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人民幣創去年6月以來新高 外貿企業跟隨買漲套利

人民幣創去年6月以來新高 外貿企業跟隨買漲套利

原標題:人民幣創去年6月以來新高 外貿企業跟隨買漲套利

不少持有美元的外貿企業則加大緊急結匯力度,避免人民幣匯率持續升值導致結匯損失進一步擴大。

隨著市場預期美聯儲將持續釋放寬鬆貨幣政策信號,人民幣匯率正迎來新的強勁上漲態勢。

截至9月15日20時,境內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CNY)徘徊在6.7721,單日一舉突破6.81、6.80、6.79、6.78等多個整數關口,盤中創下去年6月以來最高值6.7701,境外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CNH)則觸及6.7710,單日漲幅超過350個基點,同樣創新去年6月以來最高值6.7616。

「9月15日境內外人民幣匯率單日漲幅均接近400個基點,一方面是因為金融市場對美聯儲會在即將舉行的貨幣政策會議上加碼寬鬆貨幣政策的預期升溫,導致美元貶值,驅動大量資本提前買漲人民幣,另一方面不少投資機構認為,近日中國央行頻頻加大逆回購力度正令降准預期降溫,令中美貨幣政策分化悄然提速,有助於人民幣匯率持續堅挺上漲。」Academy Securities宏觀策略主管Peter Tchir向記者分析說。本周以來買漲人民幣匯率最積極的資本力量,主要是海外對沖基金與銀行機構,因為他們對中美貨幣政策分化最為敏感。

一位香 港銀行外匯交易員向記者透露,驅動這些對沖基金與銀行機構大舉買漲人民幣的另一個因素,是中美利差(中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達到年內高點逾250個基點,導致量化投資資本紛紛加倉人民幣看漲頭寸。

記者多方了解到,面對人民幣匯率快速上漲突破6.8整數關口,不少外貿企業也顯得不再「淡定」。

多位外貿企業財務總監向記者透露,在9月15日人民幣匯率快速上漲突破6.8後,企業高層臨時決定大幅延後購匯(將人民幣換成美元)流程,打算趁著人民幣匯率持續快速升值,進一步降低對外付款的匯兌成本。此外,不少持有美元的外貿企業則爭相加大結匯力度(將美元換成人民幣),從而降低匯兌損失。

「外貿企業這些舉措一方面助推人民幣匯率更大幅度上漲,另一方面也凸顯當匯率單邊大幅升值期間,不少企業主的投機套利心理再度發酵。因此要協助他們樹立外匯風險敞口中性套保理念,依然任重道遠。」一位股份制銀行金融市場部業務主管坦言。

誰是買漲先鋒

對於9月15日人民幣匯率大幅飆漲,多位外匯交易員坦言「並不意外」。

9月上旬美元指數從年內低點91.75反彈至93.66期間,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一直在6.81-6.84之間平穩波動(並未下跌),足以凸顯市場買漲人民幣的力量正在積聚。因此本周以來美元指數再度回落時,金融機構買漲人民幣的熱情被迅速點燃。

在上述香 港銀行外匯交易員看來,目前買漲人民幣匯率最積極的,主要是對沖基金與銀行機構。尤其是對沖基金的買盤最為洶湧。究其原因,一是美國新一輪財政刺激計劃頻現波折,令美國經濟復甦與美元反彈承壓;二是美聯儲仍會延續極其寬鬆的貨幣政策,不利於美元持續反彈;三是中國良好經濟數據凸顯中國經濟復甦迅速,令他們紛紛棄美元投人民幣。

Peter Tchir向記者透露,目前參與買漲人民幣的海外對沖基金資金達到逾30億美元,其中大部分是量化投資資金。他們一方面比較中美經濟各自的成長性,另一方面密切關注中美貨幣政策分化所帶來的中美利差波動,一旦中國經濟成長性高於美國,且中美利差走闊,其程序化交易模型就會自動大舉買漲人民幣同時沽空美元。

