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東北茅台」長春高新又暴跌:9月以來蒸發455億市值

「東北茅台」長春高新又暴跌:9月以來蒸發455億市值

【今日直播】

黃燕銘對話策略新銳陳顯順:結構市下我們的思考

上海兆天投資 范迪釗 :後疫情時代資本市場和大類資產配置的走勢研判

華夏基金 張迪:把握機遇,海外新興消費

嘉實基金 陳正憲 & 嘉實基金 滕抒含:港股老乾新枝又一春

華寶基金 胡潔 & 申萬宏源 馬鯤鵬:銀行股還有機會嗎?

國泰基金 王陽:A股下半程,智能汽車還「香」嗎?

華夏基金 余昊 & 上海證券交易所 鄭力海:科創50指數投資價值分析

安信基金 陳一峰:6年翻4倍的秘密

  原標題:「東北茅台」又暴跌,9月以來蒸發455億市值!金磊到底違規沒?律師:可參考董明珠案例

  來源:e公司官微

  「東北茅台」長春高新(000661)又雙叒大跌了!

  經歷了9月14日跌停之後,長春高新一度在9月15日展開超跌反彈。但是令人頗感遺憾的是,反彈在今日沒能得到延續,股價再度掉頭向下展開調整。

  截至中午收盤,長春高新報於355.16元,跌幅達7.36%。自9月1日以來,長春高新市值已經跌去455億元,跌幅達24%;如果從8月4日的股價高點513.50元算起,目前長春高新的累計跌幅已經超過30%。

  值得一提的是,在長春高新大幅走低的同時,西藏藥業、康華生物、復星醫藥等為代表的生物疫苗板塊相關個股也紛紛調整。

  9月以來累計跌24%

  有著「東北茅台」之稱的長春高新,同時也是東北地區150餘家上市公司當中的「市值一哥」。最近幾年,憑藉著良好的經營業績,長春高新的二級市場股價也是一路水漲船高。

  長春高新8月4日創出513.5元的歷史新高之後,公司的股價就呈現出震蕩下行的走勢,長春高新的股價在9月14日更是罕見地呈現出跌停走勢。雖然長春高新的股價在9月15日出現反彈,但是市場人士更多將此定義為是超跌反彈,對長春高新的短線走勢仍然持謹慎態度。

  果然,長春高新的股價在今日再度向下展開調整,盤中最大跌幅一度超過8%。今年9月初至今,長春高新的累計跌幅已經達到24%,如果從8月4日的股價高點513.5元算起,目前長春高新的累計跌幅已經超過30%。

  需要指出的是,9月14日網路流傳的一份長春高新核心子公司金賽藥業的調研紀要,訪談嘉賓顯示是金賽藥業創始人金磊。這份調研經要被認為是引髮長春高新股價跌停的重要因素之一。

  當天,長春高新相關人士在接受e公司記者採訪時表示,目前公司生產經營一切正常,百克生物分拆上市事宜正在穩步推進中。

  此外,長春高新還在互動平台表示,公司從未發佈過未來幾年的業績展望,目前公司包括金賽、百克、華康等子公司在內的核心子公司生產、研發、銷售工作一切正常,經營管理層將努力經營保證公司主營業務持續增長的趨勢。長春高新還表示,目前未收到大股東減持的相關通知。

  深交所發函關注

  或許是為了對沖網路上的不利傳聞,長春高新在9月15日早間發佈三季報業績預告,預計2020年前三季度預計盈利21.71億元-22.95億元,同比增長75%-85%,基本每股收益5.36元/股–5.67 元/股。

  談及三季報業績大幅預增的原因時,長春高新在公告中表示,控股骨幹醫藥企業收入增長;公司 2019 年實施重大資產重組,公司於 2019 年 11 月完成了對金賽藥業29.5%少數股東股權的收購,因此公司自 2019 年 11 月起按持股比例 99.5%合並金賽藥業的財務報表。

  9月15日晚間,長春高新收到了深交所下發的關注函。深交所指出,長春高新第二大股東金磊作為子公司金賽藥業總經理,在金賽藥業機構調研會議上發表了「其他城市營銷模式內部還是有問題,三季度不好也有內部鬆懈的原因,7月同比下滑」「金賽藥業明年的業績展望從增長35%下調至25%」等有關主要子公司金賽藥業業績以及「由於需要交稅10億元,年底還會做減持」等有關減持股票的言論。

  深交所要求長春高新結合金賽藥業營業收入、凈利潤占公司營業收入、凈利潤比重的歷史情況,說明市場能否通過獲知金賽藥業業績而直接推斷公司相應期間業績;補充披露公司 7 月 1 日至 9 月 30 日期間的預計業績與上年同期相比的變動情況,在此基礎上說明金磊上述業績相關言論是否屬實。

  另外,鑒於長春高新三季報業績預告中稱,按照公司2019年重大資產重組方案中相關協議,金磊2019年度業績承諾已達成,其在2020年12月底將有部分股票具備減持條件。但其減持的額度、減持的具體時間和減持的方式應遵守「短線交易禁止」、「大股東減持新規」等監管規則。目前,金磊尚不具備減持條件,公司也未接到其關於減持股票安排的報告。

  深交所要求長春高新結合金磊目前持股及股份限售情況,在函詢的基礎上說明其是否存在減持計劃,減持相關言論是否屬實。同時結合信息披露相關內控制度及其執行情況,說明公司是否存在有選擇性地、私下向特定股東披露、透漏或者泄漏未公開信息,是否存在違反公平信息披露原則的情形。

  最後,深交所要求長春高新結合公司信披相關內控制度及其執行情況,說明公司是否存在有選擇性地、私下向特定股東披露、透漏或者泄漏未公開信息,是否存在違反公平信息披露原則的情形;在此基礎上,說明公司及金磊的有關行為是否違反深交所有關的規定。

  金磊涉嫌違規?

  廣東奔犇律師事務所劉國華律師認為,從目前的公開信息來看,金磊的行為應該是涉嫌違反深交所股票上市規則(2018 年 11 月修訂)第2.15的規定,即,上市公司及相關信息披露義務人在其他公共媒體發佈重大信息的時間不得先於指定媒體,在指定媒體上公告之前不得以新聞發佈或者答記者問等任何其他方式透露、泄漏未公開重大信息。公司董事、監事及高級管理人員應當遵守並促使公司遵守前述規定。

  「當然,是否涉嫌內幕信息泄露乃至內幕交易,尚需監管部門進一步調查。」劉國華律師表示,具體也可以參考格力電器董明珠此前的事例。

  據了解,廣東證監局於2019年2月1日披露的「關於對董明珠採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決定〔2019〕6號」顯示,董明珠作為珠海格力電器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格力電器)董事長,在2019年1月16日下午召開的格力電器2019年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上發佈了格力電器2018年營業收入和凈利潤等有關業績信息,而格力電器在股東大會結束後的當天晚間才發佈2018年度業績預告。董明珠的上述行為違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辦法》第六條第二款、第四十五條第二款的規定。

  根據《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辦法》第五十九條的規定,廣東證監局決定對董明珠採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監管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