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年輕人要慎用花唄

年輕人要慎用花唄

  年輕人要慎用花唄

  河南輿情研究院

  花唄全稱是螞蟻花唄,是螞蟻金服推出的一款消費信貸產品,申請開通後,將獲得500-50000元不等的消費額度。用戶在消費時,可以預支螞蟻花唄的額度,享受「先消費,後付款」的購物體驗螞蟻花唄自2015年4月正式上線,主要用於在天貓、淘寶上購物,受到了廣大消費者,尤其是80、90後消費者的喜愛。為了更好地服務消費者,螞蟻花唄開始打破了購物平台的限制,將服務擴展至更多的線上線下消費領域。

  2020年7月,據華夏時報報導,以服務升級的模式,花唄部分用戶接入央行徵信。從客服的提示中,用戶可以在花唄《相關合約及產品說明中》找到答案,如果產品協議中有《個人用戶信息查詢報送授權書》,那麼你的信息已經接入徵信。如果僅有《花唄服務協議》、《芝麻服務協議》以及產品說明則你的相關信息還沒接入徵信。

  那些被花唄毀掉的年輕人

  「花唄」一時爽,「還唄」火葬場,這更是被「消費主義」摧毀的年輕人的真實寫照。

  數據顯示,中國大學生的人均年消費能力已達到近20000元,年消費總額達到6000億,超過全國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水平的50%。

  大學生的經濟來源有限,但是卻有著如此令人震驚的消費能力,新入職場的年輕人也是一樣,手裡存款有限,但也是大肆消費的主體。

  他們的錢從哪裡來,豈不是一目了然嗎?

  用花唄賭明天,這是當下很大一部分年輕人的生活狀態。大多數已經在社會上工作的人都能理性消費,相對奢侈的,自控能力較差的,反而是還在念書的大學生群體。在這個消費主義盛行的社會裡,「買買買」似乎成了一種政治正確。鋪天蓋地的廣告營銷,把慾望包裝成一種正能量,諸如「不要在最好的年紀,吃得最胖,用得最差,活得最便宜」。而一旦年輕人被洗腦,開始用「便宜」和「貴」這種詞來衡量自己,便很容易陷入慾望的沼澤。這個時候,花唄這樣的消費貸「助紂為虐」,不合理的額度以最快的速度進入年輕人的腰包,我們的消費慾望被無限地拉扯、放大,很容易就消費了自己根本負擔不起的東西。而且,當這種「我花錢,我存在」的觀念深入腦海後,我們會習慣性把周圍的一切都跟「花錢」掛上鉤。

  「長得好看的人,都自帶燒錢屬性。」「男朋友送我200塊的生日禮物,不分手留著過年嗎?」「那個捨得給自己花錢的姑娘,越活越高級。」但冷靜想想,花錢真的能決定顏值、感情、人生髮展程度等所有的一切嗎?並不能。

  更嚴重的問題是,一旦掉進消費貸的大坑,想要跳出去,就太難了。不可否認,超前消費是現代社會的便利性的體現。當我們急需資金周轉時,花唄、京東白條、聚美顏值貸等消費貸,申請起來門檻低、手續簡便,動輒上萬元的現金分分鐘到賬,為我們解決了不少應急之需。但同時,它也是一個陷阱。

  當你透支消費去接近「想要的生活」時,你是否知道,如果日後你無法按時履約還款,會發生什麼呢?提交違約金真的是最輕的懲處了,拖下去,你的芝麻信用分會下降,花唄的賬戶會凍結,並有可能記錄進個人徵信報告。還在上學的學生們可能還不知道個人徵信報告有什麼用,就是說,可能會影響房貸車貸的申請,以及出入境都要被監管。近幾年的社會新聞中,因為借貸而導致年輕人的一生都被摧毀的新聞也層出不窮,女大學生裸貸、賣淫;年輕人因欠款太多無力償還而自殺;小貸公司採取暴力催收,把一個家庭都攪得雞犬不寧。而所有悲劇的源頭,可能不過就是,一時對於一支口紅、一雙球鞋、一部手機的佔有慾作祟。

