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諾華和羅氏再曝違規頑疾 創紀錄罰單劍指違規營銷

諾華和羅氏再曝違規頑疾 創紀錄罰單劍指違規營銷

  原標題:諾華和羅氏再曝違規頑疾

  來源:經濟參考報

  經過六年的公開調查,法國競爭管理局(AFC)對製藥公司諾華和羅氏日前開出了高達4.45億歐元的創紀錄罰單,以懲罰兩家公司濫用市場地位、違規銷售旗下高價眼病藥物。在獲取巨額利潤的訴求下,國際藥廠近年來屢屢曝出違規違法的扭曲市場行為,但法律懲罰和周期等因素並未對這些藥企業績產生重創,令消費者投資者承擔潛在損失。

  創紀錄罰單劍指違規營銷

  法國競爭管理局上周裁定兩家公司在市場上濫用涉嫌違規營銷,濫用市場支配地位,以使藥品銷售收益最大化,罰單總額4.45億歐元,其中對諾華處以3.85億歐元罰款,對羅氏公司處以6000萬歐元罰款。

  據路透社報導,此案涉及的兩種藥品一款是羅氏抗癌藥物Avastin,另一款是羅氏旗下的眼科藥物Lucentis,兩款藥物作用機制相似但後者價格卻貴得多,目前銷售方式是羅氏與諾華雙方合作推廣,諾華在美國以外的市場銷售Lucentis,羅氏在美國以外的市場銷售Avastin。AFC表示,兩家公司涉嫌使用違規手段銷售更貴的Lucentis,諾華也因「過分誇大」Avastin的風險而受到懲罰。

  根據AFC的說法,兩公司的營銷手段使得衛生部門難以比較Lucentis和Avastin的相對成本。由於Avastin和Lucentis的藥物原理相似,同樣可以對眼部疾病產生積極作用,因此醫生開始推薦患者使用價格更為親民的Avastin。據悉,Lucentis的每次注射費用為1161歐元,而Avastin的費用為40歐元甚至更低。而兩家公司通過不當的營銷手段促使患者使用Lucentis這一做法,大大增加了法國的社會保障負擔。

  諾華在一份聲明中表示,該公司對此「非常失望」,並且「強烈駁斥」反競爭行為的指控。諾華認為,這一決定是對事實的嚴重誤解以及對先前判例法的歪曲。該公司正計劃上訴。羅氏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它相信自己已遵守當地的衛生法規,並「將評估下一步行動」。

  這已經不是同款藥品第一次受到歐洲反壟斷當局的制裁。

  此前,諾華和羅氏已經與義大利當局就這兩種藥物發生了爭執,兩家公司因誘導患者使用價格昂貴的Lucentis遭到指控,於2014年被處以總計1.8億歐元的罰款。

  義大利競爭事務管理局當時給出的結論是,兩家公司一致同意向醫生推銷雙方共同營銷的、用於治療年齡相關黃斑變性造成視力問題的昂貴藥物Lucentis,而不再建議醫生使用之前長期用於治療同樣病症、價格較低的羅氏製藥的Avastin。

  諾華製藥和羅氏製藥均否認相關指控,並稱將積極對抗處罰決定。諾華製藥稱,「公司將依據流程使用其法律權力予以對抗,並會對處罰進行上訴。我們堅決否認諾華製藥和羅氏在義大利有反競爭實務的指控。」羅氏也在聲明中否認與諾華製藥之間存在限制競爭的協議,並稱兩種藥物含有不同的活性成分,並且是被設計為對抗完全不同的病症。雖然羅氏和諾華不滿發起上訴,但最終敗訴。期間,歐盟也介入調查,並於2018年裁定,兩家公司散布有關Avastin的誤導性信息,促使患者使用Lucentis,屬於違反歐盟法規行為。

  諾華官司罰金纏身

  諾華公司今年以來醜聞、官司、罰金不斷,不僅限於眼部治療藥物,更涉及多國衛生部門。

  法國媒體稱,諾華一直在努力說服眼科醫生接受新一代眼科藥物Beovu,Beovu於去年10月在美國獲得批准,並於2月在歐盟獲得批准。但是,美國視網膜專家學會報告了在Beovu患者中出現的14例視網膜血管炎的病例,其中大多數的副作用嚴重到足以使患者視力喪失。Piper Sandler分析師認為,嚴重的副作用案例將大幅度降低Beovu市場份額潛力,該公司已將該藥物8月預期的17%市場份額,下調至8.4%。

  美國有關部門今年宣布對諾華持續數年的海外行賄案件結案,稱諾華和該公司的前眼部護理子公司愛爾康醫藥公司同意支付總計3.47億美元,就兩家公司涉嫌賄賂希臘、越南和韓國公立醫院和診所的指控達成和解。

