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長春高新收關注函 信披公平性被質疑 「葯中茅台」高增長能否持續?

長春高新收關注函 信披公平性被質疑 「葯中茅台」高增長能否持續?

原標題:長春高新收關注函 信披公平性被質疑 「藥中茅台」高增長能否持續?

關注函特別提出,長春高新是否存在有選擇性地、私下向特定股東披露、透露或者泄露未公開信息,是否存在違反公平信息披露原則的情形。

一份調研紀要引發的衝擊波還在繼續。

9月15日晚間,長春高新收到深交所關注函,要求其結合金賽藥業營收、凈利潤占上市公司營收、凈利潤比重的歷史情況,說明市場能否通過獲知金賽藥業業績而直接推斷上市公司相應期間業績;結合金磊目前持股及股份限售情況,在函詢的基礎上說明其是否存在減持計劃,上述減持相關言論是否屬實。

深交所特別關注到,「長春高新是否存在有選擇性地、私下向特定股東披露、透露或者泄露未公開信息,是否存在違反公平信息披露原則的情形」。

此前的9月14日午後,被稱為 「藥中茅台」的白馬股長春高新罕見放量跌停,當日收盤報371.62元/股,瞬間蒸發167億元市值。不過,15日收盤,其股價有所回升,報收383.36元/股。

一份網傳的長春高新核心子公司金賽藥業的調研紀要,或是其跌停的主因。

在這份紀要中,被調研的金賽藥業創始人金磊稱,金賽藥業「三季度不好也有內部鬆懈的原因,7月同比下滑,這是歷史首次出現的;5年生長激素目標200億,明年純銷25%」,同時,其透露「要交稅10個億,年底會做減持」。

9月15日早間,長春高新火速發業績預告「救火」以同比增長75%-85%至盈利21.71億元-22.95億元的成績,欲澄清市場傳言。

長春高新在上述業績預告中回應,「按照重組方案相關協議,金磊2019年度業績承諾已達成,其在2020年12月底將有部分股票具備減持條件。但其減持的額度、減持的具體時間和減持的方式應遵守『短線交易禁止』『大股東減持新規』等監管規則。目前,金磊尚不具備減持條件,公司也未接到其關於減持股票安排的報告。」

不過,如今交易所的關注函則又讓公司陷入了信披疑雲中。

一份調研紀要引發的跌停

從公開資料來看,長春高新的業務主要圍繞四個子公司展開,包括金賽藥業、百克生物、華康藥業這醫藥領域的「三駕馬車」和地產建設開發為主的高新地產。

其中,金賽藥業的產品包括生長激素和注射用重組人促卵泡激素等,百克生物則有鼻噴流感疫苗、水痘疫苗等產品,華康藥業以生產及銷售處方藥為主。

以2020年半年報為例,金賽藥業實現凈利潤11.29億元,百克生物實現凈利潤1.71億元, 華康藥業實現凈利潤0.21億元,高新地產實現凈利潤1.04億元,可以看到,長春高新的核心盈利來源於金賽藥業。

9月15日,一位醫藥行業從業者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在長春高新子公司中,金賽藥業的市場關注度最高,它主要做兒童生長激素,有長效的也有短效的,針對矮小症兒童的治療,很多是和基金會合作的。」

而在網傳的調研紀要中,金賽藥業透露「7月同比下滑,這是歷史首次出現的」,並提出「5年生長激素目標200億,明年純銷25%」,最為關鍵的是,金賽藥業創始人金磊提到了「要交稅10個億,年底會做減持,減持以後未來還是核心股東,未來也會全心投入到金賽藥業上」等說法。

對此,有投資者在互動易平台質疑,「集團調整明年金賽目標從35%到25%,這個消息是怎麼決策和發佈的?現在公司的消息發佈平台到底是哪些地方?」

那麼,這份坊間流傳的調研紀要是否屬實?