  雖然雙十二已經過去,但是不要怪我給你潑了一盆涼水,我只是不希望看到,你用別人的錢來建立自己的快樂、身份、尊嚴,這些都是泡沫,而你沉醉於假象,早晚都會發現自己其實一無所有。錢越花越多,只會發生在一種情況下,那就是你的能力配得上你的野心,否則只能是,你的債越多,你明天的壓力越大,你漸漸變成了一個有點抑鬱的年輕人。老話說,沒有金剛鑽就別攬瓷器活。理性消費,量入為出,不如動動手,把花唄調整到自己可以承受的額度,或者,你可以更自律一些,把付款方式調整為「賬戶餘額」,這樣你就不會「習慣性借錢」了。

  年輕人,別再用花唄賭明天了,不如明天賭一下,你能不能管好自己的花唄呢?

  花唄接入央行徵信,透支「買買買」或影響貸款買房?

  「花唄部分用戶接入央行徵信」,消息一出,各種疑問紛至沓來,登上熱搜。 「部分用戶,是哪部分?有我嗎?」「每月最低還款會影響信用嗎?」「不逾期也會影響之後的貸款嗎,尤其是房貸車貸?」

  現在,答案來了。

  部分用戶已接入徵信,有你嗎?

  「目前可以提供個人的支付寶帳號等相關信息,電話查詢自己的信息是否已經接入央行徵信。」支付寶客服向中新網回應,「另外,用戶也可以通過花唄-我的-相關合約及產品說明中查詢,如果有《個人用戶信息查詢報送授權書》,也意味著信息已經接入。」

  目前,作者本人的花唄還未授權上傳央行徵信中心。在溝通中,客服表示,需要用戶主動進行勾選同意,才會被徵信。如果沒有進行勾選「同意」等操作,是不會有徵信信息的採集,個人徵信仍只歸芝麻信用。

  但是,有網友表示,在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下,就允許花唄接入徵信,這是怎麼回事?

  目前的情況來看,有兩種可能:一是對花唄額度進行提額,二是進行花唄服務升級,這兩個過程中,花唄會提示「點擊按鈕視為您同意《花唄服務協議》和《個人信用信息查詢報送授權書》及其他協議,同意授權向金融信用信息基礎資料庫查詢/報送相關信息。」勾選後就被視為同意接入央行徵信。

  「沒仔細看點了升級。」不少「被徵信」的網友都屬於這種情況。

  花唄≠信用卡,頻繁借錢花影響個人信用嗎?

  面對花唄的變化,大家看法各異。有人「只想知道怎麼關閉花唄」,也有人認為「這是好事,如果花唄類似信用卡,對於銀行評估個人信用等級有正面作用。」

  花唄提供的服務雖然非常類似信用卡,但其本質並非信用卡,支付寶相關人士此前也表示,花唄並非虛擬信用卡,是一個消費信貸(產品)。

  另外,花唄的《個人信用信息查詢報送授權書》中顯示,其授權對象為重慶市螞蟻小微小額貸款有限公司,屬於小額借貸公司。

  這和信用卡的徵信被銀行採集有區別,也讓不少人擔心:「沒有逾期,但是頻繁的小額貸款會不會影響我的個人信用和後續銀行貸款?」

  支付寶客服表示,如果在使用花唄的過程中從未逾期,便不會對徵信產生影響,目前體現在徵信報告上的形式尚不清楚。「每月最低還款額度屬於正常還款方式,是不會影響消費者的經濟活動的。」

  據建設銀行西單支行信貸消費中心的工作人員介紹,個人信用主要看逾期記錄的情況,包括逾期頻率、期限等。「花唄和信用卡都屬於信用貸,花唄屬於小額貸款,不過央行徵信不論小額還是大額,只要逾期都會有記錄。一般貸款只要證明還清了就可以。」

  「信用卡也有小額消費,只要按期歸還,就屬於正常的業務,不會影響你的信用。除非違約,有可能就會成為信用污點。」中國人民大學中國資本市場研究院聯席院長趙錫軍表示。

  用「花唄」會影響房貸、車貸嗎?

