還是很欠缺的。五年前我們就在思考,以什麼方式推動基礎科學在中國的發展。

  2016年,未來科學大獎在北京設立。五年來,從最初只有生命科學獎和物質科學獎,到2017年增設了數學和計算機科學獎,科學委員會成員從9位增加到了16位,未來科學大獎從一個倡議到成為一個具有影響力、持續性的獎項,影響力逐漸從華人科學界拓展至世界範圍內的科學家,逐步營造出全社會崇尚科學、尊重科學、認可科學家的氛圍,以此方法來帶動整個基礎學科在中國的發展。

  36氪:經濟周期最本質的是由科技革命來帶動的,基本五六十 年一個周期,像是蒸汽機革命,過去的信息化革命,進而帶動整個互聯網大的浪潮。最近,馬斯克的腦機介面也引起了一波關注。在你看來,下一輪什麼樣的科技革命會給經濟帶來新的增長?

  鄧鋒:今後的科技革命不會是在某一個時點突然爆發,而是持續進行,不會間斷。有三個方面的特點:

  第一,科技革命是在一個加速發展的長周期當中。有兩個關鍵詞,一個是加速發展,另外一個是長周期,比如這次「物質科學獎」的獲獎者盧柯,他和他的團隊發現了兩種新型納米結構可以更好地實現銅金屬的高強度、高韌性和高導電性。人類利用金屬材料上千年,越到後面提高其性能越難。通過把金屬材料做到納米尺寸,改變材料性質,從而使金屬表現出新的性能,這就是一套科學的方法理論。

  第二,交叉融合是科技革命中的重要方面。從科學發展的角度來看,未來交叉的科技形態會更多,比如在醫療器械領域。今天高技術的醫療器械是多方面融合在一起的,前端表現的方式是靠聲、光、電、材料、計算機科學等形式,再加上生物技術,交叉之後製造出治療疾病的醫療硬體。

  第三,技術會反過來帶動科學的發展。舉個例子,冷凍電子顯微鏡,其實某種程度上是技術做出來的設備,但是反過來,它又在用於觀察蛋白質結構,推動了生命科學的發展。

  36氪:中國的人口紅利正在快速消失,怎麼把科研人員的生產力釋放出來?

  鄧鋒:科技的發展離不開企業家精神,而不是單靠某個研究所或科研機構。企業家精神是由幾個因素決定的。首先是創新,創新是企業家精神很關鍵的一點。第二就是不怕風險,敢於失敗,敢於去做。第三,企業家精神代表的是市場經濟。推動科技進步要利用市場經濟的思路,讓市場調動起大家的積極性。

  36氪:模式創新和技術創新的周期回報曲線是不一樣的,技術創新開始的五到十 年也許並不能完成明顯的商業化,追求快速回報的投資機構怎麼處理這種「快速收益」和「長期投入」之間的關係?

  鄧鋒:「快速收益」和「長期投入」的矛盾是今天一個比較大的問題。大家更關注的是消費模式的創新,很多錢都湧入到商業模式中。中國真正薄弱的是科技創新,相對來說關注的人並不多。由於早期的科技創新很燒錢,很難在短期內見到回報,造成了沒有太多的資金去關注科技早期的創新。

  追求「快速收益」是因為中國很多的投資人都是個人,看待創投更像是看待股票,希望很快就能收回成本和收益,可是科技投資需要的是「耐心資本」。

  過去十幾年,北極光創投堅持「科技、早期」投資的定位一直沒有變化。我們背後的LP來自包括大學捐贈基金、養老基金、基金會在內的長期機構投資人。但是,我們不能用自己的標準去要求所有的投資機構,讓資本耐心下來。從全局來看,可以在政策層面給予投資機構一些相應的扶持,比如給予「耐心資本」在退出時間、在退出稅收上的政策優惠,甚至政府引導基金的收益可以返還一部分給市場化的機構,這樣才能推動「耐心資本」的發展。我也一直在呼籲,「耐心資本」一定不能只靠政府,但是政府可以作為推手,引導社會資本逐漸成為「耐心資本」。

  36氪:北極光在投資科技類項目時會有哪些挑選的標準?

  鄧鋒:科技項目當然要看技術,但絕對不能唯技術論。在一個企業發展的過程中,技術只是其中一部分,還有商業頭腦、團隊建設等等要素。

  唯技術論的團隊通常都不重視產品,真正好的公司一定是把技術和市場、客戶結合在一起,做成非常好的產品。隨著企業發展,你會發現組織建設也很重要,一個好企業其實不是做產品,而是做一個組織架構。管理架構、激勵機制、企業文化都會影響到團隊是不是有戰鬥力,是不是能很快速地應對市場變化,所有這些都在要求科學家蛻變成企業家。某種程度上,並不是所有科學家都能蛻變成企業家,只有具備商業思維才能成為企業家。

  我們希望能找到既有科學家頭腦又有企業家思維的人,當然,這樣的人可遇不可求。我們也會建立企業家和科學家合作的途徑。我們投資過一個分子檢測的團隊,創始團隊是一位華裔海歸頂尖科學家和一位本土化做市場營銷的老總做搭檔,他們就合作得很好。

  所以,北極光在看案子的時候,技術壁壘要看,還要看創始人有沒有商業思維,是不是有能力把技術和商業結合在一起。

  36氪:你會投科學家出身的團隊嗎?

  鄧鋒:會,但相對來說投資決策也會很慎重。

  36氪:北極光在技術領域方面的投資中,有哪些關注的方向?

  鄧鋒:在科技投資上我們看三大方向。第一塊是TMT,從信息與通信技術,晶元與系統,包括存儲、雲計算架構等;再到企業服務、人工智慧。第二塊是先進技術,包括物聯網和硬科技,像機器人、先進位造、新材料等。第三塊是健康醫療、生命科學,主要分成醫療技術和生物技術,包括生物製藥、體外診斷、醫療器械、E-Health、醫療服務等。

  36氪:能對未來技術領域的投資做一個趨勢判斷嗎?

  鄧鋒:行業趨勢會慢慢變化,不會像消費一樣突然出現新的模式。To B的科技創新本身周期就很長,但是有一些投資方法論可能會變化快一點。具體到投資趨勢:

  1、並購可能會更多。未來醫療器械領域里,通過並購來推動項目的方式會更常出現,因為醫療器械慢慢會進到一個階段,即靠並購做出大的企業。

  2、孵化也會多一些,但這個孵化不是天使投資那種孵化。大家總認為,孵化就是投點小錢,這是不對的。科技創業可能三年都沒有收入,它需要很多資金,剛開始孵化的時候就要給足錢,同時也需要一些資源、經驗的投入。一些藥企就是這樣的,A輪就融五千萬美元,但是投資機構可以分幾次出資,這也是孵化的一種。在晶元行業也有類似的可能,因為它的A輪就需要幾千萬美元,我覺得這種也是一種新的孵化模式。而類似這樣的孵化案例,在北極光的投資組合中也有很多。

  3、需要更專業,做科技投資,產業稟賦是很重要的一點。這也要求投資人在某一產業要蜇伏很長一段時間。

  版權聲明:文章來源公眾號「36Kr」。本微信號所提供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並不代表讚同其觀點。如果您認為此文涉及侵權或標註與事實不符,請告知我們。

  9月28-30日,2020中國綠公司年會將在海南海口匯聚千位企業家、專家學者、政府官員和外交官,圍繞「數字時代的商業成長」這一主題探討重要而迫切的商業問題。同時,隨著《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總體方案》在海南漸進實施,本屆年會還將安排多場自貿港政策解讀及實地勘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