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德御系遭暴雷殃及東旭系:128億應收款或打水漂

德御系遭暴雷殃及東旭系:128億應收款或打水漂

  原標題:德御系遭暴雷殃及東旭系:128億應收款或打水漂

  來源:經鑒

  經鑒上市公司研究 

  德御系的暴雷似乎沒有引發太多人的關注。也是,資本市場的血雨腥風、刀光劍影也是見慣不慣,「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宴賓客,眼見他樓塌了」。所有喧囂最終一切都將歸於平靜。

  但對於去年剛剛遭遇暴雷,且還在風雨飄搖中的東旭系絕對是五雷轟頂,遭遇當頭一棒——128億元的應收款或許是打水漂了。當然,也可能是吃瓜群眾想像的太多,可能人家早就知道。德御系的暴雷,無非是給東旭系提前揭開了一個秘密。蒙娜麗莎的面紗已經撩開,好看不好看,客官自便,愛怎怎地吧。

  東旭集團說去年虧了300多億,一年之內帳上的貨幣資金少了將近500億。一年就把過去的老本都虧光了。

  這其中,德御系的龍躍實業就貢獻了128億收不回來的往來款。

  觸目驚心的應收款

  作為河北首富,東旭系實際控制人李兆廷有理由傲視群雄。

  早在今年2月份,李兆廷和夫人、東旭集團總裁李青還以220億人民幣的財富名列英國人胡潤鼓搗的《全球富豪榜》第837位。旗下東旭光電、東旭藍天、嘉麟傑3家上市公司以及遍布全國的400餘家全資及控股公司,無疑讓人仰視。

  然而,在高山仰止的背後,李兆廷是否也常有惴惴不安,乃至深深的憂慮呢?

  7月2日,東旭集團發佈的財務報告顯示,2019年實現營業收入340.03億元,同比降幅33.26%;歸母凈利潤-310.74億元,上年同期盈利12.138億元。

  讓市場更加震驚的是,東旭集團2019年的貨幣資金比上一個報告期驟減將近500億元。

  公告顯示,公司貨幣資金從上一個報告期末的561.6多億元,驟減為69.69億,減少近500億。而其他應收款從期初的100多億,一年內增加到近660億元,增幅比例高達500%。

  經鑒君注意到,應收款主要集中在前五家企業手中。

  公告顯示,應收前五大對象款項金額合計高達364億元,其中有兩家關聯方分別是東旭光電投資以及東旭投資資管,另外三家分別是龍躍實業(128億)、瑞祥前平科技(37億)、紫忠科技(26.67億)。後兩者幾十億的應收款都被全部100%計提壞賬準備。

  隨著德御系的暴雷,龍躍實業128億元的應收款或許真要打水漂了。

  在會計所保留意見下國資敢出手嗎?

  虧損總是有理由的。東旭集團的理由更是高大上的冠冕堂皇。東旭表示,一方面是因為面對美國康寧、日本旭硝子等國際巨頭日趨殘酷的行業競爭,公司在尋求新產業突破方面涉足產業領域過多,擴張速度過快,產業投資過於激進,內部經營管理水平和風險管理能力未能及時跟上;另一方面是2019 年在國內經濟增長逐步進入「新常態」以及國家去槓桿的背景下,公司盈利能力和償債能力驟然惡化,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機。

  年報數據已經非常難看了,但財務數據的可靠性居然還遭到質疑,會計師事務所出具了帶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

  中興財光華會計師事務所指出,東旭集團母公司預付款項餘額34.93億元以及其他應收款餘額606億元,均未能獲取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來判斷合理性。

  中企財經研究院研究員張曉東分析認為,東旭債務違約的過程可以看出,東旭進行了一定程度的準備。首先將募股資金盡數轉移使用(崑山CF項目),然後保護性凍結金融資產。最後將資金轉移到第三方名下,形成其他應收款。這樣當債務違約發生時,集團通過募集項目以及第三方名下的應收款仍然可以繼續投資運作。

  在大幅虧損和債務困局短期內難以解決的情況下,東旭集團不得不求助於外部力量引入戰略投資解決問題。

  國資成為東旭重要的戰略選擇。去年11月,東旭集團公告稱,控股股東與石家莊國資委正在籌劃股權轉讓事項,擬向石家莊國資委轉讓公司51.46% 的股權,但至今為止未見達成書面協議,或者有進一步的實際行動。

  8月16日,東旭光電(000413.SZ)發佈公告稱,為拓展公司光電顯示產業業務,進一步增強公司的綜合實力,公司與安陽市城鄉一體化示範區管理委員會在安陽市城鄉一體化示範區共同投資20億元,建設新型光電顯示材料產業園項目達成合作意向。

  8月17日,東旭光電公告,公司與綿陽經開區管理委員會簽署合作協議,雙方計劃在綿陽市經濟技術開發區投資20億元,實施王者熊貓二代高端蓋板玻璃生產線項目並達成合作意向。

  一系列的與國資聯姻行動讓東旭頻頻成為媒體關注的主角。但是業內人士卻有冷靜的思考。

  張曉東認為,綿陽項目應該是四川省與國家開發行共建的項目,安陽的項目則可能是個幌子,轉移集團資金或者政府項目融資的方案。畢竟當前東旭在二代及三代半導體配件領域前期沒有技術積累,何來新增長點呢?

  而讓市場不解的是,東旭光電賬上趴著巨額資金,解除質押又回款了38億,如今和國資一起合作投資,卻無法還上違約的30多億債券。

  在這樣的情況下,國資還敢出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