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科創50ETF發行讀秒:被動投資迎戰解禁大敵

科創50ETF發行讀秒:被動投資迎戰解禁大敵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資管風鈴」

作為首批科創

50ETF

管理人,易方達、工銀瑞信、華夏、華泰柏瑞四家機構正在緊鑼密鼓的籌備發行事宜。

在無形的調度安排下,上述四家機構的科創50ETF發行日被整整齊齊的劃定為9月22日,首募規模均也被統一確定為50億元現金+5億元股票,這意味著四隻科創50ETF的合計首募規模被定格為220億元。

事實上,沒有一家有競爭力的公募機構甘心錯過這場科創板的指數盛宴。

資管風鈴獲悉,在首批科創50ETF即將發行的同時,有望參與第二批該類產品發行的公募機構也在摩拳擦掌,並圍繞產品設計、運行等環節做著儘可能充分的準備。

公募行業的發新衝動並不難理解,科創50ETF不但會成為證券資產不滿50萬元的普通投資者進入科創板金塊最簡易的敲門磚,也將成為資產配置領域時下流行的被動投資與科技股熱潮的完美結合。

但在科創50ETF行將發行之際,新入場的被動投資者們也將不得不直面股東解禁潮下的減持挑戰;而圍繞科創板的多空博弈之戰,無疑也將更加激烈的上演。

1·首募倒計時

4只科創50ETF已經進入發行日的倒計時。

作為科創板開市一年多以來首批迎來的指數投資工具,科創50ETF的問世顯然將帶給市場更多可能。

一方面,科創50ETF將成為配置盤機構投資科創板最直接的工具,也將為不滿足科創板開戶要求的個人投資者,提供了一個簡易的入場方式;

另一方面,在最大20%的漲跌幅空間下,科創50ETF的誕生也將為市場醞釀更加豐富的套利策略。

此外,科創50ETF還具有成為減持工具的理論可能。

「成分股的老股東進入解禁期後就有減持需要,而通過二級市場減持無疑會對股價帶來擾動,相反以流通股換購成ETF反而是一種較為妥當、對市場影響較小的方法。」北京一家公募機構運營人士表示,「如果不限制規模,科創50ETF本來是支持用股票來進行申購,間接的能夠成為一些老股東的減持工具。」

但有渠道人士指出,考慮到目前科創50產品的市場熱度,由於採取限額申購,因此大機率將會出現按比例配售的情形,因此難以成為股東用於減持的定向換購產品。

「幫助股東實施減持和市值管理的ETF產品,通常都以窄基為主,這種產品具有定製化的特徵,市場關注度也比較有限。」一家公募機構指數投資經理稱,「但是科創50的受關注度較高,而且極有可能出現高倍數的超額認購現象,因此即便有股東想來換購,也有可能存在申購不到的情形。」

事實上,針對「50億現金+5億股票」的限額發行,有行業人士指出這一安排可能無法滿足當下市場對科創50的配置需求。

「其實在ETF類產品上做規模限制意義不大,因為ETF就是要講規模效應,規模越大的產品,流動性越好,跟蹤誤差也越小,而且科創50這種產品的潛在需求還是挺大的。」北京一家大型公募指數投資人士稱,「但考慮到是首批,加上可能還要照顧到之後的同類產品,所以才有了限額發行的共識。」

不過對比同類寬基產品,單隻55億元的首募上限已經不可小覷。

Wind數據統計顯示,截至今年6月底,全市場規模超過55億元的寬基ETF產品僅有12只,而百億以上的ETF更是僅有7只,基本均為上證50、滬深300、中證500等指數的跟蹤產品。

但與之不同的是,上述三隻寬基指數的對標市值分別高達20.33萬億、44.26萬億和10.67萬億元,而科創50的對標指數市值僅為1.14萬億元。

「和所跟蹤指數的總市值相比,科創50的首募規模並不算小了,因為目前市場中最大的幾隻寬基ETF也就幾百億,但他們對標的指數市值是科創50的十幾倍甚至幾十倍。」上述指數投資人士稱,「從市場熱度和首募規模來看,科創50ETF仍然將給市場帶來相當規模的增量資金。」

2·迎戰解禁潮

科創50ETF註定會給科創板帶來海量的新增資金,但與此同時,作為多頭的被動投資者們也必須直面當下科創板解禁潮湧的冷酷事實。

Wind數據統計顯示,今年以來科創50成分股全部迎來股份解禁,其中多達30只成分股的解禁日期為今年下半年。

資管風鈴統計發現,上述50只成分股的合計最近一次解禁股份總數高達35.53億股,以9月15日收盤價格計算,涉及的合計解禁參考市值將達1836.67億元,其中1801.46億元集中解禁於今年下半年短短的2個半月中。

「因為科創板是去年7月開市的,所以很多鎖定一年的股東都會在今年下半年迎來解禁,尤其是這兩個月,這給科創板的壓力確實是比較大的。」北京一家上市券商策略分析師表示。

這絕非是一個小數。要知道,從今年7月以來的55個交易日內,科創50指數合計的成交額為2.35萬億元。

這意味著,科創板下半年以來的解禁參考市值,幾乎達到了同期合計成交額的8%。

解禁一旦潮湧而來,減持註定蜂擁而至——這不僅是科創板造富效應下股東們的套現需要,大量帶有強制性退出需求的創投股東也將成為減持陣營中的中堅力量。

因此,解禁對於市場價格的壓力不言自明的——自7月以來55個交易日里,科創50指數在經歷劇烈波動後回撤達5.75%,回撤幅度最大時達11.58%。

從個股來看,50只成分股中的36只出現了下跌,其中25只的跌幅超過了10%,8只個股跌幅超過20%,跌幅最大的特寶生物、虹軟科技跌幅接近30%。

以上還都是已經發生了的解禁,還有一些解禁洪峰尚未到來。

我們統計發現,科創50成分股中,至少還有48家公司將會在之後的一年內再度迎來老股解禁。

若以9月15日的收盤價計算,未來一年上述48只科創50成分股的解禁參考市值將達1769.46億元。

需要注意的是,僅發生在2020年年內的解禁參考市值規模,就將達到1385.91億元,這意味著今年科創50成分股的合計解禁規模將不少於3222.58億元。

相比之下,首批4只科創50ETF首募的220億元,僅占成分股總解禁規模的6.83%。

一旦科創50ETF後續市場規模難以大幅增長,人們對於指數產品可以緩釋科創板解禁潮壓的種種期許,必將淪為一種不切實際的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