  此前,花唄逾期主要在自有的系統內產生影響,但接入央行徵信後這點有了變化。

  趙錫軍表示,之前客戶的逾期記錄不會直接報送央行徵信中心。接入以後,這部分客戶的借款、還款行為和在別的銀行的記錄一樣,全部都會體現在徵信報告中。信用記錄里的污點沒有清除之前,很多行為就會受到約束、限制。

  「從個人的角度來看,接入央行徵信後,其借貸總額、違約記錄等都能查詢,因此會增加對個人行為的約束力,但這種約束也是好事,能合理地確定個人信貸額度,避免過度借貸,對規範整個社會信用體系是有好處的。」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說。

  面對花唄使用和銀行貸款的問題,上述建設銀行工作人員表示,申請房貸之前,需要把逾期貸款都還清,並提交憑證。「不只是逾期款項,所有的貸款都要結清。」

  支付寶客服表示,如果銀行貸款需要開具證明,可以提供花唄結清證明。

  「另外,還需要收入證明、還款能力、資金來源等材料。」該工作人員解釋,這些會影響貸款額度、貸款利率,但逾期本身不是影響還款能力的證明,主要是看逾期的具體情況,是否屬於高危風險範疇。

  「只要沒有逾期、違約,就沒有信用污點,但是財務能力可以通過徵信報告反映出來。」趙錫軍舉例說明,比如某消費者每次借貸都不超過一兩百塊錢,這說明流水不大。雖然按時還款無逾期,但當要做較大金額生意的時候,需要貸款100萬元,銀行可能會認為他的財務能力不足以支撐借貸100萬元。

  個人信用與財務能力並非直接相關,財務能力也不是只根據花唄的使用情況進行判斷。「判斷財務能力的指標不同,會有不同的結論,但這不影響正常使用花唄賬戶。」趙錫軍說。

  花唄接入央行徵信,你還用它嗎?

  被花唄「困住」的年輕人怎樣了?

  90後成短期消費貸款主力軍

  國內一家機構前不久公佈的一份《年輕人消費生活報告》顯示,在中國近1.7億90後中,開通花唄的人數超過了4500萬,也就是說平均每4個90後中就有1個人擁有花唄。

  但使用花唄也有風險,記者近日採訪了多名年輕人,他們中有人享受著「剁手」時的快樂,有人經歷著還款時的人生低谷。

  那些被花唄「困住」的年輕人怎樣了

  暫時失業後,阿傑動起了考研的念頭,可光買複習資料、每天點外賣,再加上每月1000元的房租,他的錢包很快就見了底。阿傑是今年畢業的一名上海大四學生,從去年下半年開始,他就在一家創業公司實習,可突如其來的疫情讓他和公司同時陷入了艱難時刻。

  「我自己的存款很少,也不願再向家裡伸手要錢,每天都過得很喪。」那段時間,花唄幾乎成了他唯一的「收入」來源。

  為了還上花唄,阿傑想了很多辦法。一開始只是將賬單分6期,打算慢慢還上。可隨著開銷越來越多,他只能靠別人「開源」,除了用「借唄」借錢,他還向家裡親戚借了1萬元。

  看著花唄賬單一次次發來的還款提醒,阿傑有些慌了。他在網上求職,發現附近一家快遞公司正在招學生兼職,他想也沒想就去了。每個周末,阿傑都會在營業部幫忙分發快遞、處理錯誤訂單、搬貨運貨還有打掃衛生。「一個小時16元,一天需要工作近10個小時。」

  阿傑告訴記者,經過這段時間,他對自己的未來又有了新的規劃,他現在打算找份正式工作,邊上班邊考研。「花唄的欠款馬上就能還清了,終於知道有存款是多麼重要的一件事了。」他說。

