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醫藥茅台」長春高新跌停背後:三季度業績預告遭質疑

「醫藥茅台」長春高新跌停背後:三季度業績預告遭質疑

原標題:「醫藥茅台」長春高新跌停背後:三季度業績預告遭質疑

剛剛經歷跌停的「醫藥茅台」的長春高新收到關注函。

9月15日晚間,長春高新技術產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長春高新,000661)收到深交所關注函,要求在9月18日前,回復說明4方面的主要信息。

第一,結合金賽藥業營業收入、凈利潤占公司營業收入、凈利潤比重的歷史情況,說明市場能否通過獲知金賽藥業業績而直接推斷公司相應期間業績。

第二,補充披露公司7月1日至9月30日期間的預計業績與上年同期相比的變動情況,在此基礎上說明金磊上述業績相關言論是否屬實。

第三,結合金磊目前持股及股份限售情況,在函詢的基礎上說明其是否存在減持計劃,上述減持相關言論是否屬實。

第四, 結合公司信息披露相關內控制度及其執行情況,說明公司是否存在有選擇性地、私下向特定股東披露、透漏或者泄漏未公開信息,是否存在違反公平信息披露原則的情形。

金磊是長春高新第二大股東。

前一天,也就是9月14日,長春高新在上午突然跌停,之後有所回調,截至當天收盤,報收371.62元/股。9月15日,長春高新股價有所回調,截至收盤,報收383.36元/股。

「醫藥茅台」長春高新

長春高新成立於1993年,1996年在深圳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是東北地區最早的一批上市公司之一,今年以來,公司股價節節攀升,8月初最高達到513.50元/股,市值一度超過1500億元,因此被稱為「醫藥茅台」。

官網資料顯示,成立之初,長春高新的業務以高新區基礎設施建設為主,此後轉型發展為一家專注於醫藥科技創新領域,實施產業投資的企業集團,形成了基因工程藥、生物疫苗、現代中藥三大產業發展平台,旗下擁有金賽藥業、百克生物、華康藥業、高新地產「四駕馬車」。

流傳的金賽藥業會議紀要

有媒體報導稱,長春高新第二大股東金磊作為子公司金賽藥業總經理在金賽藥業機構調研會議上談到今年金賽藥業存在的問題。根據流出的交流紀要,金磊提到,北上廣受疫情影響大,「外地患者不來了,醫生取外地支援了」;其他城市營銷模式內部還是有問題,三季度不好也有內部鬆懈的原因,7月同比下滑,這是歷史首次出現;由於需要交稅10億元,年底還會做減持。

對於這份紀要內容,長春高新在互動平台回復稱,公司從未發佈過未來幾年的業績展望,目前公司包括金賽、百克、華康等子公司在內的核心子公司生產、研發、銷售工作一切正常,經營管理層將努力經營保證公司主營業務持續增長的趨勢。

這份回復並未打消市場疑慮,9月15日深交所的關注函更將流傳的會議紀要相關問題再次被提起。

金賽藥業:貢獻長春高新近65%營收

金賽藥業成立於1996年,旗下主要產品是面對矮小症患兒的生長激素,官網資料顯示,該公司於1998年上市國產生長激素粉劑,2005年上市生長激素水劑,2014年上市聚乙二醇長效生長激素,2015年上市國產重組人促卵泡激素,2016年上市生長激素隱針電子注射筆。

2019年財報顯示,長春高新2019年度實現營業收入73.74億元,較上年同期增加37.19%;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7.75億元,較上年同期增加76.36%。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長春高新實施完成了收購控股子公司金賽藥業29.5%股權的重大資產重組工作,使公司持有金賽藥業股權的比例由70%增加至99.50%,合並報表中歸屬於母公司凈利潤得到了進一步提升。

長春高新2019年分產品的營收數據

2020年長春高新上半年報告顯示,金賽藥業實現收入25.35億元,凈利潤11.29億元,而報告期內長春高新總營收39.17億元,凈利潤13.1億元,按照這組數據來算,金賽藥業為長春高新貢獻了64.72%的營收以及86.18%的凈利潤。

此前長春高新公佈的2020年前三季度的業績預告稱,盈利在217,095.24萬元至229,500.68萬元,盈利在124,054.42 萬元,同比增長75%至85%。預估營收如此之高,而上述金賽藥業的內部交流紀要卻透露「3季度下滑」,這份業績預告的準確性令外界生疑。

第二大股東金磊涉嫌信披違規

按照上述提及流出的交流紀要,金磊將減持其在長春高新的股權,而長春高新和金賽藥業的關係還要從金賽藥業創始人金磊說起。

公開資料顯示,1985年,金磊畢業於北京大學,獲得中國科學院生物物理所蛋白質結構化學碩士學位後留學美國,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博士畢業後進入了全球第二大生物製藥Genentech公司。1995年底,金磊歸國創業,1997年9月,金磊以技術入股的形式與長春高新共同成立長春金賽藥業,彼時的股權結構是長春高新持股70%,金賽藥業持股6%。

長春高新股權結構

對於紀要中提到的減持計劃,據中國網財經報導稱,長春高新董秘稱:「根據2019年公司重大資產重組方案,按照關於金磊減持和業績承諾的相關協議,金磊2019年度業績目標已經達成,所以在2020年12月之前他有一部分股票具備減持條件,減持是為了交稅,和公司未來業績判斷、發展沒有關係。

但市場對於該減持計劃卻並不認可,有分析指出,其未首先通過公告披露減持計劃,涉嫌違規信息披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