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北京新浪體育 美國公開賽舉辦地翼腳難度超高 達斯汀賽前狀態最火

美國公開賽舉辦地翼腳難度超高 達斯汀賽前狀態最火

  北京時間9月16日,達斯汀-約翰遜在正確的時機結束了一段火熱的高爾夫。他連續四場比賽取得54洞領先,其中兩場取得勝利,重新回到世界第一位,並且結束美巡賽季的時候贏得聯邦快遞杯。

  這值得大大慶祝一番,好好休息一下,只不過他根本沒有時間做這些。

  美國公開賽已經來了。

  「又要回去辛苦了,」達斯汀-約翰遜預計這周四在翼腳的比賽將是全年最艱難的考驗。

  美國公開賽的關鍵點是位置,翼腳的歷史說明了許多。

  過去五屆在翼腳舉行的美國公開賽,總共有750人(次)參与,只有2人在完成72洞的時候在標準桿之下。1984年,福茲-佐勒爾(Fuzzy Zoeller)和格雷格-諾曼雙雙打出276桿,低於標準桿4桿,科蒂斯-斯特蘭奇(Curtis Strange)落後5桿。次日的18洞延長賽,福茲-佐勒爾戰勝格雷格-諾曼奪冠。

  1974年美國公開賽得名「翼腳大屠殺」,當時赫爾-歐文(Hale Irwin)的桿數為高於標準桿7桿。提靈哈斯特(A.W. Tillinghast)的作品最近一次舉辦美國公開賽是2006年,傑夫-奧格維的勝桿為高於標準桿5桿。最了不起的是,幾乎沒有人抱怨。

  今年與位置同等重要的是日程。

  2020年被新冠疫情打亂的證據之一是美國公開賽搬遷到了九月份。美巡賽在3月13日停擺,直到美國公開賽本應該舉行的日子之前一個星期才恢復。美國高爾夫協會沒有在那時舉辦,而是找到了9月17日至20日一個合適的時間,地點仍舊是紐約馬馬羅內克(Mamaroneck)。那裡距離美國初期疫情最嚴重的區域之一只有5英里。

  賽事不會有觀眾。到現在美巡賽已經習慣了,可是怪異的氛圍沒有減少一分。畢竟多年以來,美國公開賽球迷分為普通球迷和紐約球迷。可是現在,場地上甚至沒有贊助商帳篷去救米克爾森在72洞的狂野發球。

  至於球員,則根本沒有一絲放鬆。

  像達斯汀-約翰遜、瓊-拉姆、賈斯汀-托馬斯——美國公開賽之前世界排名前三位的球員——將8個星期之中第六次參賽,而且全部是大比賽,對抗的全是最強的陣容。

  「對於每個人而言都是奇怪的,」泰格-伍茲因為沒有進入巡迴錦標賽,至少休息了兩個星期。

  上一次美國公開賽在九月舉行的時候,最終成為了美國高爾夫最重要的時刻之一。弗蘭西斯-維梅(Francis Ouimet),20歲業餘球員,在延長賽中打敗英國偉大球員哈里-沃爾登(Harry Vardon)和特德-雷(Ted Ray),第一次將高爾夫放在美國報紙的封面。

  這一屆美國公開賽會發生什麼呢?

  14個2006年到翼腳參加過比賽的選手中,米克爾森是傷痕最多的一個。他打最後一輪的時候領先1桿,努力用3號鐵擊球過樹,結果小球撞樹,落入沙坑之中,且陷入下去,他因此吞下雙柏忌,以一桿之差落敗。而他不是唯一遭遇厄運的選手。科林-蒙哥馬利在球道上吞下雙柏忌,也屈居亞軍。吉姆-福瑞克則錯過了5英尺保帕推桿,同樣落後一桿。

  米克爾森在其中最耀眼,因為他以亞軍身份6次獲得銀牌,而他需要一面金牌才能完成生涯全滿貫。雖然已經50歲,米克爾森卻足夠優秀,以至於一個賭客,根據威廉-希爾透露,在1賠75的賠率下,在米克爾森身上押了4.5萬美元。如果米克爾森取勝,他將獲得337.5萬美元的彩金。

