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天山生物漲5倍缺業績支撐 澤盈投資屢炒妖股收割暴利

天山生物漲5倍缺業績支撐 澤盈投資屢炒妖股收割暴利

  來源:中國經濟網

  原標題:天山生物漲5倍缺業績支撐 澤盈投資屢炒妖股收割暴利 

  中國經濟網北京9月16日訊 (記者 李榮 康博) 近期,天山生物12個交易日暴漲495%引發市場廣泛關注,這隻「5倍妖股」也因股價嚴重異常波動而兩度遭遇停牌,至今尚未復牌。

  就在天山生物股價暴漲前夕,北京澤盈投資公司(以下簡稱:澤盈投資)旗下2隻私募於今年二季度精準進入其前十大流通股東,截至二季度末,澤盈順勢8號私募證券投資基金持有天山生物279.31萬股,占流通股比例為1.517%;澤盈順勢3號私募證券投資基金持有天山生物127.23萬股,占流通股比例為0.6917%。兩隻私募合計持股數量達406.54萬股。

  「5倍妖股」天山生物近5年凈利潤4年虧損

  隨著創業板註冊制改革首批股票正式上市,創業板股票漲跌幅也全部調整為20%,而天山生物則因短短12個交易日暴漲495%而引發高度關注,成為註冊制改革後創業板低價股暴漲「第一妖股」。

  並且,這隻「5倍妖股」天山生物也因股價嚴重異常波動而在短短時間內兩度遭遇停牌,第一次自2020年8月28日開市起停牌核查,於2020年9月2日開市起複牌;第二次自2020年9月9日開市起停牌,至今尚未復牌。

  天山生物公告稱,公司股票自2020年8月19日至9月8日收盤價累計漲幅為494.51%,累計換手率為283.71%,期間5次觸及股票交易異常波動,1次觸及股票交易嚴重異常波動。因近期公司股價異常波動,為維護投資者利益,公司將就股票交易異常波動情況進行核查。經公司申請,天山生物自2020年9月9日開市起停牌,自披露核查公告後復牌。

  中國經濟網記者注意到,天山生物股價暴漲的背後卻無業績支撐。查詢天山生物年報數據不難發現,2015年至2019年,天山生物僅在2017年度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正,其餘4個年度則均為虧損,2018年度虧損額更是高達19.46億元。

  年報數據顯示,2015年至2019年,天山生物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分別為-3566.00萬元、-1.40億元、744.43萬元、-19.46億元、-6079.10萬元。

  2020年上半年,天山生物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764.79萬元。

  9月10日晚間,天山生物公告稱,公司收到浙商銀行寧波分行轉來的《民事起訴狀》、《受理案件通知書》。

  2019年11月13日,浙商銀行與天山生物簽訂《最高額保證合約》一份,約定天山生物自願為大象廣告有限責任公司(簡稱:大象廣告)依主合約與浙商銀行形成的債務提供擔保。

  2020年5月29日,浙商銀行向大象廣告發放貸款393萬元、5000萬元各一筆,到期日均為2020年8月28日。貸款發放後,大象廣告僅付息至2020年7月20日,此後未付,7月21日電腦自動扣本金0.01元。現貸款已逾期,借款人顯已違約。

  浙商銀行請求判令大象廣告立即償還原告借款本金5393萬元,支付至2020年8月28日止的利息35.58萬元;並支付自2020年8月29日起至實際清償日止、以借款本金5393萬元以及利息35.58萬元為基數,按年利率9.135%分別計算的逾期罰息及複利。同時請求判令天山生物在6496.6萬元範圍內對大象廣告應履行的確定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並承擔本案訴訟費用。

  對此,天山生物表示,截止2020年6月30日,公司貨幣資金餘額為1734.84萬元,若該訴訟結果不利於公司,可能加劇公司現金流壓力,存在資金鏈緊張的風險。同時,如果法院採取保全措施,公司存在資產或者銀行賬戶被查封或者凍結的風險。

  天山生物也表示,公司已在以前年度就浙商銀行寧波分行該筆借款擔保計提預計負債,截止本公告披露日預計負債餘額為6,496.60萬元,因此,若該訴訟結果不利於公司,也不會對公司本期或期後利潤產生重大影響。

