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北京新浪體育 翼腳是伍茲的死敵 美國公開賽平四勝紀錄難度高

翼腳是伍茲的死敵 美國公開賽平四勝紀錄難度高

  北京時間9月16日,伍茲年齡越大,對他而言,難度越高。

  他還差一場勝利就能創造美巡賽勝利紀錄,而自元月份以來一直如此。

  今年他參加的每一場大滿貫,都有機會追平各自的最多勝紀錄。上個月,他錯過了第五場美國PGA錦標賽勝利。這個星期他在翼腳將力爭拿下美國公開賽第四勝。而11月份的美國大師賽,他則瞄準第六件綠茄克。

  「我想越來越難取勝了,因為我們都上了年齡,」伍茲在回答是不是球員越接近紀錄越難實現紀錄時說,「我想當你處於黃金時期,在你巔峰的年份,你必須把握住那些機會,這樣當你接近紀錄的時候,你才有機會。」

  可以肯定在翼腳,不會更容易。

  在第120屆美國公開賽——翼腳第六次承辦賽事之前兩天,球場正在與它的鼎鼎大名匹配起來。甚至美國高爾夫協會還沒有將它塑造為高爾夫最艱難的考驗,它已經是一頭狂野的猛獸了。

  瓊-拉姆預計一個星期結束沒有人會在標準桿之下。

  衛冕冠軍加里-伍德蘭德周末過來,在果嶺周圍練習切球,這個時候球童朝著他的方向扔球。

  「我們大約只用了5分鐘就丟了一顆球,而且它就在我的面前,」加里-伍德蘭德說,「直到我踩到它才發現。高爾夫球可以非常快消失。」

  他至少激動地聽到練習輪也有志願者巡場進來。這裏沒有觀眾任他們指揮,他們的任務主要是偵察開球的。

  「如果要努力找球,練習輪估計要打10個小時,」加里-伍德蘭德說。

  這對伍茲而言不是什麼新聞。他是本周15個參加了2006年翼腳美國公開賽的選手之一。那是他第一次以職業身份在大滿貫中遭遇淘汰。當時他的父親剛剛過世一個月,伍茲星期二回顧時說他更多時間用在哀悼了,沒有怎麼練球,那顯示在了賽事中。

  幾個星期之前,他重新回來,與賈斯汀-托馬斯練習了一輪。一方面球場很軟,另外一方面,伍茲認為它已經做好了舉辦美國公開賽的準備。當這個周末他抵達球場的時候,觀點沒有改變。

  「我想它與奧克芒差不多,談到什麼也不做,單純就有很高的難度,我想與卡諾斯蒂相仿,」伍茲說。

  伍茲在翼腳的6輪球中打出高於標準桿18桿(包括1997年美國PGA錦標賽),他僅一次參加奧克芒的比賽,打出高於標準桿6桿(亞軍),在卡諾斯蒂舉行的英國公開賽中打了12輪,總成績為高於標準桿3桿。

  「這三座高爾夫球場,你什麼也不做就可以舉辦大滿貫了,」他說,「這個球場和奧克芒差不多數一數二吧。」

  這是自1913年以來,九月份第一次舉辦美國公開賽,主要是因為新冠疫情導致美巡賽停擺了3個月。這意味著球員們可以在更清涼的天氣下比賽,可以更好控制果嶺及其跌宕起伏的表面,還有地下空調系統。新冠疫情同時意味著沒有觀眾,也就是說沒有4萬人幫忙踩踏豐茂的長草。

  一點不奇怪瓊-拉姆表示如果有人能打破標準桿他會很驚訝的,而如果真有人做到,他一定會以巨大優勢取得勝利。

  伍茲星期二與賈斯汀-托馬斯打了9個洞,而這一周稍晚時候他們會在一起度過更多時間。連續第二場大滿貫,他們將同組出發。

  賈斯汀-托馬斯上個月實地探訪翼腳的時候,他喜歡上了這裏。他對難度高度評價,使用了美國公開賽難得聽到的一個詞語:有趣。

  「這是不同類型的有趣,」賈斯汀-托馬斯暗指帕的價值。

  他同時覺得美國高爾夫協會不可能人為地製造更大的考驗,除非果嶺變得太硬,太快,旗杆插在斜坡上。

  「我們還從來沒有打過一座球場,因為發球台到果嶺太過艱難,因為布局太過糟糕,」賈斯汀-托馬斯說,「從而失去了我們的控制。」

  至於說到有趣?主要還是接受球場本身不容易。這樣一種思維模式可以回溯到尼克勞斯。尼克勞斯經常說當他在美國公開賽上聽到球員們抱怨的時候,清楚他們已經沒戲了。

  「你必須要接受。否則,它會將你生吞了,」賈斯汀-托馬斯說,「我這個星期來這裏參賽,不會畏懼翼腳。它也許是我打過的最困難球場……可說是這樣說,我打它的時候不會畏首畏尾。我不能只想著打帕。如果我有一根得分球杆,我需要抓到小鳥。可是如果我陷入了麻煩,我需要擺脫掉。

  「我想最重要的是……不要誇大這個地方,因為它本身已經很大了。」

  (小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