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在這個三線城市 數萬輛電單車一夜消失

在這個三線城市 數萬輛電單車一夜消失

  為了安全,部分共享電單車開始提供隨車頭盔,圖源:東方IC

  來源:IT時報

  30秒快讀

  1、紅橙黃綠青藍紫,共享單車在用戶和資本的擁躉下狂奔,盲目投放給城市治理帶來難題,政府出手后共享單車面臨被清退的困局,高潮迭起、持續燒錢的共享單車令資本心慌,共享單車用戶至今仍在排隊退押金,共享電單車是否會重蹈覆轍?是否會出現下一個ofo?

  2、近期,多個三線城市的共享電單車遭到清退,牌照、市容仍是跨不過去的坎,共享單車的「墳場」還歷歷在目,共享電單車的結局又會怎樣?

  3、投放過量也是共享電單車的問題,據《IT時報》記者粗略估算,目前大同市投放共享電單車數量已經是飽和量的兩倍。

  還沒充幾次電,車子就全被拖走了。

  近期,共享電單車在下沉市場頻頻受阻。大同、江門、藤縣、合肥、襄陽等地的共享電單車先後遭到清退,命途多舛。

  那麼,共享電單車的命運到底誰說了算?

   01

   一夜消失的電單車

  近日,一篇標題為《共享電單車全部被拖走!硬性政策下來了!》的文章打破了一些大同市民生活中的平靜。

  圖源:網路

  文中提到,因為各種品牌的共享單車和共享電單車數量激增,加上使用者不按規定停放車輛,嚴重影響了市容市貌以及市民的財產及人身安全,政府部門向共享電單車運營商發出《責令改正通知書》無果后,大同平城區城管局執法人員對所屬轄區所有的共享(電)單車採取了強制措施,將其全部處理到暫存點。

  一夜之間,大同主城區的共享電單車集體消失,無車可騎的共享電單車用戶開始吐槽。

  「出門一輛車都掃不到,老百姓的福利都讓弄沒了,真是『醉』了!」

  「剛買了一張7塊錢30次的騎行卡,共享電單車是在幫我呢!」

  「共享電單車一夜消失了,出行極不方便,等公交站點少、車輛少、票價高。」

  在位於晉冀蒙交界地區的古城大同市,百姓的出行習慣與北上廣大相徑庭,近年來共享電單車在大同市民中處於主流地位,相比解決「最後1公里」的共享單車,大同市民更依賴便於3~5公里出行的交通工具——電單車。

  政府出手之後,入駐大同的共享電單車運營商青桔立即發布了一則運營區域撤銷公告。

  圖源:網路

  公告顯示,「為維護城市整潔,打造文明騎行城市,避免車輛流散到運營區外,維護難度大導致安全隱患。9月2日起,本城市電單車將撤銷大同平城區運營區。如果將電單車騎出運營區,將收取調度管理費。」

  《IT時報》記者從青桔畫出的禁行區地圖上看到,大同市中心被一大片藍色區域覆蓋,粗略估算該區域的長度為20公里、寬13公里,大同市知名的城牆帶狀公園、方特歡樂世界、文瀛湖森林公園、大同南站、大同大學等景點均屬於這一區域,是同人口密集的主要城區。這意味著,大量市民不再能享受到共享電單車服務。

  圖源:網路

  與此同時,離開大同市中心的共享電單車開始向更低線的城市下沉。

  記者注意到,在大同下屬的靈丘縣、廣靈縣、左雲縣,近期開始引進共享電單車。

  據公開信息顯示,4月15日,靈丘縣首批引進了360輛松果電單車;廣靈縣於今年五一投放了600輛松果電單車;左雲縣於7月15日開啟對松果電單車項目的招商。

  圖源:廣靈縣人民政府

   02

   「超投」一倍

  9月9日,《IT時報》記者致電青桔、哈啰、喵走出行、美團四家共享單車企業,了解共享電單車在大同的運營情況。

  哈啰和青桔客服均表示,已對車輛進行了收車維護,哈啰的部分車輛已回倉保養;美團客服也表示,已經在收車。

  至於何時再次投放市場,美團尚未明確答覆,青桔方面則表示:「會與當地主管部門進行數據匯總,共同決定城市用車體量。」

  哈啰出行溝通進度似乎更快:「已主動配合城市管理局提交了關於整改的運營方案,目前正在和主管部門溝通市場份額和後續重新投車相關事宜。」

  「與其他城市一樣,在管理方面,大同的共享電單車有著超量投放、佔道嚴重、企業惡性競爭等痛點,嚴重影響市容、安全。」一位大同市城管局市容科人士說道。

  至於超量投放的數據,上述人員並未正面回復。據此前《山西新聞網》報道,大同全市投放了4萬輛共享電單車。

  在大同政府部門強行清退共享電單車前,市內隨處可見藍色、黃色、綠色的共享電單車被隨意擺放在馬路兩旁,數量眾多,而且常常佔領盲道。

  一位網友爆料,大同市平城區御河西路輔路智家堡村的一處空地已經成為新的共享電單車墳場。

  圖源:網路

  如何計算共享電單車的飽和量?此前小藍單車CEO李剛曾估算:「一個城市的常住人口數除以150~200,基本上就是該城市共享單車容量。」

  2019年人口抽樣調查數據顯示,大同市年末全市常住人口為346.30萬人,參考上述公式,意味著大同市共享電單車可容量在1.73-2.3萬輛之間,按實際投放4萬輛計算,實際數量比飽和量超出約一倍。

