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人民大學研究員劉典:以「雙循環」戰略應對世界經濟新變化

人民大學研究員劉典:以「雙循環」戰略應對世界經濟新變化

  原標題:以「雙循環」戰略應對世界經濟新變化

  來源:金融時報

  劉典(作者系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助理研究員)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引發了許多重大的次生影響,尤其推動了國際經濟運行與互動的轉型,加速了國際經濟的區域化——經濟大國在全球化談判中難以達成一致,紛紛選擇增強自身在區域經濟合作中的影響力和主導力,來提高在新一輪全球化與國際規則制定中的議價能力。隨著主要經濟大國相對實力的變化與再平衡,後疫情時代的世界經濟很可能呈現出中美歐三方互動的格局。

  這種演變充滿不確定性,中國將如何應對?

  疫情導致各國經濟壓力增大,國際經貿、政治、安全等領域的摩擦糾紛增加,經濟區域化很可能會被侵蝕為「集團化」,成為抗拒全球化、排斥他國經濟影響、增強自身權力的工具。中國需要多加重視歐盟、俄Rose等中間力量,在世界經濟變局中更深入地參與全球經濟治理。

  而在應對未來世界經濟格局形成的過程中,三方各有優勢與對策。

  自冷戰結束至今的30年間,美國一直是全球唯一的超級強國,領導了大部分國際合作,維持國際機制的運行,塑造了上一輪新自由主義國際秩序。因此,即使美國相對實力衰落,美國的國際地位仍然較強。然而,此次美國面對疫情的失當舉措,暴露出其對內治理能力衰弱、社會分裂加劇,損傷了其國際形象和信譽。

  歐盟作為超國家政治實體,具有豐富的經濟政治區域合作經驗,是世界經濟的一極,也是重要的國際規範性力量。在後疫情時代的相關防控、疫苗研發等工作上,歐盟將繼續積極尋求國際合作與多邊主義渠道,幫助國際抗疫以及維護歐盟的影響力與國際地位。

  雖然中國不是世界第一經濟大國,並且疫情加劇了地緣政治矛盾與安全環境的複雜性,中美關係緊張、科技摩擦、關稅摩擦等衝擊外需與國際供應,但中國坐擁14億人口的超大規模市場,並且上半年的舉國齊心抗疫,為經濟復甦打下基礎;中歐經貿高層對話也釋放出經濟合作信號,展示出內外部的有利條件。

  在此背景下,中國提出「加快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的「雙循環」戰略,一方面將擴大國內市場,刺激內部有效需求;另一方面要暢通國內國際兩個市場,促進「雙循環」發展。此舉將挖掘中國經濟發展的內生動力,同時堅持中國的制度優勢,並推進治理能力與體系的現代化,為實現更深層次改革、更高水平開放制定了長遠布局,可謂是後疫情時代面對世界經濟格局的應對之道。

  從時間維度來看,20世紀80年代以來,中國以國際大循環為主體,開啟了市場化改革,構建外向型經濟模式,取得了持續40多年經濟高速增長的奇蹟。通過「一帶一路」倡議、亞投行、雙邊與多邊經濟走廊等項目,將自身經濟實力轉化為區域影響力,逐漸形成以中國為交叉點的世界經濟「雙環流」體系。

  在後疫情時代,中國除維持穩定的國際供應和需求外,更要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內循環」並非指自絕於國際經濟交流之外,而是指位於生產、分配、交換、消費等社會經濟循環體系,主要在一國之內運行。以史為鑒,20世紀初,美國一直以「國內大循環」戰略來夯實經濟,謀求長遠,拒絕在工業實力和技術不領先的情況下過早地培育出口導向型經濟,融入世界市場與國際分工。

  「內循環」不是閉門造車,不是減少進出口,而是更高水平地對外開放,核心是激發中國內需市場的潛力。今年,中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有望從去年的40萬億元增長到45萬億元,超越美國成為全球第一大市場;人均消費的提高,使中國未來可能長期成為全球最重要的消費市場,因此,激發經濟「內循環」,反而可以刺激海外進口,促進全球經濟發展。

  同時,要注重對接國內與國際兩個市場。目前,國內產業鏈對比國際標準仍有落後的地方,比如晶元、醫藥行業。所謂「雙循環」,就是在開拓國內市場的同時,在這些空白領域充分與全球產業鏈融合,提升中國產業鏈、供應鏈的現代化水平。

  當前,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餘波未平,中國疫情防控持續向好,穩步推進經濟復甦,制定應對世界經濟未來演變的「雙循環」戰略。如果加快培養這一新發展模式,相信中國經濟定能順應歷史大潮,乘風破浪、行穩致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