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疫情加速民營醫療機構「關、轉、並」 輔助生殖領域或成非公發展藍海

疫情加速民營醫療機構「關、轉、並」 輔助生殖領域或成非公發展藍海

原標題:疫情加速民營醫療機構「關、轉、並」 輔助生殖領域或成非公發展藍海

「疫情加速醫療行業進行洗牌,也出現倒閉潮、並購潮共存的現象」。近日,在美中宜和新收購的北京寶島婦產醫院開業典禮上,美中宜和首席執行官胡瀾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指出,美中宜和一直在等待並購的時機,受疫情影響,醫療並購中出現了標的量增加、標的價格優勢。

近年來中國掀起醫院並購熱潮,據普華永道相關數據顯示,2013年至2019年,中國醫療健康服務市場累計完成924起境內外並購交易,已披露的交易金額累計超過1900億元。但2020年受疫情影響,國內醫院並購熱有所降溫,與去年同期相比交易數量下降30%,交易金額下降50%,但整體受市場看好,尤其是下半年在回暖中。

普華永道相關報告也指出,2013年-2020年,專科醫院投資呈現出從以婦幼、眼科為代表的傳統熱門行業向以腦科、IVF(體外受精)、腫瘤為代表的高技術門檻行業轉移的趨勢。2020年上半年,腦科、腫瘤、口腔及IVF領域受資本關注度較高。

從並購性質看,既有進行產業鏈延伸的藥企,也有並購與自己業務相近的專科醫院集團,還有尋找新利潤增長點的戰略投資者,如美中宜和此次經過收購北京寶島婦產醫院之後,美中宜和完成了從助孕到孕產、婦科、兒科以及醫美服務的產業鏈布局,並成為首家京、津兩地兼具輔助生殖資質的機構,完善了生殖領域的布局。

並購潮與倒閉潮同現

受疫情影響,很多醫療服務機構在上半年業績受到較大影響,其中,民營醫療機構很多出現經營困難,面臨生存危機,甚至出現倒閉的情況。

媒體根據公開數據(不完全)統計,從2020年1月至4月10日,公開發佈診所(此處包括門診部、衛生室/所、社區衛生服務站等診所類醫療機構)轉讓信息的醫療機構有578家。2020年1月~3月,共有410家診所轉讓1月、2月、3月分別轉讓:42家、51家、317家。按此數據來計算,今年前3個月,每個月平均有136家診所倒閉。

1~4月上旬,各科轉讓佔比來看,中醫佔23%,綜合診所佔19%、口腔科佔17%,中西醫結合和西醫內科都佔13%,醫美佔10%。從轉讓類型來看,中醫診所、綜合型診所、口腔診所轉讓最多。皮膚科、婦科、兒科、眼科、骨科分別佔1%,疼痛科佔0.42%。

截至2020年8月4日,全國已經有近2萬家門診部倒閉,占所有門診部的比例為24.3%,倒閉率前5的門診分別為:泌尿、肛腸、不孕、婦科、皮膚,倒閉率分別為56.9%、44.3%、42.0%、36.9%、32.5%。

今年之所以有許多民營醫療機構倒閉,最直接的原因就是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導致了許多民營醫院無法正常營業,一百多天的封閉管理,不允許接待患者,但同時還要支付高昂的房租、醫護人員的薪水等,使得民營醫療機構生存困難。

廣州艾力彼醫院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庄一強指出,資金鏈吃緊,是大部分民營醫療機構面臨生死考驗的關鍵。

但在倒閉潮的同時,一些並購的機會也出現了。

一位不久前剛融資的醫療機構負責人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他們此輪融資的一個目的就是用於擴張、並購。

對大部分頭部企業來說,資金到位以後將進一步推動他們的擴張與並購。何氏、普瑞、華廈三家擬在創業板IPO的眼科集團,在招股說明書中均提到會將募集資金用於新建或擴建更多醫院,而上市成功的海吉亞醫療與宏力醫療,已有醫院或新院區在建設當中。

胡瀾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分析指出,疫情加速了醫療服務行業的優勝劣汰,一些小的醫療機構退出了市場,優質資源向頭部企業集中。「現在疫情以後標的供給量大大增加,而且標的價格有很大優勢,還出現了一些直接把醫院拱手讓人的情況,這些因素促進了並購潮。」

此次也是美中宜和基於此背景而推進的一個並購。胡瀾指出,此前美中宜和一直在關注並購標的,但沒有太適合的。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因疫情因素影響上半年民營醫療投融資熱度並不高。胡瀾認為,「醫療服務行業具有門檻高、投資時間長、管理難度大、難以在短期內獲得收益等特點,這些特點也是資本理性回歸、擇機退出的原因。」

此前,在宏觀政策的支持下,中國出現醫院並購熱潮,不少民營醫療機構藉此開啟瘋狂「買買買」模式,並且常常是車輪式高溢價並購,這種激進的並購方式也埋下了諸多隱患,許多企業雖然具備並購的經濟實力,但是缺乏對醫療行業的了解和整合能力,被購後的醫院非但沒有給自己帶來營收,反而使自己深陷泥潭。