  澤盈投資2隻私募精準「潛伏」天山生物浮盈可觀

  作為一家近5年凈利潤4年虧損的公司,自2018年以來,已很少有機構投資者現身天山生物的前十大流通股東中。不過,最新披露的2020年半年報顯示,澤盈投資旗下就有2隻私募產品於二季度新進成為天山生物的前十大流通股東。

  其中,澤盈順勢8號私募證券投資基金持有天山生物279.31萬股,占流通股比例為1.517%,是第四大流通股東;澤盈順勢3號私募證券投資基金持有天山生物127.23萬股,占流通股比例為0.6917%,是第九大流通股東。兩隻私募合計持股數量達406.54萬股。

  雖然上述2隻私募產品未對外披露最新凈值情況,但近期天山生物短短12個交易日暴漲495%,若這2隻私募產品目前仍持股不變,那麼澤盈投資的浮盈必將相當可觀。

  據中國基金報報導,今年二季度,天山生物的均價為4.86元,澤盈投資2隻私募產品合計持股約400萬股,成本為2000萬元左右,按照天山生物最新股價34.66元,如果目前仍然持股不變的話,澤盈投資浮盈超過1億元。

  值得關注的是,今年4月份,澤盈投資還曾因舉牌另一隻「妖股」中潛股份而引發廣泛關注。

  數據顯示,截至今年二季度末,澤盈投資旗下的順勢1號私募證券投資基金、順勢2號私募證券投資基金雙雙現身中潛股份前十大流通股東,持股數量分別為349.16萬股、153.76萬股,占流通股比例分別為2.053%、0.904%。這兩隻私募最早現身中潛股份前十大流通股東始於2019年三季度。

  2019年11月,中潛股份公告稱,2019年5月9日至2019年10月30日,澤盈投資通過旗下順勢1號私募證券投資基金、順勢2號私募證券投資基金等16隻私募產品,通過集中競價方式增持中潛股份974.48萬股,佔中潛股份總股本的5.71%,成交均價29.88元。

  澤盈投資稱,公司所有基金產品在2019年10月28日收盤後,累計持有中潛股份874.65萬股,佔中潛股份總股本的5.12%。由於公司員工疏忽,導致公司旗下基金產品擁有權益的股份達到中潛股份總股本的5%時,未及時通知上市公司履行信息披露,隨後於2019年10月30日繼續進行了增持。

  澤盈投資對中潛股份的建倉始於2019年5月9日,當日中潛股份收盤價為9.66元(復權)。而自2019年三季度起,中潛股份股價突然開始異動,今年3月份中潛股份股價更是直線飆升,2020年4月3日中潛股份股價漲至歷史高位219元。

  不過,在今年4月股價沖頂之時,中潛股份也收到監管函,疊加公司董秘辭職等因素影響,中潛股份股價一度出現連續跌停。中潛股份也因為收購、轉型、關聯交易等問題反覆收到交易所關注函。

  截至2020年9月15日收盤,中潛股份股價為95.44元,相比於澤盈投資旗下私募建倉時的成交均價29.88元,澤盈投資仍盈利頗豐。

  資料顯示,澤盈投資成立於2015年4月,法定代表人、總經理、執行董事是李靜蕊,合規風控、信息填報負責人是白如冰。澤盈投資有2名自然人股東,任成忠持有91%的股權,李靜蕊持有9%的股權。

  私募排排網數據顯示,澤盈投資共有21隻產品,其中,澤盈1號、澤盈順勢11號已清算,另外19隻仍在運行的產品也並未對外公佈凈值數據。

  而同花順iFind數據則披露了澤盈投資旗下順勢1號與碩果壹號的相關數據,這2隻產品分別成立於2018年11月、2018年12月。截至2020年3月13日,順勢1號今年來的收益率為167.93%,成立以來的總回報為933.34%,累計單位凈值為10.3334元;截至2020年4月17日,碩果壹號今年來的收益率為116.30%,成立以來的總回報為338.22%,累計單位凈值為4.3822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