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北京新浪體育 大滿貫冠軍荒已有六年 麥克羅伊當爹後會轉運嗎?

大滿貫冠軍荒已有六年 麥克羅伊當爹後會轉運嗎?

麥克羅伊美國公開賽接受賽前採訪麥克羅伊美國公開賽接受賽前採訪

  北京時間9月16日,爸爸這個角色適合麥克羅伊。自兩個星期之前波比降生以來,他一直百般呵護著女兒。實際上,離開女兒以及太太埃麗卡備戰本周美國公開賽,他不由得感到一陣陣刺痛。

  他同時享受那些不眠的夜晚,甚至他要負責換尿片。

  「這樣說吧,我的手也弄髒過,」麥克羅伊星期二在翼腳說。

  麥克羅伊希望這個星期在找出如何打最艱難考驗時也能一樣。

  仍舊是高爾夫之中最優秀的選手,31歲名將期待結束,至少對他本人而言是漫長的冠軍荒。

  自從2014年美國PGA錦標賽實現生涯第四場大滿貫勝利以來,麥克羅伊在最重要的「四大賽」中已經20次參賽20次不贏了。可是自瓦爾哈拉奪冠以來,他也獲得了10個前十名。

  在這一段期間,布魯克斯-科普卡贏了4場大滿貫,喬丹-斯皮思贏了3場。丹尼-威利特(Danny Willett)在美國大師賽上成為首個大滿貫冠軍得主。伍茲從一系列腰部手術歸來,去年在奧古斯塔贏得第15場大滿貫。而23歲科林-森川僅僅第二次打大滿貫便贏得了美國PGA錦標賽。

  並不是說麥克羅伊的技術消失不見了。

  2016年和2019年,他奪取了聯邦快遞杯總冠軍,在過去6年累積了12場勝利,其中9場在美巡賽上贏得。事實上來到翼腳的時候,他的世界排名位於第四位。

  可是大滿貫卻始終緣慳一面,而這大部分要歸結于慢啟動。

  上個月TPC哈丁公園舉行的美國PGA錦標賽,麥克羅伊首輪打出70桿,平標準桿,可是之後卻滑落到33位。不過通常情況下,他都是一出門就打殘了,餘下來一個星期都在追趕。最刺目的例子是去年在他家鄉北愛爾蘭舉行的皇家波特拉什英國公開賽。他第一顆球開出界外,打出8桿,四柏忌。

  「賽事開始之前,我也許給自己施加太多壓力了,」他說,「從那裡開始,我第一天打出壞桿數,給自己製造了更大壓力,首先要打入周末,然後要努力追趕上去。我想這就是最重要的原因。」

  麥克羅伊在2019年贏得第二座聯邦快遞杯之後,2020年一早連續獲得7個前十名,重新回到世界第一位,並且連續停留了10個星期。可是自美巡賽從新冠停擺歸來之後,麥克羅伊絕大多數時候都影響不了戰局。在9站比賽之中,他的唯一前十齣現在巡迴錦標賽上。可東湖只有30人蔘賽。

  這個星期的關鍵——對麥克羅伊而言通常如此——是他的一號木。

  狀態最好的時候,麥克羅伊的發球難有敵手。他能擊出高彈道的球,輕鬆穿過同組球員,並且落在球道中央。可是當一號木打歪的時候,麥克羅伊經常發現自己要脫離困境,只能保帕,而不是創造小鳥機會。

  翼腳已經證明它是大滿貫歷史之中最艱難的考驗之一。1974年美國公開賽被稱之為「翼腳大屠殺」,而這個星期的長草很厚,很糾結。

  麥克羅伊在最近結束的那個賽季,在開球距離上排名第四位,平均314碼,可是精確性僅僅155位,只上了56%的球道。

  這個星期的好消息是翼腳創造了一些機會可以從長草打低球上果嶺,而麥克羅伊力量足夠強大,在一些明顯更窄的球洞可以將一號木放在球包之中。

  「今天我們打的每座球場,就像當代的打法一樣,你擊球的距離越遠,你所獲得的優勢越大,」麥克羅伊說,「可是在這裏,我仍舊認為上球道重要過開350碼打入長草中。」

  無論球開到哪裡,無論擁有什麼類型的開球,麥克羅伊或許都有更好的態度應對。

  做了父親的人,看得更開。

  「從小到大,我都夢想贏得這些賽事,這一點不會改變,」他說,「可是如果沒能成功,我能接受,樂呵呵回到家中,將高爾夫球場中發生的事情留到高爾夫球場上。」

  (小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