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這次,日本為何掛起白旗

這次,日本為何掛起白旗

日本醫療實驗設備世界領先,免疫學研究基礎雄厚且人才濟濟,這次為什麼在疫苗研發上卻早早掛出白旗了呢? 

就在一些國家爭分奪秒研發和生產新冠疫苗之際,在醫學基礎研究和技術開發領域排在世界前列的日本卻似乎缺席了。目前,日本有關新冠疫苗的研發團隊不足5個,至今只有一種疫苗進入一期臨床試驗。日本媒體通常會對本國在各領域的領先進行密集報導,但這次幾乎沒怎麼出現有關本國疫苗研發的消息。日本醫療實驗設備世界領先,免疫學研究基礎雄厚且人才濟濟,這次為什麼在疫苗研發上卻早早掛出白旗了呢?

環顧其他領域,長年積累的基礎研究成果幫助日本接連獲得諾Bell獎,精密儀器、工業材料仍令別國望塵莫及。但在新興技術產業方面,比如通信技術、物聯網、宇宙開發等,日本總讓人感覺有點力不從心了。這次疫苗研發也是這樣。在這背後,日本的經濟、社會和文化究竟發生了哪些微妙變化呢?

還是以疫苗研發為例。這首先要有病毒屬性收集。中國、美國和歐洲一些國家在各自疫情暴發後都開始積累疫苗研發所需的病原樣品,展開大數據分析並做研發途徑設計,在較短時間內完成病毒屬性定義,進入實質的疫苗研發。日本疫情雖然發生較早,但政府的力量以及所能動用的醫療資源(尤其專家學者)幾乎全部投入到了疫情控制方面,在開始階段沒有餘力顧及其他。尤其厚生勞動省,在抗疫過程中被廣泛認為應對不力,對策每每落於後手,飽受批評。

日本有些中小企業和科研單位很早就想開發疫苗,但沒有國家政策上的大力扶持,無法收集足夠病原信息。本來向其他國家購買病原數據也算一種辦法,但日本人對待數據細緻、嚴謹,向來對他國數據信不過,寧願失去時機也不願購買引進,結果錯失了疫苗研發的最佳時機。

國家財政捉襟見肘也使日本無法大量投入資金研發疫苗。疫苗研發周期普遍較長,前期資金投入巨大。現在日本國家財政入不敷出,特別是疫情期間發放各種補貼已經吃力,再沒過多資金去扶持疫苗研發了。已經進入疫苗臨床試驗階段的大阪大學科研團隊,研究經費不是來自國家撥款,而是依靠和醫藥公司聯合研發,由醫藥公司出資,而且也僅僅只夠用在初期研發階段。缺乏必要的財政支持,研發經費遠比不上中美俄和歐洲國家,日本國民又怎能太過期待領先的成果呢?

其實不只是在疫情期間,日本政府對國內知名國立大學或研究機構的研究經費撥款正逐年減少,導致「國家隊」的科研能力呈下降趨勢。為了保證研究項目順利進行,知名國立大學東京大學不得不自籌資金,將於今年10月開始每年發行200億日元(約合12.8億元人民幣)的「大學債券」,聊補研究經費的嚴重不足。

社會文化方面,日本社會普遍的過於小心謹慎、不敢承擔風險的性格以及「說空話的人多、擔肩膀的人少」這一社會風氣,關鍵時刻也在拉後腿。對已成熟的技術進行精雕細琢是日本人的強項,而面臨危機和轉折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和創新卻非日本人所長。日本一些高階官員和科研人員其實清楚新冠疫情的社會影響以及疫苗研發成功的意義所在,但其中不少人掂量的是,萬一疫苗研發有閃失,他們要承擔個人責任。「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心理讓他們無法全力支持和支援疫苗的「風險」研發。沒有決策者力挺,疫苗研發自然落後,落後多了自然也就不得不放棄了。

眼下的現實是,疫苗研發不僅涉及鞏固本國抗疫成果,還可為世界提供公共產品。我們看到,目前在疫苗研發領域走在前面的國家,大都能對科研機構給予從政策、資金到人員配置的有力支持。作為傳統醫藥強國的日本,只有自我反思和改革,才能向著再次領先邁進。

作者陳霄明,旅日華僑,中日青年產學聯合會代表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