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專家:視聽作品分類和權屬規定複雜化不利於作品傳播

專家:視聽作品分類和權屬規定複雜化不利於作品傳播

原標題:專家:視聽作品分類和權屬規定複雜化不利於作品傳播

9月12日,由中國新聞出版傳媒集團主辦的《著作權法修正案(草案二次審議稿)》第十七條相關問題研討會在京舉辦。14位著作權領域的知名專家學者、法官、律師及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代表集中探討了立法中對於視聽作品是否需要分類,其權利歸屬應該如何界定等問題。

經過近4個小時的激烈討論,絕大多數與會者認為,保障著作權交易穩定、促進作品流通是著作權法修訂應該追求的目標,而立法者將視聽作品分類和權屬規定複雜化,將不利於視聽作品的傳播,建議刪去二審稿第十七條第二款,回到草案一審稿內容。

8月8日,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一次會議對《著作權法修正案(草案二次審議稿)》進行審議並向社會公眾公開徵求意見。其中,二審稿第十七條對視聽作品的分類、著作權歸屬及後續利用作品的獲酬權等方面做了重大修改,引起業界廣泛關注。

二審稿第十七條第一款規定「視聽作品中的電 影作品、電視劇作品的著作權由組織製作並承擔責任的製片者享有,但編劇、導演、攝影、作詞、作曲等作者享有署名權,並有權按照與製片者簽訂的合約獲得報酬。」對於這一條款,中國人民大學知識產權學院副院長郭禾指出,條款中「視聽作品中的電 影作品、電視劇作品」的表述會引出對作品定義的爭論,實踐中會產生諸如「是否只有用攝製的方式製作出來的才叫電 影作品」一類的疑問。中國音像著作權集體管理協會副理事長兼代理總幹事周亞平結合自己從事視聽作品創作的經歷認為,對於製片創作的負責人來說,創作電 影和電視劇沒有什麼區別;視聽作品法律意義上的作者應該是製片者;按一審稿第十五條修訂,會更有利於行業發展。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審判長亓蕾指出,在「製片者」之前加上「組織製作並承擔責任」的限定,讓著作權權利歸屬的認定更加複雜,可能會對司法審判帶來認定困難,還可能增加當事人的舉證負擔,沒有必要增加這一限定。

相較一審稿,二審稿第十七條第二款是新增內容,規定「前款規定以外的視聽作品構成合作作品或者職務作品的,著作權的歸屬依照本法有關規定確定;不構成合作作品或者職務作品的,著作權的歸屬由製作者和作者約定,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的,由製作者享有,但作者享有署名權和獲得報酬的權利。製作者使用本款規定的視聽作品超出合約約定的範圍或者行業慣例的,應當取得作者許可。」對於這一條款,與會者的討論最為激烈。華東政法大學法學院教授王遷認為,二審稿第十七條第二款對作品類型和權屬的規定比較複雜,不利於視聽作品的傳播,特別不利於保障交易安全。最高法院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研究中心學術委員會委員許超分析認為,二審稿第十七條是為解決視聽作品的權屬問題而制定的,各國電 影版權歸屬大體分成三種,無論哪一種,在歸屬問題上,一國只適用一種規則,不可能同是視聽作品,卻分成兩種,兩種中又分成職務作品、合作作品歸屬等。因此他建議現行著作權法第十五條只需將「電 影作品和以類似攝製電 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簡稱為「視聽作品」,並引入約定優先原則,即可解決網游、短影片等新形式的視聽作品版權歸屬問題。中國音像與數字出版協會副秘書長汪京京也認為二審稿第十七條第二款表述不夠清晰,權利主體和義務主體的規定不明確,同一條款中不同表述存在矛盾,如果實行,將在執行層面出現問題,此外,他特別關注「行業慣例」這個說法的提出,他提醒道,當今市場變化迅速,如果把行業慣例放在法律之中體現,那麼對於超出行業慣例進行的新商業探索會被束縛,從而也會限制文化產業的發展。

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副總幹事劉平則對二審稿第十七條所作出的修改持肯定意見。他認為二審稿第十七條是針對現行法第十五條在實踐當中產生的諸多弊端而採取的對應措施。他表示:「該條款學理上可能不完美,但是它應該是問題導向式的修法結果,是為了解決實踐操作當中存在的問題而修改的。」 

(原題為《<著作權法修正案(草案二次審議稿)>第十七條相關問題研討會在京舉辦,與會專家普遍認為視聽作品分類和權屬規定複雜化不利於作品傳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