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不能暢所欲言、無暇做喜歡的事丨社畜生活中如何保持自由感?

不能暢所欲言、無暇做喜歡的事丨社畜生活中如何保持自由感?

原標題:不能暢所欲言、無暇做喜歡的事丨社畜生活中如何保持自由感?

原創 KY KnowYourself

KY作者 / Jojo、Ivan

編輯 / KY主創們

策劃/Ivan

插畫/Always

大家好,我們是來自KY編輯部的作者Jojo和Ivan。

這兩天,一封來自應屆生的信件引起了我們的共鳴。

KY君,我剛剛大學畢業,進了一家公司,正式成為了一名「社會人」。

終於告別了學生時代,也順利找到了工作,我本來還是很期待的。但我最近發現,上班真的很不自由。

我不能穿自己喜歡的衣服,頭髮不敢染自己喜歡的顏色,也根本沒時間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我感覺自己每天過得都很壓抑。

社會人都是這麼不自由的嗎?我以後一輩子就要過這種日子了嗎?

36f7-izeysaz3088879.jpg

坦白地講,這個問題,我們也思考了很久。

但遺憾的是,我們發現社會人真的很不自由,成年更像是一個越來越不自由的過程。

考大學以前,家長總是說,考上大學就自由了。但其實,進入成年人的生活后,還有無數難關等著我們。

比如成家、生育,這些人生階段的轉變都會帶來新的約束——我們不得不把很大一部分精力和時間分配給家人。

我們兩個也感受到,「終於逃出爸媽掌控,自己掙錢,想怎麼花就怎麼花,卻發現根本不敢買買買,而是想要把錢省下為未來作打算。購物自由反而更少了。」

ebd0-izeysaz3088880.jpg

聽起來好慘,但經過對文獻的學習和內部探討,我們發現,不自由不一定要成為所有成年人生活的主旋律,它也不一定是每個人的宿命。我們還是有可能生活得更自由一些的。

今天,我們就將學習與討論的結果,以及從中獲得的啟發,與大家一同分享~

01.

生活中,我們經常感到被束縛的痛苦,比如:

學生時代,爸媽和老師總是管著我。要是有朝一日可以獨立出來,自己賺錢就好了。

後來上班,每天早起都很痛苦。如果可以自由職業就好了,想幾點起就幾點起。

終於做了自由職業者,又發現焦慮和壓力更多了,還要根據客戶時間安排工作......

我們對於自由的第一個迷思就是,我們總是夢想著有朝一日能擺脫束縛,然後追尋到自由。但這種解決思路並不奏效。

在《逃避自由》一書中,弗洛姆寫道,真正的自由包含兩個方面:

一是負向自由(negative freedom),即脫離外界束縛而獲得的自由。這也是前文中我們提到的,人們經常追求的一種自由。

另一方面則是正向自由(positive freedom),它指的是擁有自我力量而獲得的自由。

2eeb-izeysaz3088913.jpg

開頭所提到的那種不自由感,其實是被束縛的感覺。總是想要擺脫束縛,是想要獲得負向自由。

可是我們會發現,脫離這些束縛后,雖然會感到一瞬間的快樂,但隨之而來的可能是恐慌。因為負向自由意味著你要開始為自己做出決定,你會發現:原來世界上有這麼多選項,原來我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不然我就要因此付出代價。

比如:

爸媽出門旅遊,留我自己在家,終於沒人管我通宵玩遊戲、吃宵夜了。前幾天確實很爽,但一周過去后,感覺身體好沉重,也沒什麼精神。

公司放鬆了打卡,我終於可以自由安排時間了。過了兩個禮拜復盤才發現,工作效率下降好多,結果也不太好。

當人們有機會自主做出選擇時,可能會發現這件事原來並不比之前在束縛中時容易。

02.

更重要的是,在脫離束縛的同時,我們與重要他人、與外界的連接也斷掉了。我們可能感覺自己像一個「沒有根」的人,無處承接,並因此產生一種根本上的不安全感。

7732-izeysaz3088916.jpg

此時,我們是獨立的,卻也是孤立的。我們感受到自己的渺小與平庸,找不到自己在世界中的位置,感到生活充滿疑慮、人生沒有方向。這是一種極為強烈的刺痛感,在它的推動下,我們可能會:

一邊抱怨父母管得多,一邊還是選擇搬回父母家生活

總是會被那些控制欲極強、喜歡「管著你」的人吸引

明知道和現在的朋友圈子待在一起不開心,還是勉強自己融入

很羡慕那些能按照自己心意生活的人,但自己很難打破社會常規

為了逃避連接斷裂所帶來的不安和焦慮,我們會本能地為自己重新尋求束縛,試圖回到束縛中去。

甚至可以說,在一些情況下,我們感到不自由,並不是外界束縛真的那麼難掙脫,而就是因為我們內心不敢丟掉這些束縛。我們並非真的無法逃離父母掌控、打破社會常規,只是因為連接斷裂后的孤立和不安感太痛苦,因此,我們「假裝」看不到這些自由的存在。

03.