  該和解協議結束了美國司法部和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對這兩家公司涉嫌違反《反海外腐敗法》的刑事和民事違法行為進行的調查。

  這是諾華第二次因涉嫌海外行賄相關違法行為而被罰款。

  涉嫌不當行為的諾華和愛爾康與美國司法部達成了暫緩起訴協議,以解決在新澤西州美國地方法院提起的刑事指控。

  諾華的母公司與SEC達成了另外一份協議,以解決該監管機構的民事指控,其中包括指控該公司及其前子公司在中國融資安排中使用偽造的合約,這導致減記了超過5000萬美元壞賬。

  據諾華稱,美國有關部門對諾華的這項調查始於2016年。希臘檢察官在2018年向議會提交了一份報告,指控諾華員工向醫生和政界人士行賄數千萬歐元,以人為將其藥品價格控制在高水平。

  但諾華依然對指控抱有否認態度。該公司在公告中稱:「今日的和解協議沒有涉及任何賄賂希臘政界人士的指控,這與諾華在其內部調查中發現的情況一致。」愛爾康稱,很高興解決了這項調查。愛爾康與諾華在2011年合並,去年從該公司分拆出去。

  今年下半年,諾華還以6.78億美元的代價與美國司法部就回扣事項達成和解。同意支付6.78億美元,就美國政府指控其向醫生提供回扣的民事欺詐訴訟達成和解。美國司法部表示,諾華違反了聯邦《反虛假申報法》和一項反回扣法規。

  該公司被指控組織成千上萬次虛假教育活動,為醫生提供高昂的演講費、奢華的晚餐和美酒,以誘使他們開方出售該公司的心血管和糖尿病藥物。

  美國當時的代理檢察官奧黛麗·施特勞斯稱這些激勵措施「與行賄沒有區別」,並表示聯邦醫保計劃為這些處方支付了數億美元的費用。

  天價罰金無礙業績

  從罰金與受罰公司營業收入比例來看,處罰力度對公司影響十分有限。

  截至2020年6月份的季報顯示,諾華的單季凈利潤高達18億美元,此次雖然遭受法國當局創紀錄的巨額罰單,但因耗時數年,若平攤到財報可謂影響甚微。

  另一家受罰企業羅氏的財報更是力壓群雄,營收依然強勢、位居世界首位。

  2020上半年,隨著各大國際製藥巨頭的財報陸續公佈,藥企TOP5也已經出爐,瑞士羅氏(Roche)營收依然強勢位居首位。其製藥營收達232.02億瑞郎(249.91億美元),同比下降4%,這是羅氏製藥近年來首次下滑。其原因在於「黑天鵝」的到來與仿製藥的競爭壓力同時影響了其主營藥物的銷售額,其中就包括此案中涉及的藥物Avastin,同比下降18%。

  藥品巨頭們在違規案件接連受罰的情形下,業績表現所受到衝擊有限。有業內分析人士認為,世界的藥廠巨頭,幾乎年年都有涉入欺詐營銷、行賄、壟斷等醜聞,甚至呈現不斷循環趨勢。

  各項違規中,近年來行賄政府和衛生部門的屬於比較惡劣,包括諾華、葛蘭素史克等國際藥廠,近年來登記在案的賄賂案件,就遍布中國、韓國、土耳其和美國等地。

  在醫藥市場里,診斷與處方等需求,總是由醫師或者握有藥品採購權的醫院經營者或醫藥供給者所決定,在信息與知識背景皆不對等的情形下,患者和消費者難以自行做出決定,只能聽任醫師對藥品的指示。對於藥商而言,一旦牢牢掌握供給者,自家的藥品就能輕易地佔據這一塊市場份額。

  同樣的遊戲規則,一樣適用在大多數有公共醫療保險的國家。若能在政府對藥品上市的審核中得到護航,或者在藥品採購案中獲致青睞,則藥廠的獲利會非常可觀。

  在這個結構下,藥廠只需說服主事的衛生官員與醫療院所經營者,便可壟斷大量消費者接受醫療服務時的藥品選擇,進而輕鬆地拿下龐大的市場份額。想當然耳,通過行賄、給予回扣等行為,來換取金字塔頂端者在選擇上的偏好。

  自2015年以來,各大藥廠在各國因行賄案遭揭發,所付出的罰款也已累積達數億美元之多,這不只讓整個產業蒙上難以挽回的負面形象,所付出的財務代價,也引起藥廠部分股東的不滿。

  市場人士表示,對投資人而言,當藥商長期使用非法手段,使其在不知不覺中承受了非預期的投資風險。代表眾多小股東利益的團體有可能發起索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