  共享電單車的數量越多,對企業運營的考驗越大。據山東一位美團電單車的運維人員介紹,電單車運維成本明顯高於普通共享單車,每人每天能運維的電單車數量為100輛左右。以此計算,大同至少需要400名運維人員。

  共享電單車亂停放的背後,是運維人員人手不足。

   03

   交通部態度多次轉變

  與傳統共享單車甚至網約車類似,共享電單車發展之路上,依然羈絆著地方政府主管部門的監管態度。

  國家交通部對電單車發展的態度曾數次調整,這似乎暗示了共享電單車在夾縫中生存的坎坷命運。

  2017年5月22日,交通部對外發布《關於鼓勵和規範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發展的指導意見(徵求意見稿)》,其中明確表示將不鼓勵發展互聯網租賃電動車自行車(俗稱「共享電單車」)。

  圖源:交通運輸部網站

  僅短短2個多月後,交通部的態度即發生轉變。

  交通運輸部公開發文,對政協十二屆全國委員會第五次會議上,九三學社中央參政議政部提出的《關於推進電踏車綠色出行的建議》做出回應稱,「鼓勵和規範包括電踏車在內的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發展,鼓勵相關城市引導運營企業投放符合國家標準的電踏車等服務產品,為電踏車發展營造良好環境」。

  值得玩味的是,短短1個多月後,交通運輸部新聞發言人吳春耕再次發聲,根據交通運輸部等10部委聯合印發的《關於鼓勵和規範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發展的指導意見》規定,各個城市可以根據城市特點、公眾出行需求和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發展定位,研究建立與城市空間承載能力、停放設施資源、公眾出行需求等相適應的車輛投放機制。

  圖源:交通運輸部網站

  至此,共享電單車的管理權已經明確交到地方政府相關主管單位手中。

   04

   牌照是入場券也是攔路虎

  共享電單車合規化最清晰的「身份證」就是牌照。對此,許多地方政府主管部門常常「金口難開」。

  共享電單車牌照,圖源:安徽交通廣播

  據一位業內人士透露,部分城市並不需要共享電單車的牌照,處於「不鼓勵、不禁止」的狀態,只要企業能自覺運營,就被允許投放電單車。

  對於那些需要牌照的城市,有的直接向政府主管單位申請牌照即可,有的還需要參加當地招標,中標后再進行投放。

  看似簡單的流程,實際操作卻困難重重。

  在平台不被准入的城市,單車運營商和大平台會選擇聯營的方式找有政府資源或資金的企業合作,再進行分成;或者直接跟有政府資源的合作方以加盟的形式合作。

  目前,在各大招聘網站上,滴滴、美團、哈啰也清楚地列出了政商資源的選項。

  比如哈羅出行在鄭州、上海、南寧、昆明、西安等地招聘政府事務高級專家、政府拓展專家、資深政府拓展等人員,月薪在1.3萬元-4萬元之間。

  滴滴在北京、深圳、石家莊、呼和浩特、天津、昆明等地都在招聘政府事務經理,月薪為1.5萬元-3萬元之間。

  牌照不僅是企業的入場券,一定程度上也考驗著政府的管理能力。

  「目前,由於共享電單車准入制度尚不完善,沒有一個總的控制部門。」上述大同市城管局市容科相關人士道出了管理方面的困惑與未來的管理思路,「如果後續管理措施逐步正規,各個城區會根據市民需求劃分不同企業電單車的投放量,陸續解決運營、停車規範等問題」。

   05

   平台期待「可控開放」

  從共享單車到共享電單車,亂停亂放的頑疾一直未能妥善解決。

  在 新浪 黑貓 投訴平台,用戶對於共享電單車定位不準、停車點無法換車、運營區停車被收調度費等問題長期存在。

  「目前行業GPS定位精準度在十米級別,哈啰現已適配北斗定位,未來可獲得更精準的定位。」哈啰方面人士說道。

  青桔目前採用的是GPS+北斗雙定位模塊,青桔方面人士告訴《IT時報》記者,正常的路面停放中,受周邊建築和電磁干擾,定位精準度可以實現1~3米之間。

  除了利用技術,共享電單車企業也嘗試通過對用戶的行為進行約束。

  比如哈啰上線「駕照分」,針對用戶不文明的行為進行分數扣罰,當分數扣到零分,該用戶將永遠無法使用共享電單車;青桔依託用戶騎行行為分體系、喵走出行則依託自由信用分體系對用戶的用車行為進行約束。

  「在行業早期,過量投放確實存在。經過市場的競爭和調節,企業意識到過度投放帶來的問題,變得更加理性。作為企業,我們也希望加強督促和管理,說實在的,政府的合理管理很重要,否則大家可能幹著乾著就走偏了。」

  哈羅出行執行總裁李開逐呼籲一種可控狀態下的市場開放,他表示:「希望政府相關部門能在做好某城市總量的評估及管控下,建立一種完善的考核和定期的動態投放進入和退出的機制。在研發方面,希望管理部門出台對應政策,激勵企業研發或運營出新的模式。」

  作者/IT時報記者 李丹琦

  編輯/挨踢妹

  排版/黃建

  圖片/東方IC、網路

  來源/《IT時報》公眾號vit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