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美國驚夢三部曲之一:美股向上 經濟向下

美國驚夢三部曲之一:美股向上 經濟向下

  原標題:美國驚夢三部曲之一|美股向上 經濟向下

  來源:北京商報網

  最近的震蕩掩蓋不了美股自美聯儲大幅放水之後的突飛猛進。納指一個月五次刷新新高,水漲船高之下,蘋果市值一舉超過2萬億美元,特斯拉股價年內更是上漲4倍,一時間,美股風光無限,「妖股」頻出,半年前的一月四次熔斷彷彿只是噩夢一場。

  但遺憾的是,美國經濟在過去這段時間卻沒有這樣的高光時刻。相反,一系列致命因子始終揮之不去:永久失業率一再沖高,大企業也躲不過一命嗚呼的結局,越來越多的人耗盡應急儲蓄……儘管美國總統川普一再強調,疫情是「罪魁禍首」,但種種跡象表明,美股高開美國經濟低走,早在四年間伏筆無數,疫情不過是最後一根稻草。

  十 年繁榮與泡沫預警

  「所有人都喜歡聚會,但不可避免的是,在盛大的聚會之後會有宿醉。」用這番話形容美股的,是傳奇對沖基金經理、索Rose「接班人」斯坦利·德魯肯Miller。說這番話的時候,美股剛剛遭遇了近半年來的罕見暴跌。在他看來,美股正處於一種極度狂熱的狀態之中,這種狂熱的背後是美聯儲的支持和投資者的投機活動,美股將在未來幾年時間里迎來糟糕的結局。

  對美股來說,今年3月是分水嶺。3月之前,是美股長達十一年的牛市,繁榮與歡呼是其主旋律。018年8月,美股便已創下了紀錄,「史上最長牛市,祝賀美國!」彼時,川普在Twitter上如此慶祝道。但一切隨著今年疫情的暴發而化為泡影。3月美股四次熔斷,十一年牛市瞬間轉熊,速度再次刷新紀錄。

  但如德魯肯Miller所言,這次美股最快入熊,又最快轉牛,最要感謝的就是美聯儲。利率一把降至零,開啟無限量化寬鬆,大水漫灌之下,美股終於起死回生,這一次,全力以赴的美聯儲終於如了川普的願。

  美聯儲的這波操作是猛藥,是解藥,卻也是「毒藥」。上個月,金融巨鱷索Rose在接受義大利《共和國報》採訪的時候還提到,美股市場已經陷入了由美聯儲流動性助長的泡沫,因此他現在在避免介入。目前的市場漲勢,是由更多財政刺激措施和川普可能在11月之前宣布疫苗的預期共同支撐起來的。

  科技股或許是美股泡沫的最大積聚地。當地時間11日,美股收盤漲跌不一,其中納指一周下跌大約4.06%,錄得3月以來最大周跌幅。納指又稱美國科技股的代表,結果可想而知,數據顯示,FAANG在過去一周市值共蒸發3514億美元。其中,蘋果一周累跌7.41%,市值蒸發1536億美元。而在上個月中旬的猛烈上漲中,蘋果剛剛躋身2萬億美元俱樂部。

  最近這段時間,領漲是科技股,領跌也是科技股,因為意外躲過了疫情,科技股的瘋狂倒也說得過去。科技股彷彿成了科技股的主宰,但要明確的是,這種「扭曲」的現象卻並不只出現在今年。

  事實上,在美股持續時間刷新紀錄的時候,「正處於高點的美股存在隱患」便已經是大部分人的共識,投資者和美國企業高管們紛紛表示,對當前美股長牛的一個考驗,是在激烈的競爭和消費者口味日益變化的大環境下,主流科技公司能否繼續支撐各自的估值。

  除了泡沫之外,當時另一個討論的焦點便在於,美股強勁的背後,是否有同樣的基本面支撐。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的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7月底,美國經濟已連續增長121個月,但本輪經濟擴張的平均GDP增速僅為2.3%,遠低於此前擴張期的水平。這樣的討論與如今出現了驚人的相似。

  歷史再次重演。當美股開啟新一輪上漲的時候,人們詭異地發現,美國經濟早已一塌糊塗:二季度GDP按年率計算下滑31.7%,創有記錄以來的最大季度降幅;勞動力市場的復甦依舊跟不上失業補助消失的速度,持續申請失業救濟金人數上升至1338.5萬;與2019年同期相比,大型公司申請破產數量在7月和8月飆升了244%……

