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南山智尚IPO迷局:宋作文家族成員疑"空手套白狼" 10年獲利近3億

南山智尚IPO迷局:宋作文家族成員疑"空手套白狼" 10年獲利近3億

來源:企觀資本

繼南山鋁業後,南山集團旗下有望新增一家A股上市平台。

據深交所官網披露,山東南山智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南山智尚」)將於9月15日創業板先發上會。若成功過會,作為山東首富的宋作文家族,無疑將是最大贏家。

招股書顯示,南山智尚由南山集團直接持有90%股份,為該公司控股股東,而無論是南山集團,還是南山智尚,宋作文家族均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

宋作文兒媳或獲利近3億

作為知名的村辦企業之一,南山集團和宋作文家族深度捆綁。

南山智尚招股書顯示,南山集團由宋作文持有49%股權,另外51%股份由南山村委會持有,後者設立於山東省煙台市龍口市東江街道南山村,系村民自治組織。

公開資料顯示,宋作文常年擔任南山村委會主任職務。此外,據南山智尚招股書披露,自2017年12月以來,宋昌明一直擔任南山村委會副主任,宋昌明的另一重身份是宋作文侄女宋華的配偶。

在南山集團,宋作文家族的影響力更甚。南山智尚招股書顯示,南山集團董事長兼總經理宋建波、監事宋建民系宋作文之子,南山集團董事宋建岑系宋作文之侄子,南山集團財務負責人宋華系宋作文之侄女,宋華的配偶宋昌明亦在南山集團擔任董事職務。

宋作文家族對南山集團的「話語權」,也造成了南山智尚的命運輾轉。設立於2007年的南山智尚,前身為山東龍口市東海紡織有限公司(簡稱「東海紡織」),初始註冊資本100萬元。

2007年同年,南山集團以部分貨幣、部分資產的出資方式,對東海紡織增資1.99億元,增資完成後東海紡織註冊資本變更為2億元。

同樣在2007年,南山集團將東海紡織全部股權轉讓予 NATSUN,根據彼時資產評估報告,截至2017年5月1日,東海紡織總資產5.31億元,總負債3.51億元,凈資產評估值為1.8億元。根據評估結果,南山集團轉讓東海紡織全部款項為2623萬美元,隨後東海紡織更名為南山紡織。

2013年9月,南山紡織吸收合並南山賽肯德100%股權。據南山智尚招股書,被吸收合並前,南山賽肯德由NATSUN持股87.5%,南山紡織持股12.5%,吸收合並後,南山紡織註冊資本增至3725.5萬美元。

2016年1月,南山紡織吸收合並全資子公司康賽特,完成後南山紡織註冊資本仍為3725.5萬美元。

僅僅一年後的2017年3月,南山集團耗資2.16億元從NATSUN集團手中購回南山紡織27%股權,同時南山紡織5%股權作價4000萬元轉讓給煙台南晟、另外5%股權同樣以4000萬元轉讓給煙台盛坤,按此測算,南山紡織37%股權作價2.96億元。

從南山紡織獲利的NATSUN實際控制人隋永清為南山集團現任董事長宋建波配偶,

宋建波則為宋作文之子 來源:招股書

需要注意的是,NATSUN系宋作文家族成員控制的企業,南山智尚招股書顯示,NATSUN由宋作文之子——南山集團董事長宋建波的配偶隋永清控制。在吸收南山紡織後於2007年底在英國AIM市場掛牌上市。

在彼時,NATSUN收購南山紡織資金的來源,則為宋作文的另一個兒子宋建民對隋永清的借款。

2008年,南山集團和隋永清之間達成交易,同意收購NATSUN控制權並代隋永清償還債務,雙方協商確定隋永清以NATSUN63%股權作為南山集團代為償還債務的抵償物。

這也意味著,僅僅在收購南山集團一年後,隋永清即通過出讓67%NATSUN股份解除所有債務,剩餘37%股權顯然對應著南山紡織37%的股權,該部分股權在2017年合計作價2.96億元轉讓給南山集團、煙台南晟和煙台盛坤。

這一疑似「空手套白狼」的操作下,2.96億元的資金大機率落入到了隋永清囊中。彼時,現任南山集團董事長宋建波以及村委會主任宋作文在其間扮演何種角色,無疑值得市場深思。

存貨佔比遠超同行平均水平

與總資產數百億的南山集團相比,南山智尚的體量稍顯含蓄。

招股書顯示,截至2019年12月末,南山智尚總資產20.3億元,相比2018年末的22.6億元,縮水逾10%。

與總資產變動方向一致,2019年,南山智尚實現營業收入17.71億元,相比2018年的19.97億元,下降11%;同時期,南山智尚實現的凈利潤為1.21億元,與2018年相比幾近停滯不前。

需要注意的是,業績放緩的背後,南山智尚存貨處於高位。數據顯示,2017年至2019年,南山智尚存貨金額分別為6.76億元、7.29億元以及6.47億元,占同期流動資產資產的比重分別為 42.95%、45.37%以及45.49%,該比例遠超同行業可比上市公司的平均水平。

南山智尚存貨佔比遠遠高於同行平均水平來源:招股書

招股書數據顯示,2017年至2019年,13家可比上市公司存貨佔比平均值分別為29.81%、34.6%和34.21%,與南山智尚的差值分別為13.14%、10.77%和11.28%。

高比例的存貨,對應著高額的存貨跌價準備。招股書顯示,2017年至2019年,南山智尚存貨跌價準備金額分別為1.14億元、1.3億元以及1.03億元,同期產生的存貨跌價損失金額為5781.37萬元、7085.7萬元以及4111.86萬元。這也意味著,若存貨長期處於高位,將不可避免地對南山智尚凈利潤形成抑制,進而對其長期業績形成負面衝擊。

不僅如此,背靠南山集團,南山智尚少不了和南山集團之間的關聯交易。招股書披露,2017年至2019年,南山智尚和南山集團發生的經常性關聯交易金額分別為9600萬元、1.02億元以及1.01億元。

關聯交易的背後,南山集團管理層及核心人員亦持有南山智尚股份。招股書顯示,南山智尚持股5%股東煙台盛坤,系南山集團管理層及核心人員持股平台,宋作文本人出資200萬元,出資比例5%,宋建波(宋作文之子)、宋作蘭(宋作文之妹)、宋華(宋作文侄女)、宋建岑(宋作文侄子)等多位宋作文家族成員亦在其中占有權益。

南山智尚的上市進程,既是南山集團的資本圖譜,更是宋作文家族的財富盛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