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后疫情社區·治理|新加坡醫療分診制度:精準抗疫的底氣

后疫情社區·治理|新加坡醫療分診制度:精準抗疫的底氣

原標題:后疫情社區·治理|新加坡醫療分診制度:精準抗疫的底氣

新冠疫情的全球蔓延對世界各國的公共衛生醫療體系帶來了巨大挑戰,也成為審視和反思公共衛生醫療體系和能力的窗口。和不同的抗議策略一樣,各國公共衛生醫療體系是其歷史、文化、政治制度和社會經濟發展水平共同作用的產物。此次疫情防控中,新加坡採取的如「手術刀般精準」的抗疫策略的核心就是,在最大可能不停擺、不影響經濟發展的情況下,依靠世界一流的醫療衛生體系、醫護人員和科研人員,依靠高素質的精英政府領導、公務員以及國民,向科學與管理要效益。其中,新加坡的醫療分診制度,在保證醫療資源的高效分配和使用、不擠兌醫療資源方面發揮了重大作用。

公共衛生是政府必須提供的基本公共服務。在公共衛生服務提供過程中,如何平衡效率和公平、有效解決濫用公共資源的公共地悲劇、規避道德風險是世界性難題。以李光耀為首的新加坡開國之父們,通過對西方公立醫療保健系統弊病的審視和人性本惡的洞見,建立了一個獨特的公共醫療保健體系。

這個體系通過推廣健康生活方式進行預防性醫療保健;通過「3M」(Medisave、Medishield和Medifund,即保健儲蓄計劃、健保雙全計劃和保健基金計劃)制度強調個人健康責任,規避道德風險和防範濫用公立醫療資源;通過控制和規制醫療保健服務的供應以及對公共醫療保健機構補貼的方式,降低民眾醫療保健費用。全球諮詢公司Towers Watson 認為,從財務效率和健康成效的角度上看,新加坡擁有全世界最成功的公共衛生系統。

根據新加坡政府提供的最新數據,2017年,新加坡政府公共健康的開支為97億6400萬新幣(摺合人民幣488億2千萬元),占當年GDP的2.1%。以世界發達國家中最低的投入,2019年,新加坡實現了人均預期壽命達84.8歲,排名世界第一。     

為了少花錢多辦事,在經濟效率和公共衛生效果之間尋求平衡,在全球新公共管理運動的影響下,上世紀90年代,新加坡對醫療系統進行了系統性改革,將公立醫療單位(公立醫院、社區醫院、專科醫療中心)重組為政府全資控股的企業,組建三了大醫療集團:國立健康護理集團(National healthcare group)、國立大學健康系統(National University Health System)和新健康集團(SingHealth)。

政府給這些醫療企業較大的經營自主權和定價權,讓醫院間進行市場化競爭以提高效率、降低成本。由於新加坡人口組成和經濟收入的複雜性以及獨特的政治經濟地緣,帶來了對高價、高質醫療服務的需求,新加坡大力發展私人醫院和高端私人醫療服務體系。

2019年數據顯示,新加坡共有醫生14279人,其中公立醫院醫生9030人,非公立醫生4439人; 醫生和人口比例為1:399。護士42777人,其中公立25636人,非公立10711人;護士和人口比例為1:133。

經過多年發展,新加坡現已形成由醫院、社區醫院、社區診所組成的三級醫療分診系統,通過對各級醫療機構的分工,以提升醫療資金的使用效率,避免醫療資源的集中和擠兌。目前新加坡有10家公立醫院,9家國家專科中心;8家私立醫院,1家非盈利(Not-for-profit)醫院;公立社區醫院5家,非盈利社區醫院4家,公立社區診所20家,私立全科門診2304家。約80%的初級診療(Primary care)是在社區診所完成的。

此次疫情防控中,新加坡星羅密布的社區診所發揮了巨大作用。為了應對重大公共衛生事件,2003年SARS 疫情以後,新加坡政府開始以社區門診為依託, 建立起一個簡稱為 PHPC (Public Health Preparedness Clinic)的公共衛生準備系統。建立這個體系的目的就是,讓遍布全島的社區全科診所能在新加坡衛生部的統一指揮和指導下,按照統一的標準進行診斷、上報、轉診和隔離,快速準確地進行疑似病例的發現,最大限度地減少漏診,儘可能避免恐慌性公共衛生資源擠兌。 PHPC體系內實現了醫療信息共享,也為傳染病親密接觸者的追蹤提供了便利。 

需要特別指出的是,這個系統是自願加入的。在以私人診所為主的初級診療系統里,如何吸引私人診所加入是這個系統成功的關鍵。此次疫情期間,新加坡政府對所有PHPC診所提供了一系列的物質和經濟援助。政府優先免費向PHPC診所投放3個月的醫療物資,包括口罩和防護服等,免費向醫護人員發放6周的預防病毒藥物,優先供應藥品和疫苗。

此外,PHPC每診治一個有急性上呼吸道癥狀的患者,無論最後確診與否,PHPC診所都可以從政府領到60塊新幣(約300人民幣)的補貼。平日這些診所診治一個感冒患者的平均收費是20新幣左右。今年2月14號,新加坡衛生部通知所有診所啟動PHPC體系后,800多家診所宣布加入,到目前為止968家社區診所加入了該體系。這些診所遍布全島,居民在步行可達的距離內即可輕易找到。政府也提供專門的網站,幫助居民定位離自己最近的PHPC診所 。

2月18日起,新加坡政府要求所有有呼吸道感染癥狀的居民前往PHPC診所就醫。醫生根據政府發布的統一專業指南進行診斷,如果疑似感染新冠病毒,會馬上送往指定醫院進行診斷,如未達到疑似標準,則給5天病假,如果5天內沒好再到診所尋醫。為了鼓勵所有有呼吸道感染癥狀的居民前往PHPC診所就醫,政府對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進行補貼,包括診費和藥費只需支付10新幣(50人民幣),年長者只需支付5新幣(25人民幣)。

正是依賴這樣的基層醫療防控系統,新加坡可以使用有限的醫療資源,高效聚焦重症和危症,在治愈率和死亡率上取得較好成效。在第二波境外輸入疫情的短暫封城后,藉助這套防治體系,儘管勞工營每天確診數百人,但新加坡社區確診個案有效控制在二位數以內。這使得新加坡順利解除封城,為第三階段的全面復產復工做好了準備。

新加坡的PHPC防範系統是建立在嚴格的分層轉診制度基礎之上的。80%以上的初診都是在社區診所完成的。這個制度可以執行,與以下幾個方面密不可分:1)新加坡醫生的養成制度;2)政府對私人醫生和私人醫院的管控;3)高度強調個人醫療責任;4)政府醫療保險和商業醫療保險相結合的醫療保險體系。

如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將新加坡治理稱之為「麒麟」一樣,新加坡的分級診療制度和PHPC社區醫療防控系統也同樣令世界矚目。認為新加坡醫療系統為世界第一的世界知名諮詢公司Towers Watson也認為,新加坡這套系統非常獨特,複製起來極為困難。儘管如此,對中國下一步的醫療衛生體系改革仍具有啟發和借鑒意義。 

(作者于文軒系廈門大學公共事務學院公共政策研究院教授、廈門大學新加坡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員)

b187-izeysaz4706005.jpg

走進上海5個社區,聽社區實踐者分享在地經驗,與關注社區議題的人,一起漫步、觀察和討論。2020年,社區成為了抗擊疫情的一線,后疫情社區將有哪些變化?社區治理會有哪些轉向?我們將在「融合」、「治理」和「數據」三個主題下,繼續觀察,探討社區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