  和阿傑一樣,95後小旻也曾是一個「重度」花唄和借唄使用者。兩年前,她和男朋友在廣州創業失敗,通過借唄和花唄周轉生活。

  小旻坦言,兩人都有工作時,還能做到及時還款。可當其中一方失業時,他們便只能選擇最低還款,並在後面的月份里不斷補足上個月的欠款和利息。

  因為資金周轉困難,小旻和老公的花唄都已經有了逾期記錄,並且失去了繼續使用的資格。所以兩人決定慢慢賺錢還清花唄後,就和它永久告別。

  這半年來,在積極還花唄的路上,網友們可謂是絞盡腦汁,使出了「三十六計」。比如今年5月登上熱搜的王潤澤,就是通過在雞排店打工還花唄,意外收穫了「副店長」職位,將來還準備在學校門口開店。網友曉雨則選擇「節流」,減少自己的日常開銷,並通過二手平台交易賺錢來還花唄欠款。

  在應對花唄欠款時,很多人的首選策略都是「拆東牆補西牆」,通過借唄、京東白條甚至其他貸款渠道來彌補「漏洞」,這在小紅書等社交平台的留言區中並不罕見。

  還有一些人在面對較大額欠款時不知所措,在網上發帖求助。甚至有人因借貸問題被法院起訴。

  90後成短期消費貸款主力軍

  2019年10月國內一家金融機構發佈了《90後消費趨勢研究報告》,報告指出,90後敢於花錢,熱衷超前消費,是消費貸款的主力軍。據融360調查,從年齡上看,貸款人群中,中國的90後(含95後)佔比最高,達49.31%,在亞洲同齡人中排第一,這意味著在使用消費貸款的人群中近半數都是90後。

  此外,90後消費貸款中「以貸養貸」的現象也比較普遍,而網貸產品的走紅更使得「校園貸」騙局時有發生。今年7月27日,安徽淮南首例「校園貸」涉黑案進行一審宣判;7月30日,天津首例「校園貸」惡勢力犯罪集團案件公開宣判審結;8月6日,央視還曝光了「註銷校園貸」的新型詐騙。這些案例中,犯罪分子無一不利用了90後「愛貸款、愛超前消費」的習慣。

  據益普索2019年11月發佈的《中國數字金融競爭力藍皮書報告》顯示,在以80後、90後為主的消費信貸客群中,消費信貸資金主要用於電子產品與家用電器,並且用於醫療健康分期的比重有所上升。

  出生於1992年的佳琪是8年的重度花唄使用者,在她看來,自己「一人吃飽,全家不餓」,平時幾乎感受不到還款的壓力。一方面自己年輕,有很多機會去掙錢;另一方面自己是獨生子女,父母會時不時地給予經濟支持。所以每次市面上有新款的電子產品或化妝品,佳琪都會毫不猶豫地「剁手」。「錢是掙出來的,不是省出來的,能花才能掙」,佳琪告訴記者,這種心態在她的同齡人中還有很多。

  花唄報告顯示,其分期業務頗受90後歡迎,尤其是在購買手機時,76.5%的年輕用戶會選擇分期。報告稱,大部分90後在消費時還是理性的,約70%的人每月用掉的花唄授信額度控制在2/3以內。

  近年來,有關「花唄」「白條」「借唄」等是否進入央行徵信報告的話題,頗受90後用戶的關注。一些用戶認為,如果不納入徵信,90後使用花唄的積極性會更高,「因為就算逾期或者不還款,今後貸款也不會受到太大影響」。

  據悉,目前螞蟻金服方面並未官方表明消費者花唄使用逾期後是否會上報央行徵信系統。但花唄正在接入徵信系統,未來個人消費若產生逾期,「上報徵信系統」將成為其最終選擇。

  還需注意的是,同屬阿里旗下的「借唄」與花唄並不相同,借唄屬於阿里小貸的貸款產品,用戶的借還款使用行為都會上傳至央行的個人徵信報告。但據了解,報告里雖有借唄記錄,但並不一定會百分百進入徵信,而是隨機生成。消費者今後在向銀行申請貸款時,銀行可以質詢相關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