  不穩的大企業與危險的中小微

  事實上,當川普上台,將經濟和股市標榜為自己最亮眼的政績的時候,泡沫便已經與美股分不開了。幸運的是,疫情帶來的股市暴跌還能靠美聯儲拯救,不幸的是,實體經濟遭受的痛苦卻遠非美聯儲能夠獨自解決的問題。

  大企業不再「大而不能倒」。今年4月,被譽為美國頁岩油先鋒的切薩皮克能源公司申請破產保護,而在切薩皮克之前,頁岩鑽探公司惠廷石油公司、戴蒙德海上鑽探公司也已相繼做出了同樣的選擇。要知道,能源行業是美國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佔據美國GDP的8%,但疫情本就導致能源需求驟減,意外來臨的價格戰又讓能源企業雪上加霜,申請破產保護成了不少企業唯一的選擇。

  同樣的情況還複製在了消費行業、旅遊業中。數據顯示,截至7月,全美已有超過26000家餐館停業,其中60%是永久性關閉;此外,全美共有20000多家零售企業停業,其中超50%數永久性關閉,有24家資產超過5000萬美元的零售企業申請破產,同比增長了3倍。

  美國華爾街著名的傑富瑞投資銀行近日發佈研究報告,儘管美聯儲和美國國會已經向大型公司提供了巨額紓困資金,但與2019年同期相比,7月和8月美國大型公司申請破產的總數飆升了244%。

  大企業尚且如此,中小微的日子可想而知。今年4月,美國出現了奇異的一幕,反隔離示威者在美國將近二十個州展開了大規模的遊 行,類似「開除福奇,還我工作」等口號比比皆是。這樣的邏輯或許不難理解,疫情之下的居家隔離令使得眾多中小企業難以為繼,收入驟減,於是產生了大批失業者。

  但對中小企業來說,情況可能更慘。「你可能只需要打電話給公用事業公司,告訴他們停止服務,然後關門走人。」全國獨立企業協會首席經濟學家 William Dunkelberg如此形容道。小企業悄無聲息的倒閉浪潮往往令人無從知曉,原因在於小企業的所有者通常沒有債務,因此也無需經過破產法庭這個環節,且實時數據缺乏,這就意味著,小企業的真實情況可能更加慘淡。

  今年3月底,美國政府通過了一項價值2.2萬億美元的經濟刺激法案,其中便包括3500億美元用於中小企業的補助,也稱薪資保障計劃(PPP)。但到頭來,真正能藉此躲過危機的小企業卻屈指可數,相比起來,小企業感受到的似乎更多是絕望。

  「請告訴那些高管們,如果他們能在吃著牛排時想到這些孩子,我希望他們能夠想想辦法來救這些孩子的命。」說這番話的人叫達倫·奧蒙德,是一名護理醫師,也是Families First Pediatrics的擁有者之一,這家企業旨在為數萬名兒童提供護理服務。

  在4月的第一輪PPP中,奧蒙德按規定向摩根大通銀行提交了55.7萬美元的貸款申請,但銀行卻告訴奧蒙德,貸款已經派發完了。最後一批領走貸款的企業是連鎖餐飲公司Ruth』s Hospitality Group旗下的兩家子公司。據福布斯報導,這兩家企業在該銀行有其他業務,是銀行的「老客戶」。

  要知道,小企業的倒閉浪潮很可能將產生巨大的影響。美國小企業管理局的報告顯示,僱員少於500人的公司約佔美國經濟活動的44%,僱用了接近一半的就業人數。

  「大減稅」和「印鈔機」

  當美股一飛衝天的時候,實體經濟卻慘淡得一言難盡。更要命的是,企業命懸一線之際,美國新一輪刺激計劃卻仍舊僵持不下。當地時間9月10日,美國參議院仍舊未能通過「瘦身版」的抗疫刺激方案,據了解,該方案規模僅為5000億美元,其中包括對小企業的商業貸款計劃,額外失業救濟金從每周600美元下降至300美元,對學校方面和新冠疫苗檢測的資金支持等內容。

