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董秘們謹記:接受調研時第一大忌 「乾貨」別說太多容易犯規

董秘們謹記:接受調研時第一大忌 「乾貨」別說太多容易犯規

  董秘們謹記!接受調研時第一大忌:「乾貨」別說太多容易犯規

  來源:董秘學苑 

  原創 六月雪 

  一天市值蒸發167億元,近期高位買入長春高新的投資者錢虧的有點懵,雖說股市漲跌具有不確定性,但是本著價值投資的心態買的東北第一門面公司,怎麼著也不至於這樣虧錢。9月15日,深交所向公司下達關注函,就公司及子公司負責人的合規性提出質疑。

  9月14日,莫名其妙跌停後,市場傳出利空原因,據媒體報導,長春高新重要子公司長春金賽藥業有限責任公司(持股99.5%)總經理金磊在小範圍的機構調研會議上給出了一些「乾貨」。

  長春高新第二大股東、金賽藥業總經理金磊(圖片來源金賽藥業官網)

  1、「(金賽藥業)其他城市營銷模式內部還是有問題,3季度不好也有內部鬆懈的原因,7 月同比下滑」;

  2、「金賽藥業明年的業績展望從增長35%下調至25%」;

  3、「由於需要交稅10億元,年底計劃減持(來交稅)」。

  為什麼子公司總經理的言論會對上市公司影響這麼大?我們來看一看金賽藥業對於長春高新的分量,據長春高新2020年半年報,金賽藥業實現營業收入25.35億元,實現凈利潤11.29億元,長春高新2020年上半年總營業收入39.2億元,實現歸屬凈利潤13.1億元,金賽藥業對於長春高新的凈利潤貢獻率達到86%。

  也就是說,金賽藥業如果業績增長率下滑,也意味著長春高新業績增長率下滑。同時,作為公司第二大股東,金磊還要減持,可不就成了大利空。

  就算不是做信息披露工作的人都能感覺到,此次事件有點怪怪的,作為掌握上市公司重要信息的二股東這樣對機構暢言合規嗎?答案肯定是不合規的,很明顯就是違反了信息披露公平的原則。

  我們來看一看監管層深交所怎麼質疑的:

  1、結合金賽藥業營業收入、凈利潤占公司營業收入、凈利潤比重的歷史情況,說明市場能否通過獲知金賽藥業業績而直接推斷公司相應期間業績;補充披露公司7月1日至9月30日期間的預計業績與上年同期相比的變動情況,在此基礎上說明金磊上述業績相關言論是否屬實。

  這個問題的前半部分,我們其實已經分析了,後半部分,主要針對的是公司今天早晨發佈的前三季度業績預增公告,不是說7月同比下滑嗎?怎麼前三季度業績還同比增長這麼多,金磊關於業績的言論說法是否正確。

  2、結合公司信息披露相關內控制度及其執行情況,說明公司是否存在有選擇性地、私下向特定股東披露、透漏或者泄漏未公開信息,是否存在違反公平信息披露原則的情形;在此基礎上,說明公司及金磊的有關行為是否違反深交所《股票上市規則(2018年11月修訂)》第 2.15 條「上市公司及相關信息披露義務人在其他公共媒體發佈重大信息的時間不得先於指定媒體,在指定媒體上公告之前不得以新聞發佈或者答記者問等任何其他方式透露、泄漏未公開重大信息」 的規定。

  深交所上市公司規範運作指引中也有規定:上市公司及能代表上市公司的人員接受調研時,只能說已經公開披露的信息,以及沒有公開但是非重大的信息。

  其實這也有趣,機構來調研,其實主要就是想獲得一些有價值的乾貨,但是往往這些有價值的乾貨又是不能給的,一給就犯規。其實,長春高新這個案例中,對於公司或者金磊來說,這些都是利空的信息,按常理,並不想主動傳遞給機構,或許只是言者無心,聽者有意,畢竟我們虧個幾千塊錢都肉痛的小散是無法理解為交稅10億而做減持的大佬心裏是怎樣想的。

  在此,也建議其他上市公司,在接受機構調研時,該隱晦時隱晦,給機構一個眼神,讓機構自己去領悟,而不是直接把食物喂到機構的肚子里,機構吃到肉是開心了,但是中小投資者就不樂意了,另外,還有監管層在那裡盯著。

  當然,除了信息披露不合規之外,還有一個值得探討的更嚴重的問題是內幕交易的問題。

  內幕交易指的是,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在內幕信息公開前,買賣該證券,或者泄露該信息,或者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的違法行為。

  《證券法》第五十二條 「證券交易活動中,涉及發行人的經營、財務或者對該發行人證券的市場價格有重大影響的尚未公開的信息,為內幕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