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57家「准金控」涉足百張金融牌照 互聯網巨頭自成一派

57家「准金控」涉足百張金融牌照 互聯網巨頭自成一派

原標題:57家「准金控」涉足百張金融牌照 互聯網巨頭自成一派 來源:證券時報

  證券時報記者 潘玉蓉 劉敬元

  鄧雄鷹

  今年11月1日起,「金融控股公司」將實施准入管理,金控公司監管辦法在經過多年探索後,終於靴子落地。

  據證券時報記者不完全統計,僅地方國資、民營企業和互聯網巨頭旗下「准金控」平台就有57家,控股、參股的金融機構數量超過百家,其中不少平台都入股了三類以上金融機構。

  普華永道中國金融行業管理諮詢合伙人周瑾對證券時報記者表示,未來新設金控的機構,應該主要是現有監管體系下非持牌機構,包括產業系、互聯網系和地方政府系。將它們納入金融監管體系,並且加強監管跨部門聯合機制,對減少監管套利,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是非常必要的。

  22家民企

  准金控有望轉正

  9月14日,《關於實施金融控股公司准入管理的決定》、《金融控股公司監督管理試行辦法》出台,非金融企業投資形成的金融控股公司正式持納入了監管。11月1日起,「金融控股公司」實施准入管理。

  周瑾認為,存量的准金控集團也需要比照新出台的金控辦法,不少機構還存在在法人治理層級偏多、股權結構相對複雜、風險隔離制度不嚴格,乃至通過關聯交易進行監管套利等問題,在未來更全面更嚴格的跨部門聯合監管模式下,是需要進行整改的。

  近年,在產融結合模式下,一些具有產業背景的民營企業投資控股了多種類型的金融機構,比如海航系、萬向系、泛海系、復星系、先鋒系、中植系、涌金系、新理益系等。

  在記者統計的22家准金控性質的民營企業中,15家有參股銀行或金融租賃,11家投資了信託公司,18家有證券類公司,17家有保險機構。同時,不少企業都有三類以上牌照。

  產業和金融如果結合得好,對於滿足各類市場主體多元化需求,服務實體經濟發展方面發揮積極作用。但也有部分問題公司盲目向金融業擴張,致使風險不斷累積,例如已被清算或者接管的安邦系、華信系、明天系。

  汲取過去的教訓,央行加強了金融控股公司的監管,要求降低複雜性,把股權關係要拉直,並嚴格用制度來隔離實業板塊和金融板塊。過去,一些金控集團交叉持股、循環注資、虛假注資,還有少數股東干預金融機構的經營,利用關聯交易隱蔽輸送利益,這些做法已經被逐步堵上。

  日前,央行副行長潘功勝表示,一些實力比較強、經營規範的機構通過准金控模式,優化資源配置,降低成本,豐富和完善了金融服務,有利於滿足各類企業和消費者的需求,提升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

  這些有金控特徵的民企,在金控公司監管辦法發佈後會如何?周瑾向證券時報記者分析,對照現在的准入門檻,夠得上金控公司標準的民企並不多的。所以民企需要在戰略上考慮是否要申請金控,如果不申請,可能需要考慮更名,以及對現在的一些協同模式做調整。

  一位保險投資人士則認為,金控公司試點已有一段時間,業內對金控監管也早有預期,因此預計這些准金控公司應有一定的自我評估,也可能已準備好了下一步方向,或者是調整業務布局和方向,或者是去適應和滿足監管要求獲得准入。

  地方平台

  盼望持牌經營

  在准金控中,地方政府金控平台是重要的一支,它們控股多個不同類型金融機構,具有明顯的金融控股公司特徵。

  從目前統計情況來看,中國絕大部分地區已經建立金控平台。例如上海國際集團、北京金控集團、江蘇省國信集團、雲投集團、魯信集團、山西省金融投資控股集團、蘇州國際發展集團、無錫市國聯發展集團等。有的省份還有不止一個平台,不少地市級城市也建立了當地的金融平台。總體而言,無論從持牌數量,還是從資產規模、發展態勢來看,省級金控平台是地方政府金控平台的代表。

  相較民企金控平台,省級金控平台一般聚集了省內最優質的金融資產,在獲取政策支持及金融牌照方面有更多優勢。從規模來看,省級金控平台一般體量較大,資源豐富,大多通過控股或者參股形式涉足銀行、信託、證券、基金、保險等多個金融領域。

  以國務院批准的五家金融控股公司模擬監管試點單位之一——上海國際集團為例,該集團是上海重要金融國資平台和國有資本市場化運作專業平台,旗下主要金融機構包括浦發銀行、國泰君安證券、上海農商行、中國太保等。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上海國際集團合並報表總資產2617.97億元,2019年實現利潤總額63.94億元。其中,集團持有的上海市屬金融機構國有權益總量佔全市的比重超過60%。

  從功能和作用來看,地方政府金控平台擁有豐富的金融資源,可以根據區域特點整合區域資源、引導資金配置、強化產融結合來推動全省經濟發展。例如在推動中小企業和工業發展方面,廣西金融投資集團下設中小企業融資擔保公司、中小企業創業投資公司、工業投資發展公司等。

  一位曾在多個地方政府平台旗下金融機構任職的金融業人士認為,地方政府設置金控平台主旨是為了提升國有資產的規模集聚效應和資源利用率,提高區域金融業競爭力。

  據記者了解,地方政府對持有金控牌照態度積極,已經有一些省級地區在為金控做籌備,他們將整合區內金融牌照,希望打造持牌金控。

  互聯網巨頭自成體系

  在新經濟席捲各行各業之際,傳統金融機構因服務能力不足,讓互聯網金融得以蓬勃生長,並獨成一幟,甚至有大而不能倒之勢。

  這些准金控的標配,是小貸牌照+支付牌照,如果謀取到控股或者參股民營銀行,則能撐起更大的天地。

  互聯網巨頭旗下准金控平台持有的金融牌照諸多。比如,螞蟻金服持有網商銀行、眾安財險、國泰財險、支付寶、信美相互保險社、螞蟻保險代理、天津金交所、螞蟻基金銷售、天弘基金等機構股權。

  隨著業務的壯大,納入監管在某種程度上更是一種保護。近期,螞蟻集團在招股書中表示,公司擬以全資子公司浙江融信為主體申請設立金融控股公司並接受監管,並由浙江融信持有相關從事金融活動的牌照子公司的股權。

  不過,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院長傅蔚岡對媒體表示,螞蟻有大量的科技業務,不符合整體改造為金控集團的條件。將科技與金融板塊分離,也有利於風險隔離和金融監管。

  周瑾表示,互聯網系的金融集團業務模式比較創新、發展很快,且傳統上受到的監管較少,此次比照金控辦法,相應的整改工作會更加複雜。

  另外,准金控平台無論原來名稱如何,出身怎樣,最終會根據實質投資控股情況、業務組合和風險特性來監管,各家金控平台將迎來統一監管尺度和規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