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外賣騎手困境:每日上演「生死時速」 靈活用工人員權益難保障

外賣騎手困境:每日上演「生死時速」 靈活用工人員權益難保障

  原標題:外賣騎手困境:每日上演「生死時速」 靈活用工人員權益難保障

  中國網9月16日訊(記者 林伊人)日前,《人物》雜誌一篇題為《外賣騎手,困在系統里》的文章刷爆網路。文章指出,外賣騎手已成「最高危職業」,外賣平台壓縮騎手配送時間,讓其疲於奔命、頻繁違反交規。

  餓了嗎、美團兩大外賣平台隨後對此公開回應,均稱正採取措施,以便給外賣騎手留出彈性時間。餓了嗎宣稱在平台訂單付款時增加「我願意多等5分鐘/10分鐘」的小按鈕,用戶如果選擇此按鈕將會收到小紅包或吃貨豆。美團也回應稱,將優化系統,會給騎手留出8分鐘彈性時間。

  平台如何管理外賣騎手,外賣騎手的合法權益如何保障等問題引發廣泛關注。

  2019年10月31日,在青海省西寧市,一名外賣配送員在雪中騎行。新華社記者 張龍 攝

  外賣騎手:送餐超時是自己跑得不夠快

  記者了解到,目前,平台對外賣騎手的管理採用專送和眾包兩種模式。專送和眾包主要的區別在於,專送騎手隸屬配送站站點,由系統派單,有固定的上下班時間,薪資由底薪和提成構成;眾包騎手是個人註冊,由騎手自己搶單,時間自由,傭金由配送距離決定。專送騎手的提成受差評影響更大,眾包騎手收入則受訂單超時影響更大。

  呂志遠今年23歲,做專送騎手已經三年了。他告訴記者,訂單多時一天要跑60單,一個月可以拿到近萬元收入。談到送餐超時原因時,呂志遠認為主要原因是「自己跑得不夠快」,而不是出餐慢或等電梯時間長。

  陳軍今年49歲,平時輪班在停車場當收費員,同時兼職眾包騎手已有五年。眾包模式對他來說,最大的好處就是時間自由。「不上班的時候跑一跑,一天能賺兩三百」。

  他告訴記者,如果送餐超時,這一單會被扣掉一半收入,所以路上的騎手為趕時間都跑得很快。

  據美團平台公佈的數據顯示,五成網約配送員的收入是家庭收入的主要來源。但是,送餐超時或因超時導致的差評都會被扣錢。為了讓收入更加可觀,與時間賽跑成了外賣騎手們的常規動作。他們不顧生命安全、違反交規也要贏得這場比賽。而這種「生死時速」也加大了外賣騎手在送餐過程中發生意外的幾率。

  馬明今年49歲,剛剛做專送騎手五個月。對於與站點簽訂的合約是勞動合約還是勞務合約,他並不清楚,至於五險一金,他說「站點說有保險」,但是具體是什麼性質的保險,他表示不知道。不止馬明,36歲的張建民做專送騎手已經四年了,他也表示,不清楚簽的是什麼合約,甚至「公司都換了好幾個」,對於保險,只知道上了一個「意外險」,每月會從薪資里扣掉75元支付保險費用。

  在採訪中,記者發現,大部分外賣騎手對自身勞動者權益保障問題知之甚少,但同時,他們又均對記者表示,希望簽訂正式的勞動合約,並願意繳納社保以保障自身合法權益。

  2020年4月1日,在北京市海淀區東升鎮的小營悅茂購物中心,外賣送餐員將外賣從一家雲南風味餐廳的外賣取餐處取走。新華社記者 任超 攝

  勞動關係不成立騎手權益保障缺失

  「只要您身體健康,年齡在18-50周歲之間,有一部智能手機,就可以申請成為美團騎手」,美團官網上對成為騎手的要求十分簡單,並保證平台及加盟商不會收取報名費。記者注意到,在某招聘網站上,美團騎手對應的月收入高達8000元至1萬元,更有招聘網站上直接註明「多勞多得」「收入不封頂」。

  然而,這樣一份看似低門檻、高收入的「完美」工作,卻被指出缺乏勞動者權益保障。《外賣騎手,困在系統里》一文提到,在某社交平台上,一位美團騎手維權的帖子下有網友留言:「美團不會給任何一位外賣員提供正式勞動合約」。對此,記者以應聘騎手為由致電美團,詢問騎手是否會與美團簽訂勞動合約,得到的答覆是「跟站點簽」。至於簽訂的是勞動合約還是勞務合約,對方表示「與站點聯繫」。站點,即加盟商。中國四達國際經濟技術合作有限公司在《新形勢下靈活用工模式的探討》中提及,事實上,美團只是平台的提供者和運營者,無論是專送還是眾包,美團都不直接僱用騎手,而是委託第三方人力資源公司與騎手建立勞務關係。

  根據《勞動法》第二條:「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企業、個體經濟組織和與之形成勞動關係的勞動者,適用本法。」勞務關係則不受《勞動法》調整。因此,騎手在配送中如遇事故不能享受工傷保險待遇。據媒體報導,2018年3月10日,美團外賣配送員沈某某在送餐過程中發生交通事故,因沒有直接與美團運營方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簽訂勞動合約,美團外賣配送員被法院認定與北京三快不存在勞動關係,而這也使得外賣配送員出現工傷事故後幾乎不可能從美團方面獲得補償。

  在沒有工傷保險的情況下,外賣騎手繳納的商業性保險就成了「最高危職業」的「最低保障」。以美團為例,專送騎手保險由站點按月繳納,保險金額也由站點決定;眾包騎手保險通過app按天繳納,一天3元,接單自動扣除。

  專家:不應以勞動關係有無而「一刀切」解決社保問題

  據國家信息中心數據顯示,2019年,為共享經濟提供服務的人數為7800萬人,同比增長4%。而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提供的數據顯示,每天跑在路上的網約配送員已經達到百萬級。值得注意的是,網約配送員的學歷以初中、高中學歷為主,只有不到15%的網約配送員擁有大學文憑。

  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外賣騎手等靈活就業者權益保障問題引起了全國人大代表們的關注。

  全國人大代表許小英表示,用工企業沒有法定繳納保險的義務,而靈活就業者本人也沒有繳納保險的途徑,這成為大多數靈活就業者無法參加工傷保險的制度障礙,建議制定能夠切實保障勞動者權益的社保政策。

  全國人大代表喻春梅認為,外賣騎手70%以上來自於縣域和農村,受教育程度不高,面臨著勞動強度大、勞動保障配套設施嚴重不足以及勞動和社會保障機制不完善等困難,建議將外賣騎手納入當地工傷保險覆蓋範圍。

  中國勞動學會理事侯純輝在接受中國網記者採訪時表示,國家非常重視發展零工市場,維護靈活就業人員職業安全權益,推動有關部門研究制定平台就業勞動保障政策。針對平台經濟和靈活用工中安全風險較高的從業者,建議設立「特殊群體互助險」,與現有的僱主責任險、商業性人身意外險形成組合保險。侯純輝認為,隨著零工市場的不斷發展壯大,不應以勞動關係是否存在為前提,「一刀切」地解決從業者工傷險等社保問題。同時,他建議平台方規範用工,對事實上符合勞動法規定的勞動關係的員工,依法規範解決用工和社保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