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別人都幹不了寧德時代卻要花25億硬上 能成嗎?

別人都幹不了寧德時代卻要花25億硬上 能成嗎?

  別人都幹不了,寧德時代卻要花25億硬上,能成嗎?

  來源:中國證券網

  邵好 

  連平安、高瓴、國調基金都知難而退的鎖價定增,寧德時代卻不信邪,硬要試一試。

  9月14日晚間,先導智能公告稱,擬以鎖價定增方式募資不超過25億元,寧德時代將認購全部定增股份。

  募資將全部投向先導高端智能裝備華南總部製造基地項目、自動化設備生產基地能級提升項目、先導工業互聯網協同製造體系建設項目、鋰電智能製造數字化整體解決方案研發及產業化項目以及補充流動資金。

  受此消息影響,先導智能今日收盤漲11%。

  只是寧德時代的「一小步」

  寧德時代的大手筆投資,早有公開披露。

  8月11日寧德時代公告稱,公司擬圍繞主業,以證券投資方式對境內外產業鏈上下游優質上市企業進行投資,投資總額不超過2019年末經審計凈資產的50%,即190.67億元。

  寧德時代認為,新能源汽車及儲能行業近年來快速發展,但產業鏈仍存在配套設施不完善、關鍵資源供應不足等缺點,可能制約行業長期發展。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公司擬通過對產業鏈上下游優質上市公司進行投資,進一步加強產業鏈合作及協同,提高資源利用效率,提升公司市場競爭力。

  以此來看,此番參與先導智能只能算是寧德時代「牛刀小試」,投資產業鏈的一小步。

  先導智能是寧德時代的上游廠商,主要提供鋰電池生產設備。先導智能在公告中表示,公司開發的卷繞機、塗布機、極片分切機、分容櫃系統等多種鋰電池設備日趨成熟,其中用於生產動力鋰電池電芯、數碼鋰電池電芯的全自動卷繞機和成套整線裝備,其技術和性能達到世界先進水平,已形成進口替代。

  可是,這樣的定增方案有希望做成嗎?

  根據公告,此次方案為鎖價定增,即發行股票的定價基準日為董事會會議決議公告日,即9月15日,定增價格也就確定了,為36.05元/股。

  先導智能表示,此次引入寧德時代作為公司的戰略投資者。發行完成後,寧德時代將持有公司6934.81萬股股份,占發行後總股本的7.29%,該部分股份的鎖定期為36個月。

  雙方還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擬共同開發新技術和新產品,並在產業鏈合作等領域開展多維度合作。

  「戰略投資者」寥寥

  根據3月20日,證監會發佈的發行監管問答,上市公司可以通過定增引入戰略投資者,不過要符合以下幾個條件:

  戰略投資者,是指具有同行業或相關行業較強的重要戰略性資源,與上市公司謀求雙方協調互補的長期共同戰略利益,願意長期持有上市公司較大比例股份,願意並且有能力認真履行相應職責,委派董事實際參與公司治理,提升上市公司治理水平,幫助上市公司顯著提高公司質量和內在價值,具有良好誠信記錄,最近三年未受到證監會行政處罰或被追究刑事責任的投資者。

  戰略投資者還應當符合下列情形之一:

  1.能夠給上市公司帶來國際國內領先的核心技術資源,顯著增強上市公司的核心競爭力和創新能力,帶動上市公司的產業技術升級,顯著提升上市公司的盈利能力。

  2.能夠給上市公司帶來國際國內領先的市場、渠道、品牌等戰略性資源,大幅促進上市公司市場拓展,推動實現上市公司銷售業績大幅提升。

  然而,時至今日,引入戰略投資者的定增方案,過會的寥寥無幾。

  尤其是7月23日,具有風向標意義的凱萊英23億元定增方案作出調整,放棄之前的鎖價定增,改為市價發行,發行對象從高瓴資本改為不超過35名合格投資者。

  此後陸續有鎖價定增的預案「改弦易轍」,轉為市價定增了。

  作為產業龍頭,寧德時代此番參與先導智能定增,是不是更符合戰投標準?

  恐怕不是這樣,近期已有諸多險資、國資、產業資本宣布「離場」,不再以戰投方式參與定增。

  招商蛇口9月14日發佈公告稱,此前擬作為戰投引入的平安資管,將不再參與公司收購方案中的配套募資項目,該項目也隨之取消。公司將調整原因歸於「資本市場環境的變化」。

  根據此前方案,招商蛇口擬採用發行股份、可轉換公司債券及支付現金的方式收購深投控持有的的南油集團24%的股權,同時向戰投定增募集配套資金。按照計劃,平安人壽擬委託平安資管作為戰投參與認購,發行完成後,平安人壽將成為招商蛇口股東。如今,隨著平安方面的退出,招商蛇口的配套募資也予以取消。

  除了險資,國家級的產業基金也不行。

  9月14日,易華錄再度對定增方案作出調整,國調基金不再以戰投身份參與定增,定增認購方僅剩華錄資本。

  從資料看,國調基金似乎能夠勝任戰投角色。國調基金於2016年9月22日註冊成立,主要通過母子基金、直接投資相結合的方式重點服務中央企業發展,支持央企行業整合、專業化重組、產能調整、國際並購等項目。易華錄此前表示,國調基金能夠提供戰略性資源,與上市公司謀求長期戰略利益。

  產業資本也無緣以戰投身份參與上市公司定增。8月29日,惠達衛浴公告稱,碧桂園創投將不再作為戰投參與公司定增。這是碧桂園方面近期退出定增的第三家公司,前兩家是蒙娜麗莎和帝歐家居。

  「作為房企,碧桂園明顯能夠為惠達衛浴、蒙娜麗莎這樣的家居產品公司提供銷售支持,其作為戰投參與定增有一定的合理性。」有私募人士認為。

  如今,寧德時代高調包攬先導智能定增,能否揭開平安、國調產業基金都止步的迷霧?

  如果成了,這將是個新的風向標?還是獨此一家的特殊關照?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