  達斯汀-約翰遜是博彩公司賽前所列的奪冠熱門,因為他最近狀態火熱,同時擁有極高的天賦。他的唯一大滿貫頭銜是四年前在奧克芒贏得的美國公開賽。奧克芒同樣也是美國最艱難的場地之一。

  「這樣的球場我喜歡,」達斯汀-約翰遜說話的時候自信心滿滿,「越難越好。我所有的勝利都是在我所打的最難球場上取得的。」

  可是他只有一個大滿貫冠軍頭銜的事實也很顯眼。儘管有許多災難發生,達斯汀-約翰遜在美國公開賽中進入爭冠行列的次數最多。

  2010年圓石灘,他擁有3桿領先,可是卻在一個洞打爆,最終交出82桿。2015年,他最後一個洞擁有一個12英尺老鷹推,看上去會在錢伯斯灣奪冠,不想在光滑的果嶺上他卻三推,最終以一桿之差負于喬丹-斯皮思。兩年前在辛納科克山(Shinnecock Hills),他進入周末的時候擁有4桿領先,可是星期六打出77桿,滑落到四人並列領先,而最後布魯克斯-科普卡奪取了冠軍。

  布魯克斯-科普卡不會前來延續他驚人的戰績。2017年他在艾林山奪冠,2018年在辛納科克山奪冠,而去年的圓石灘,他將加里-伍德蘭德逼到了終點線,最終獲得第二。布魯克斯-科普卡的左膝蓋全年都有問題,最終決定多花時間休息,直到痊癒。上個星期,他宣告退賽。

  沒有布魯克斯-科普卡的美國公開賽就像沒有選拔賽的美國公開賽一樣奇怪。

  新冠疫情的更大影響在於美國公開賽不得不取消選拔賽,這可是近一個世紀,本場大滿貫的特色。美國高爾夫協會每年都驕傲地說接近一半的參賽選手必須要通過選拔賽。但是因為兩個階段的選拔賽涉及的球場超過100座,美國高爾夫協會不得不放棄,轉而啟用全豁免陣容。

  參賽名單之中仍舊有13名業餘球員,許多非美巡賽球員,而這是所有各屆美國公開賽的特色。由於九月份,日照時間要少3個小時,156人的參賽陣容削減為了144人。

  但是賽季停擺之前一個月,美國高爾夫協會剛剛確定了新的宣傳口號:「萬眾一心」(From Many, One)。其理念是超過9000人報名參加美國公開賽,經歷了全國的當地選拔賽,全世界的區域選拔賽,36洞淘汰線,以及周日巨大的壓力之後,只有冠軍依然站立。

  最後兩個元素仍舊存在。

  仍舊有待確定的是冠軍會通過什麼類型的考驗。伍茲和賈斯汀-托馬斯一個月之前實地考察了翼腳。那一天場地是軟的,伍茲卻說球場已經準備好迎接美國公開賽。瓊-拉姆兩個星期之前過來試場,沒有用太久時間便明白他要面對什麼樣的考驗。

  「我一點不吃驚上一次的勝桿為高於標準桿5桿,」瓊-拉姆說,「如果球場像一些美國高爾夫協會官員告訴我的,會如他們希望的那樣堅硬,我覺得沒有人能打破標準桿,又或者有一個人打破標準桿,然後贏很多桿。」

  同樣值得關注的是史蒂夫-拉迪博(Steve Radibeau)的話語。他是翼腳球場的主管。根據《新聞報》(The Journal News),他不斷說:「+8,+8,+8」,暗示這是「結束非常困難的夏季」的理想勝桿。

  這樣一個桿數肯定很符合翼腳的聲譽。也是在這裏,1974年的時候美國高爾夫協會已故官員桑迪-塔圖斯(Sandy Tatus)曾經出名地說:「我們的目的不是讓世界上最偉大的球員難堪,我們只是想識別出誰最優秀。」

  可是在翼腳,以上兩者都有一點。

  (小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