9月15日,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以投資者身份致電長春高新董秘辦,對方稱,關於網傳的調研紀要,「我們也沒有核實到,不清楚它是怎麼發出來的。」

上述董秘辦人士稱,「昨天我一直在接投資者電話,聊這個問題,各個層面人士對消息的解讀存在一定誤解,比如對公司的產業布局、營銷能力的預期上,不能因為某個區域的預測,就理解為公司整體業績的下滑。」

而對於長春高新是否涉及信息披露問題,9月15日,上海市公義律師事務所車聖嬰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目前並未有定論。要看公司回復情況,如情況與目前公司披露情形存在不一致或矛盾,或者監管認為其披露有問題的,可以進一步調查。」

儘管調研紀要來源未明,9月14日,機構投資者還是用腳投票。

長春高新14日龍虎榜顯示,華泰證券天津華昌道證券營業部、深股通專用、東北證券上海永嘉路證券營業部賣出最多,分別為2.77億元、2.5億元、2.11億元,另外,賣出前五位的還有兩個機構專用席位,分別賣出1.74億元和1.39億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當天盤後的投資者交流會上,被調研的主角——金賽藥業創始人金磊發聲,紀要中的經營預測是他從經營者的角度來闡述的,預測得相對保守主要是為了激發員工的危機意識,讓員工戒驕戒躁。日前的交流是小範圍會談,不代表金賽藥業董事會和管理層,更不代表長春高新對業績的展望。

此外,金磊表示,減持和長春高新的發展前景和業績毫無關係,減持僅是為了繳納稅款。

2020年半年報顯示,金磊是目前長春高新第二大股東,持股比例11.51%,持有的普通股數量為4658萬股,其中有限售條件的股份為4652萬股。

東方財富Choice數據顯示,金磊持有的部分1244萬股會在2020年12月14日解禁,解禁市值47.69億元。

此後,長春高新也在互動平台回復投資者提問,「公司從未發佈過未來幾年的業績展望,目前公司包括金賽、百克、華康等子公司在內的核心子公司生產、研發、銷售工作一切正常,經營管理層將努力經營保證公司主營業務持續增長的趨勢。」

長春高新還能繼續「白馬」嗎?

放量跌停的背後,或許是市場對「白馬股」後續增長潛力的觀望。

9月15日,北京某券商關注醫藥並購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今年上半年醫藥消費集體大漲,機構抱團的趨勢更為明顯,長春高新作為百元股,前期漲幅挺多的,可能機構掙到其認為合理的利潤了」,在他看來,「現在是估值回撤的時候」。

而長春高新就是一家機構重倉股。

東方財富Choice數據顯示,截至今年中報,有1159家機構持有長春高新股票,多個明星基金經理重倉,包括廣發劉格菘、中歐葛蘭、鵬華陳璇淼、易方達蕭楠等的41隻基金產品,持有長春高新占凈值比例超過9.5%。

從數據來看,長春高新的股價從2019年9月16日的184.51元/股,一路高歌猛進至2020年9月15日的383.36元/股,就在一個月前的8月4日,長春高新一度創下了513.50元/股的歷史高位,目前市值約1551億元。

市場未雨綢繆的是,2020年12月14日和30日,長春高新將分別有一批限售股解禁,涉及1597萬股和477萬股,解禁市值分別為61.23億元和18.29億元。

相比之下,另一位上海私募人士則較為樂觀,「長春高新確實是國內生長激素的龍頭公司,金賽藥業通過重組之後,相關方也有業績承諾,完成度應該問題不大」。

對於今年前三季度凈利潤增長75%-85%,長春高新解釋,主要是由於控股骨幹醫藥企業收入增長;2019年11月完成了對金賽藥業29.5%少數股東股權的收購,自2019年11月起按持股比例99.5%合並金賽藥業的財務報表。

而金磊、林殿海作為業績承諾方,承諾金賽藥業2019年、2020年、2021年實現扣非凈利潤分別不低於15.581億元、19.482億元、23.203億元,承諾期累計實現的凈利潤不低於58.266億元。

不過,網傳金賽藥業調研紀要則提及,「生長激素4-5年內會有新一批的競爭對手會陸續上市,未來用藥人群也會增多,增多以後消費者心態會變化,對價格會比較敏感,一個產品做大以後,不能靠高價形成壁壘」,存在潛在行業競爭。

(作者:朱藝藝 編輯:巫燕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