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接入有讚 支付寶同城生活拱卒

接入有讚 支付寶同城生活拱卒

  原標題:接入有讚 支付寶同城生活拱卒

  SaaS技術服務商有讚找到了流量的「大樹」。9月15日,有讚宣布,與支付寶達成合作。有讚將幫助線下商家接入支付寶小程序,而後者將在流量、活動和生態資源上對有讚商家進行支持。儘管有讚盤踞微信私域流量多年,但與支付寶這樣的巨鱷相比,有讚並不起眼。支付寶到底看中了有讚什麼呢?實際上,支付寶瞄準的是有讚背後近十萬家商家資源,藉此為同城生活這塊蛋糕做鋪墊。

  「不平等」的聯姻

  從某種角度而言,這場強強聯合,實力並不平衡。有讚與支付寶的聯姻,前者的主動示好更為明顯。

  據有讚相關負責人介紹,接入支付寶小程序的有讚商家,將能參與支付寶多樣化的官方營銷活動。在支付寶「生態扶優」政策支持下,有讚優質商家還可獲得支付寶公域流量、搜索排序、底紋詞曝光、活動招商等多方面的加權扶持。

  簡而言之,在這場合作中,有讚的商家們將獲得流量大鱷的強勢輸血。同時,這也折射出SaaS服務商的商業模式固有的流量缺點。

  顯而易見,在疫情影響下,眾多線下實體商家遭遇營業困境,而SaaS服務商所擁有的小程序技術開發能力,在疫情中發揮出巨大的商業潛能。據2020年半年報,有讚SaaS及延伸服務收益為5.97億元,同比增長89.7%。而微盟SaaS產品收入達到3.05億元,同比增長39.2%。然而,可以預見的是,當線下營業逐步正常,SaaS服務商猛增的營收和獲客將難免遭遇疲態。

  若是拋開疫情影響,僅從近幾年有讚的獲客表現來看,財報顯示,有讚2018年存量付費商家58981家,2019年新增付費商家54702家,最終的存量付費商家為82343家。經此計算,有讚2019年付費商家流失了31340家。

  部分商家也曾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有讚與阿里、京東等平台相比,流量不在一個量級,為商家帶來的流量和轉化率有限。「有讚商城裡的店鋪成交額達不到其他電商平台的兩成」,一位商家如此表示。

  捕獲線下

  獲客成本高昂,新客增量見頂,這或許已經不再是電商巨頭的專有苦惱了。盤踞於微信私域渠道的平台們也在為流量和商業變現焦慮。在今年,愛庫存上線公域小程序餉店,貝店免去付費開店門檻,均是為私域渠道提高銷售轉化再添一把柴火。

  而SaaS服務商能獲得阿里的注意,與線下商家奔赴線上不無關係。就在近日,線下連鎖華冠百貨與有讚合作,上線華冠百貨線上商城、華冠線上百貨長陽店、華冠線上百貨城關店等5個小程序。另一組有讚提供的數據顯示,有讚已服務了543萬商家,其中七成擁有實體門店。而財報則顯示,2020年上半年,有讚存量商家數量為99889家,同比增長47.3%。

  將觸手伸向實體場景成為今年電商巨頭的普遍動作。8月,阿里成為美業平台河狸家第一大股東,並將河狸家收編入支付寶小程序,既利用河狸家線下服務與天貓美妝業務做協同,更是為將河狸家對接的線下零售資源收入囊中。而京東則在7月與零售龍頭首旅集團合作,後者在全國近400個城市擁有超7000家實體門店。

  「服務於傳統行業是電子商務企業下一步發展的必由之路,以餐飲旅遊業為例,其本身是一個當前科技導入相對較少、數字化程度較低的行業。」電子商務交易技術國家工程實驗室研究員趙振營表示。

  聚焦同城生活

  有讚、微盟、愛庫存等平台幫助線下商家打通私域渠道,有利於攪動微信商業生態的活躍度,而對於微信整個環境來說,今年騰訊在小程序做出的更新和打造,也顯現出其渴望將微信打造為囊括衣食住行全消費場景的空間,依託強社交屬性形成消費閉環的願景。

  例如在7月,微信測試允許小程序發送至朋友圈,以朋友圈巨大的社交流量扶持商家小程序,隨即微盟和有讚紛紛幫助商家接入。再早之前,微信上線「微信寄快遞」小程序,引入了韻達、百世、中通、京東4家快遞企業。彼時,微信相關負責人提及,開通介面後,物流企業可以通過微信統一物流介面,一次性服務微信生態內有寄件需求的商戶,減少了對接成本。

  與此同時,據相關媒體報導,阿里在今年將同城生活業務列為重點,同城零售事業群已經上升為阿里巴巴CEO張勇重點關注的1號項目之一,例如將餓了嗎升級為「送萬物」,便是對美團等競爭對手的回應。

  在業內人士看來,此次有讚線下商家獲得支付寶小程序的露出機會,對於阿里而言,便能藉助有讚獲得私域渠道的商家資源,豐富支付寶的消費場景。而在微信眼中,有讚等平台的持續活躍也有利於微信的商業布局。從某種程度來說,雙方達成了一種微妙的平衡。

  北京商報記者 趙述評 何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