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花木蘭》全面崩盤:口碑暴跌、票房撲街 迪士尼錯在哪?

《花木蘭》全面崩盤:口碑暴跌、票房撲街 迪士尼錯在哪?

  原標題:口碑暴跌,票房撲街!《花木蘭》全面崩盤,迪士尼錯在哪?

  來源:創業邦

  不要傳播《花木蘭》的資源,不要浪費別人的時間!

  在豆瓣小組裡,有網友發帖如是說。截至目前,這條帖子下已經有近900次點讚,超過1240條評論。

  作為迪士尼首個中國公主真人版電 影,《花木蘭》的製作和宣發費用高達3.5億美元,摺合人民幣24億元。

  在主演方面,有劉亦菲、鞏俐、李連杰、甄子丹等眾多國際明星加持,從籌備開拍製作到上映耗時將近4年。

  為了給《花木蘭》造勢,早在2019年7月,迪士尼發佈了《花木蘭》的首支預告,立刻引起了全球範圍內的關注。3月10日片方還在美國洛杉磯舉辦了盛大的首映禮,劉亦菲、李連杰等主要演員紛紛出席。

  在前期宣傳上,迪士尼真情實意地花費了巨額財力和物力。在預熱的一年時間里,《花木蘭》僅熱搜就有超過100條。

  由於新冠疫情的爆發,這部影片的上映之路走得異常坎坷。其上映日期從3月27日改為7月24日,之後又推遲到8月21日,然後又宣布無限期撤檔。

  在經歷了一波三折的檔期變更後,迪士尼放棄《花木蘭》在部分國家的院線上映計劃,改為在旗下的流媒體平台Disney+上以付費形式點映,並正式定檔9月11日在中國內地上映。

  或許正是因為它給大眾帶來的期望太高,失望也來得要更加猛烈。

  在微博、豆瓣、B站、公眾號里,有關這部電 影的負面評論鋪天蓋地。作為迪士尼的重頭戲,《花木蘭》到底是如何全面崩盤的,迪士尼在這個過程中又做「錯」了什麼?

  豆瓣4.9分,五天1.7億,全面崩塌的《花木蘭》還有救嗎?

  用「全面崩塌」來形容《花木蘭》在全球電 影市場的表現,或許都不為過。

  最先遭到吐槽的便是《花木蘭》的定檔海報,這張審美奇特的海報引發了網友熱議,大家紛紛表示:有小時候地攤賣的DVD封面內味兒了,還有點90年代的既視感。

  然而在網友翻出該片在其他國家發佈的海報進行對比後,只有這張風格停留在上個世紀的海報效果最差。

  一張海報,成了《花木蘭》口碑崩壞的導火索,此後這部影片引發的種種負面風波似乎都有預兆。

  9月4日,《花木蘭》在北美及全球其他一些市場上線流媒體Disney+,以29.99美元(約合人民幣209元)的價格進行付費點播。而在點播之前,用戶還需先交6.99美元月費成為Disney+會員,才有資格付費點播。

  儘管此時《花木蘭》在中國還未正式上映,但仍有不少海外網友選擇支付29美元先睹為快。豆瓣在9月5日公佈了其評分,開分即5.9分,此後一路下跌。隨著9月11日其在內地首映,其評分已經跌至4.9分。

  國內的廣大觀眾紛紛開啟了吐槽模式。這些差評來自於電 影的方方面面:

  在場景上,花木蘭所在歷史背景應是北魏時期,卻住在唐朝後才出現的福建土樓中。

  另外,鄭Pepe飾演的媒婆身後這幅對聯寫著:「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望世間眷屬全是有情人」。然而這句話出自元曲《西廂記》,出現在影片里不僅尷尬,還給觀眾一種莫名其妙的時空錯亂感。

  此外,片中還出現穿著艷麗的宮女和官員撐著洋傘在皇宮裡散步,這一幕令網友感覺分分鐘穿越到歐洲中世紀。

  在妝容上,主角「對鏡貼花黃」的這一幕成了全片的一大槽點,而鞏俐的「眼罩」妝容、鄭Pepe的「牆灰糊臉」妝容都在一定程度上打擊了觀眾的觀影積極性。

  在配音上,即便影片陣容以華人演員為主,但卻是全英語拍攝。這導致國內觀眾在影院看的,僅是英語台詞的中文配音版,於是演員口型有時候對不上聲音是常見的畫面。

  在人物設定上,電 影將花木蘭打造成一個有種族天賦的少女,體內藏著一種叫「氣」的超能力。只有主角花木蘭將體內的「氣」激發出來,才能殺死最終BOSS,完成使命。這種沒有完整的人物成長路徑、簡單粗暴的人設,似乎與超級英雄並無什麼差別。