  救濟金遲遲等不來,美國民眾的生活也因此多了一層危機感。SurveyMonkey的最新調查顯示,新冠肺炎疫情以來,14%的美國人表示他們已經耗盡了應急儲蓄,另有11%的人不得不借錢來支付日常開支,還有一些人停止繳納養老保險。

  這種情況不免讓人唏噓。尤其是當企業和民眾還在困境邊緣掙扎的時候,美國科技富豪們的身價卻接連暴漲。數據顯示,即使是在9月3日的暴跌之後,亞馬遜創始人貝佐斯今年以來的財富仍然增加了830億美元,而特斯拉創始人馬斯克的財富也已經累計飆升了近690億美元。今年8月,美國政策研究協會發佈的數據顯示,美國12位億萬富翁疫情期間財富激增40%。

  貧富差距再一次出現在公眾視野中。但如同美股乃至科技股的泡沫一樣,早在疫情來臨之前,情況便早已預警。去年10月,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兩位經濟學家的新書《不公正的勝利》就曾指出,川普1.5萬億美元的減稅計劃雖然被標榜為「中產階級的奇蹟」,但實際上卻讓富人受益更多,使得美國億萬富豪們支付的稅率有史以來首次低於工薪階層。書中的數據顯示,2018年美國400個最富家庭支付的平均有效稅率為23%,而底層一半美國家庭支付的稅率為24.2%。

  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助理研究員楊水清也稱,川普稅改在個人領域分為7檔,但第一檔即0-9525美元這一階段稅率依舊是10%,其他七檔大概都有3%-5%的降幅,所以從這個角度看,就相當於收入最低的那一部分人稅率沒有變。而從企業角度看,直接從35%降到了21%,降幅達到了14%,而個人最多也就降了5%,這也就意味著企業可以更多地降低成本,企業家也就能夠變得更有錢。此外,在遺產稅方面,雖然沒有廢除,但豁免額度出現翻倍,這也意味著要交的稅實際上是變少了。

  而美股脫離經濟基本面的上漲又進一步加劇了這個問題。楊水清稱,美國貧富差距一直都比較大,其邏輯就是美國股市相當於資金蓄水池,但中下階層的儲蓄率本身就不搞,更別說投資。所以美股一輪一輪上漲,富人受益非常可觀,中下階層由於並沒有過多參與,所以獲利甚微。

  說到底,疫情不過只是導火索,加速了美國種種問題的顯現。去年,美國債務負擔就達到GDP的79%,為1948年以來的最高比例。現在,新的財政刺激政策能否落地尚不得而知,但此前「直升機撒錢」式的救助措施卻已經亮起了紅燈。本月初,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預測,在9月30日結束的預算年度,美國年度赤字將達到3.3萬億美元,相當於美國GDP的16%。75年來,美國赤字從未如此之大。

  這也解釋了為什麼此前美國財政赤字貨幣化的討論會如此火熱,這種無底線開動印鈔機的方式多少有些轉嫁危機的意味。這時候,外界不免回憶當初。在疫情來臨之前,為了保住美國股市,川普連番多次怒懟鮑威爾,加息加得太快,降息降得太慢。那時候,鮑威爾還能穩坐釣魚台。如今一切都變了,鮑威爾終於如了川普的願,降息降了,無限量化寬鬆也開啟了,只是留給貨幣政策的空間,也確實不多了。

  如今,新一輪大選進入倒計時,但舊的危機卻始終沒解。「疫情襲來之前,美國連續128個月經濟增長,失業率降至60年新低,經過十 年金融監管,市場相對健康,但就因為疫情控制不力,相當於把一把好牌打得稀爛」。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所副研究員孫立鵬如此說道。

  在孫立鵬看來,美國即便度過了最危險的時刻,但仍有太多風險值得警惕。前期因為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的托底,美國經濟應該在三季度出現反彈,但四季度很可能還會下滑,原因在於美國經濟十分複雜,且還有很多不確定性的威脅。這種不確定性穿插在美國經濟的各個層面,比如失業率雖然在8月下降至8.4%,但永久性失業正在上升,且雖然消費支出在上升,失業率在下降,但整體好轉的幅度也在逐漸下降。此外只要疫情還在,美國大封鎖就不能被完全排除,而這些都會對美國經濟活動造成影響。

  北京商報記者 楊月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