曾有「民營第一股」之稱的恆康醫療集團在2018年財務「爆雷」,負債纍纍,目前面臨退市風險。

從房地產向大健康產業轉型的宜華健康也通過一系列收購活動於2015年實現營收10.3億元,同比暴漲555%,凈利潤達5161.2萬元,同比增幅達到73%。但在2019年,該公司營收為17.92億元,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5.72億元,同比下滑986%,整體資產負債率高達84.68%。

日前,人福醫藥發佈公告稱擬將以3.62億元的價格將持有的四川人福70%的股權轉讓給重藥集團,而人福醫藥曾在2014年對外宣稱在未來2-3年內將布局20多家醫院,現在看來已成幻影。

胡瀾分析說,幾年前的一些非理性投資使這個行業出現了亂象,但是疫情加速了優勝劣淘的過程,並購整合也不是有錢就能整合的,需要看整合能力,否則醫院就算到手裡又能怎樣呢?

隨著大量規模較小的醫療機構退出市場,加之原頭部企業因野蠻式的並購方式而陷入財務泥潭中,市場標的供給量大幅增加,標的價格也具有很大優勢,會吸引更多具備經濟實力和整合實力的頭部企業加入,從而使優質醫療衛生資源不斷向頭部企業靠攏,「在這樣一種趨勢下,這個行業可能會有一個重塑的過程。」胡瀾指出,在未來無論是醫療服務還是醫藥,會慢慢細分成多層次多元化的需求,市場會進一步細分,這在未來肯定是一種趨勢。

輔助生殖領域或成非公發展藍海

據胡瀾介紹,選擇收購寶島婦產醫院的原因在於符合美中宜和的戰略意圖。「我們在地域擴張上主要選擇一些集中的區域,比如珠三角、華北地區進行布局,形成一個升級區域網路擴張的打法。」而美中宜和此次對寶島婦產醫院的收購鞏固了其在北方市場的布局。

「目前,美中宜和的產科業務在總體業務的佔比,已經從最初時的80%下降到40%。我們這一次收購了擁有輔助生殖牌照的寶島醫院,標誌著輔助生殖這個領域已經真正成為美中宜和的主力板塊。」胡瀾指出。

美中宜和瞄準輔助生殖市場,原因在於其市場需求規模巨大。據相關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輔助生殖行業的滲透率僅為7%,預計2023年將增長至9.2%,市場規模預計增長至527.4億元,未來五年復合增長率為15.9%,行業發展潛力巨大。

普華永道相關報告也指出,2013年-2020年,專科醫院投資呈現出從以婦幼、眼科為代表的傳統熱門行業向以腦科、IVF、腫瘤為代表的高技術門檻行業轉移的趨勢。2020年上半年,腦科、腫瘤、口腔及IVF領域受資本關注度較高。

實際上,國內輔助生殖行業准入門檻極高,主要原因就是國家對輔助生殖牌照的管控極嚴。申請條件主要包括,第一,(原則上)必須是國家批准的三級醫院;第二,中心的實驗室負責人和臨床負責人為高級職稱;第三,試管嬰兒周期數、妊娠率需達到一定標準,且每2年校驗一次,不通過即被暫停資質。

另據了解,截至2018年底,中國經批准開展的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的醫療機構共498家,其中取得試管嬰兒牌照的僅有327家,也就是說有34.34%的輔助生殖中心達不到規定的試管嬰兒技術要求。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來,受到亞健康、環境因素等影響,輔助生殖市場需求量不斷攀升。相關數據顯示,國內育齡夫婦數量預計將從2016年的3.07億降至2023年的2.76億,不孕症患病率預計將從2018年16%增加到2023年的18%。

錦欣生殖相關負責人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指出,新冠疫情給全球經濟帶來的負面影響有目共睹,但與其他的患者不同的是,輔助生殖需求不會因為疫情而終止。

與此同時,胡瀾指出,輔助生殖技術尚未納入醫保範圍,所以這個行業更適合非公立醫療機構的進入,錦欣生殖已經證明了非公立醫療機構在這個領域中的競爭實力。

同時,胡瀾還強調,是否能打破高技術壁壘,技術水平是否能夠領先,決定了非公立醫療機構能不能獲取更多的市場份額。但從技術方面來說,公立醫院與非公立醫院並沒有呈現出特別顯著的差異,甚至在有些技術指標上,如囊胚的成功率、囊胚的佔比包括整體成功率,美中宜和都是優於公立醫院的。而私立醫療機構的服務也比公立醫院好很多,所以為患者提供了非常廣闊的選擇空間。

如9月3日,錦欣醫療投資管理集團聯合錦欣生殖還在深圳成立了錦欣醫療科技創新中心,聚焦生殖重大疾病生物致病機制研究、生殖免疫微環境的調控機制研究、配子及胚胎髮育調控機制研究、幹細胞干預生殖重大疾病的基礎及轉化研究、人工智慧(AI)臨床輔助決策系統開發等科研方向。

(作者:朱萍,王鑫雪 編輯:徐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