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新浪科技 疫情后一線用血吃緊 武漢多措並舉保障血液供應

疫情后一線用血吃緊 武漢多措並舉保障血液供應

原標題:疫情后一線用血吃緊 武漢多措並舉保障血液供應

疫情進入常態化防控階段,臨床用血量逐日攀升,又接連遭遇汛情、高溫考驗,在武漢血液保衛戰這個「第二戰場」中,武漢血液中心採取多種措施延續著江城「血脈」。

疫情之後,臨床用血依舊面臨著極大壓力。

進入9月後,受前期疫情、汛情以及高溫天氣影響,街頭獻血點的采血量較去年同期仍存在不小差距,武漢目前采供血存在著一定的缺口。

「隨著武漢的正常醫療秩序逐漸恢復,非新冠肺炎患者正常就醫,門診量、住院量均不斷上升,醫院日均血液需求量上升至每天20萬毫升左右,也就是需要每天有800人左右參与無償獻血。」9月15日,武漢血液中心相關負責人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表示,疫情進入常態化防控階段,臨床用血量逐日攀升,又接連遭遇汛情、高溫考驗,在武漢血液保衛戰這個「第二戰場」中,武漢血液中心先後採取了中心員工帶頭獻血、團體獻血上門服務、線上線下強化科普等多種措施延續著江城「血脈」。

多措並舉

9月11日,武漢血液中心成分獻血科主任陳涵薇完成了自己第34次獻血。這一天她想用獻血來完成職業生涯的謝幕——這是她退休前的最後一個工作日,也是她60歲的生日,按照國家規定的獻血年齡上限,這是她最後一次參与無償獻血。

在眾多獻血者心中,陳涵薇是他們多年來堅持長期獻血的主要動力。「這裡有全國最好的獻血服務」,全國5A公益組織「金彩虹公益」會長金高峰曾這樣解釋外地誌願者們千里來漢獻血的初衷。

疫情打亂了正常的血液供應,疊加延後爆發的就醫需求,武漢一線的血液需求與日俱增。「為了打消獻血者的顧慮,我們中心想了很多辦法,就是想讓獻血者能夠有種賓至如歸的感覺。」上述負責人告訴記者,從8月8日開始,為方便獻血者,武漢血液中心部分街頭獻血點延遲運行時間,正式開啟獻血的「夜間模式」。其中,佳麗廣場獻血屋、循禮門M+廣場獻血車是武漢街頭結束運行時間最晚的兩個獻血點,每天從10:30運行到21:00。

另一方面,進入8月後,一個個愛心單位以及仍舊堅守崗位的醫護人員也在接力保障血液供應:8月19日,為迎接第三個「中國醫師節」,泰康同濟(武漢)醫院聯合武漢血液中心舉辦團體獻血活動,這群「抗疫勇士」在屬於他們自己的節日里,再次奉獻愛和熱血;8月21日,武漢地鐵組織了疫情暴發以來的第三次團體獻血;8月26日,「白衣天使捐血月第三季」開幕,200多位來自武漢市武昌區各個民營醫療機構的醫護人員,紛紛從各處趕來「熱血」相聚;8月28日,來自武昌區衛健局及局屬3家公衛機構、17家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的獻血者排起了熱血長隊,106人獻血成功。

為了進一步普及獻血知識,武漢血液中心還聯合氫社區打造「武漢血液青少年數字科普館」,並成為今年全國科技活動周的重要組成部分之一。自6月14日在微信小程序上線至今,累計訪問量超過64萬人次,有10萬多人次訂閱和分享,其中最受用戶歡迎的是「漫畫科普」和「血液知識」2個板塊,通過通俗易懂的漫畫形式,讓青少年了解血液,再通過視頻、動圖等多種形式讓血液知識變成可快速傳播的小知識。

通過以上努力,截至9月中旬,武漢獻血人數近9萬人次,獻血總量近30噸。

聚焦「熊貓血」

而與此同時,人們俗稱的「熊貓血」,即稀有血型一直是血液供應保障工作中的難點。

Rh陰性血的分佈因種族不同差異很大。Rh陰性血者在白種人中比例較高,約為15%,而在亞洲人群中僅有0.3%,屬於稀有血型,故被人們稱為「熊貓血」。根據武漢血液中心估算,按人群比例,江城約有3萬名稀有血型者。

2002年開始,武漢血液中心在全國率先建立「稀有血型者聯誼會」,現在叫「稀有血型愛心之家」,是武漢地區Rh陰性血型捐獻者自願組成的互助組織,目前已發展到800餘人,不僅有QQ群、微信群,還會定期組織活動。

「在武漢活動比較多,大家聯絡也很方便,一有什麼消息都會積極響應。我們群就有一百多人,都是像我一樣的熊貓血獻血者。」張咪娜是一位在武漢生活多年的陝西人,在接受採訪時她表示,自20歲得知自己是稀有血型后,就有一種自己被需要的責任感,平時也會更注重自己的身體,每個星期會給自己安排2~3次的運動跑步,「疫情過後更加明白自身免疫力的提升於人於己都十分有意義」。

潘虹2012年第一次去獻了血,那一天正好是她生日的前一天。「2008年我生小孩的時候發現自己是稀有血型,當時還挺擔心。後來加入了『稀有血型愛心之家』,每年都會穩定去獻血兩次,自第一次獻血后我也明白了其實這也是在幫自己。」

張咪娜也表示:「因為獻血有6個月的間隔期,每年的獻血頻率大概是1~2次,後來得知我孩子也是Rh陰性血,以後如果他身體健康的情況下也可以去獻血,現在我每一次去也都會帶著他。」

張咪娜回憶起疫情期間的獻血經歷,至今仍舊感觸頗深:「當時是血液中心的醫生給我們群發簡訊,說是臨床用血告急,如果符合獻全血條件他們會安排車輛來接送。因為每天在家就聽到門外空蕩蕩的馬路上救護車聲此起彼伏,但我們卻又無能為力。所以當時尤其是坐血液中心的車,就覺得渺小的自己也能貢獻一份力量,心裏會很暖。」

潘虹也在2月19日疫情最嚴重的時刻逆行獻了血。「當時是因為有很多得了新冠肺炎的病人需要熊貓血,血液中心派車來接我的時候,看到武漢空城的場景心裏挺難受的,但又為自己去做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情而感到開心。」

稀有血型的獻血者們身上都流露出一種稀鬆平常的淡定。他們一直默默踐行著,當一線臨床需要血的時候,只要是過了間隔期就都會積极參与進來,不管家住多遠或者是多忙。

「在身體健康的情況下,力所能及的支持血液供應,說不定在未來的哪一天,我們的家人、孩子都會因為這件事情而發生改變。」潘虹向記者感慨。

據2019年數據顯示,「稀有血型愛心之家」自成立以來累計獻血達14808人次,累計獻血量達448.66萬毫升,年增幅在8%左右。平均每天就有4位「熊貓大俠」參与無償獻血,有效地保證了臨床病患者的用血需求。

可以預見的是,2020年下半年武漢市無償獻血形勢仍將呈現出需求數量大、保障任務重的情況。「我們仍將持續保障我市醫療機構用血需求,不斷提升有效應對重大公共衛生事件下的臨床供血應急保障能力。」上述負責人補充道。

(作者:陳紅霞,王宇傑 編輯:張偉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