我們在前文中講到,自由還有另一個經常被我們忽視的方面——正向自由。它是指,當我們作為獨立的個體,與世界產生關聯時所擁有的自由。正向自由不是脫離連接的,它必須從連接中獲得。

在從原先擁有的連接中脫離出來后,我們要找到一種與他人、與世界連接的新方式。而正向自由的本質,就是這種新的連接方式。

與最初帶有強烈束縛感的連接不同,這是一種更為成熟、積極的連接。在這種新連接中,我們能夠感受、呈現出自我力量(self strength)。我們會擁有更多自主性——在工作中,積極反饋、改進;在生活中,也敢於嘗試更多方向,豐富體驗。

弗洛姆認為,所謂「自我力量」,是指我們成長過程中建立起的一種內在力量。簡單來說,隨著年紀、閱歷增長,我們慢慢發展出屬於自己的情緒、想法、認知和願望。在將它們整合起來的過程中,我們逐漸成為了獨立的個體,擁有了「自我」。

f6af-izeysaz3088988.jpg
9935-izeysaz3088989.jpg

當一個人的自我力量被發揮出來,ta能夠以個人意願和判斷為引導,做出屬於自己的選擇。Ta能夠承擔自主選擇所帶來的壓力和責任,明白這個選擇對自己意味著什麼,並能對它感到自信。Ta真正享受到自由的益處,也會付出努力追尋更大的自由。

在上面的例子中,還有一種可能,即一個人因為覺得設計專業很時尚,就「以為」自己想要成為設計師。Ta其實對這一學科並不了解,也沒有發自內心的喜愛,只是在大眾認知的影響下誤會了自己。

當一個人的自我力量被壓抑,ta像是一個沒有「自我」的人,經常(在意識不到的情況下)將社會規訓或是大眾想法當作是源於自己本身的,然後做出並非出於本意的、「虛假」的決定。

這個人並不真正地了解或者說理解自己。Ta經常對自己、對世界感到困惑——不知道自己的潛能是什麼,也不知道如何做出最適合自己的選擇。Ta很難享受到自由的益處,也往往容易陷入「自我設限」,拘泥於束縛中難以走出。

對擁有正向自由的人來說,獨立並不意味著與外界徹底斷裂。我們在享有自由的同時,依然與世界有連接。沒有受到孤立不安感的折磨,我們也就不會再把自己拉回到束縛中。

8e43-izeysaz3089058.jpg

因此,擁有正向自由后,我們才有勇氣和力量,能真正抓住自主的機會。我們能夠謹慎卻自信地為自己做出決定,選擇合適的道路,實現自己的潛能。此時,我們才真正享受到自由的美好。

想要真正獲得自由,除了擺脫束縛外,我們還必須追尋正向自由。

04.

那麼, 「新連接」要如何建立?怎樣才能找到正向自由?根據弗洛姆在書中提出的理論,我們總結出了以下步驟:

85be-izeysaz3089056.jpg
b5f4-izeysaz3089120.jpg

也就是說,只靠思考是不夠的。弗洛姆將上述這些表達/實現自我的行動,稱為「自發性活動(spontaneous activity)」——我們源於自己內心的真實渴望而行動。此時,我們既是作為自己(獨立個體),也是作為社會中的一份子,存在於這個世界上。

這也就是我們之前提到的,與世界連接的新方式。正是這些包含著真實自我的關係以及作品,在我們和世界之間架起新的橋樑。它能夠令我們擺脫初始連接斷裂帶來的的孤立不安感,從而敢於擁有更長期而穩定的自由。

說了這麼多,我們想要跟大家分享的是,在成年人的生活中,想要追求真正的自由,只靠想辦法擺脫外界束縛是不夠的。當我們找回真實的自我,並用更積極的方式與世界建立新連接,我們就能夠在生活中承擔起更大的自由。

此時,我們就可能看到,原來在身邊的條條框框外,一直藏著很多選擇的機會。成年人的生活,也並不全是一副束手束腳的模樣。

這當然是很難的,但當我們向著這一目標邁進,我們就可能真正獲得自主的力量,抓住選擇的機會。

5cf5-izeysaz3089119.jpg

Reference:

Fromm, E. (1994). Escape from freedom. Macmil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