在他看來,9月15日境內外人民幣匯率之所以連續上漲突破多個整數關口並創造約400個基點的單日漲幅,另一個重要原因是海外長期投資機構的空頭回補。一季度以來,不少長線投資人民幣資產的海外機構為了對沖人民幣匯率波動風險,將人民幣遠期交易的止損價格設定在6.8,如今人民幣匯率一舉上漲突破6.8,勢必觸發他們紛紛空頭回補,變相擴大了人民幣單日漲幅。

記者多方了解到,儘管9月15日部分海外投資機構私下認為當前人民幣存在一定的逢高沽空獲利機會(因為短期漲幅相當迅猛),但真正落實行動的機構屈指可數。因為在市場普遍看跌美元的情況下,幾乎沒人敢做這種失敗幾率極高的冒險投資。

Brown兄弟哈里曼(BBH)全球外匯策略主管Marc Chandler表示,當前越來越多海外投資機構對人民幣資產青睞有加——若未來3個月人民幣兌美元持續升值逾200個基點,那麼投資人民幣債券的實際無風險套利收益將高達4.5%(250個基點中美利差+200個基點匯兌收益),加之中國經濟基本面持續平穩增長,其投資安全性與收益性均高於其他新興市場國家,因此在美元貶值導致全球資本再度湧入新興市場的大趨勢下,人民幣資產依然是他們的首選,無形間助推人民幣匯率繼續堅挺走高。

外貿企業不再「淡定」

面對9月15日人民幣匯率上漲連續突破6.8等整數關口,外貿企業也不再「淡定」。

一位外貿企業財務總監告訴記者,一大早他就接到企業高層電話,要求延後所有的購匯操作流程,等待人民幣匯率短期內漲至6.73-6.75附近,再考慮購匯。

此外,不少持有美元的外貿企業則加大緊急結匯力度,避免人民幣匯率持續升值導致結匯損失進一步擴大。

上述股份制銀行金融市場部業務主管向記者坦言,儘管不少外貿企業對人民幣匯率突破6.8早有預期,但9月15日如此迅猛的上漲,著實令他們的投機獲利心理驟然升溫。比如部分外貿企業主紛紛在離岸外匯市場買入一周內到期,執行價格在6.70-6.72的看漲人民幣期權衍生品,或加倉兩周內到期、執行價格在6.73附近的外匯掉期交易,押注本周美聯儲繼續加碼寬鬆貨幣政策信號令美元大幅下跌。

「由於這些短期外匯期權衍生品槓桿倍數高達6-7倍,一旦人民幣匯率沖高回落,這些企業恐怕投機不成,反虧不少錢。」他坦言。本周以來他一直向多位外貿企業推薦風險逆轉組合外匯期權,幫助上述外貿企業主落實風險中性套保策略。

他發現,人民幣匯率持續飆漲的確讓部分外貿企業主有點「殺紅眼」——他們認為此時買入風險逆轉組合外匯期權不但會「起不到」匯率波動風險防範作用,反而削弱買漲人民幣的實際收益。

因此他轉而推薦挂鉤LPR的人民幣外匯貨幣掉期產品,即外貿企業可以按固定匯率將美元換成人民幣用於生產經營,其間企業只需支付挂鉤LPR的人民幣利息,等到產品到期時,企業再按上述固定匯率,將人民幣換成美元以償還美元貸款本金。如此企業既能享受LPR下調所帶來的更低貸款利率,又無需考慮美元-人民幣兌換過程的匯率風險。

「所幸的是,部分外貿企業認為此舉比頻頻買賣匯率更具安全性,因此他們不再大舉押注人民幣匯率上漲,轉而將大部分外匯風險敞口進行上述套保操作,基本實現風險中性套保效果。」這位股份制銀行金融市場部業務主管向記者表示。

(作者:陳植 編輯:包芳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