  在劇情上,該片在情節設置上的一些問題也引發了廣泛的爭議,如幾十個騎兵直接攻陷一座要塞;女巫仙娘和木蘭突然開始惺惺相惜……

  在影片結構上,《花木蘭》整部電 影像一鍋東方元素的大亂燉。全片中顏色過於飽滿濃烈的服裝,刻著「忠勇真」字樣的劍,在片中多次出現但僅是作為一個精神符號的鳳凰……

  從劇本、美術、剪輯、配音、動作設計上,在許多網友眼裡,《花木蘭》可謂是達到了360度全方位的崩塌。

  口碑崩塌直接造成了對票房的負面影響。在《花木蘭》的上映首日,其排片佔比38.4%,高於《八佰》23.2%的排片率,但其上座率僅為8.9%,被《八佰》遠遠反超。

  到了周日,《八佰》的票房已經超出《花木蘭》近750萬。上映五天,《花木蘭》目前累計票房僅1.75億。

  據《中國經營報》報導,大致上,好萊塢大片的片方能從其全球票房總額中拿回40%-45%,按此推算如果繼續在院線上映,《花木蘭》全球票房至少要7億美元才可能回本。

  而按照此前第三方機構的預測,《花木蘭》海外市場只需要實現5億美元的票房。但從目前國內市場來看,貓眼給出的內地票房預測僅為2.64億,且排片佔比以及分賬票房比例都在下降,僅僅依賴院線,那麼《花木蘭》所處的情況並不樂觀。

  不過精明的迪士尼,選擇了將一半市場放在院線,一半放在流媒體平台。

  據《好萊塢報導者》和民調機構Morning Consult在8月上旬進行的調查顯示,有19%的Disney+訂閱用戶表示非常有興趣付費觀看《花木蘭》,選擇「有一定興趣」的用戶佔到23%。

  截至今年8月,Disney+在全球已經有6000萬+用戶。假設付費率只有10%,按照600萬用戶、30美元一次來推算,也有1.8億美元入賬,這筆錢將全數進入迪士尼的「口袋」。

  對於《花木蘭》來說,其流媒體平台的票房收入固然重要,而內地院線無疑也是其主要戰場之一。一個殘酷的現實是,《花木蘭》在國內市場並未達到理想的成績。

  口碑和票房雙雙受挫,迪士尼到底錯在哪?

  在一定程度上,《花木蘭》此次在內地市場的失敗,可以從影片本身的硬傷和迪士尼的「弱點」找到原因。

  對於影片而言,迪士尼尷尬的宣發戰略便是它的「致命弱點」。首先《花木蘭》是在上映前9天才公佈定檔,倉促的宣傳期本身就會使影片的熱度大打折扣。

  隨著迪士尼公佈的國內定檔海報,更是讓國內觀眾的觀影熱情被潑了一盆冷水,其設計風格遭到全網群嘲,粗糙、簡陋的海報更是絲毫見不到片方的誠意。

  到了9月5日,影片的噩夢開始了。這一天,《花木蘭》的海外口碑開始解禁,儘管其在爛番茄上拿到78%的新鮮度,MTC是69分,成為迪士尼近四年來評分最高的一部真人電 影。

  但國內觀眾顯然並不買賬,在對場景、劇本、人物設計等失望後,觀眾們開始在豆瓣上打出了低分,這也是《花木蘭》口碑在國內崩塌的開始。

  隨著影片在流媒體的熱映,《花木蘭》的高清資源幾乎在同一時間流出,這不僅讓其票房受到了致命的打擊,並隨著盜版資源在社交平台的層層傳播,影片本身的低口碑也呈幾何級地爆發。

  再加上國內觀眾積攢的負面情緒和心理落差,最終《花木蘭》迎來了全面差評。有意思的是,在國內《花木蘭》上映之日,B站同時上線了趙薇版的《花木蘭》,引髮網友的熱議。

  迪士尼版《花木蘭》為何會陷入如此尷尬的境地。顯然,在這個過程中,影片本身存在的製作硬傷是這場輿論發酵的根源。而它的硬傷,或許可以概括為「不用心」。

  在這部影片中,各種隨意堆積的東方元素,簡單粗暴的人物設定,空洞的劇情和突兀的轉場,為了突出女性主題的大量魔改,以及對於通過這部影片流露出片方對東方整體形象上的刻板認知……

  但凡迪士尼再用心一點,國內觀眾也不至於這麼「失望」。反觀1998年動畫版《花木蘭》,迪士尼對這部動畫片的用心程度,要遠高於真人版電 影。

  在這部經典的動畫電 影中,包括其提出女性的反叛、獨立、個人的自由選擇等議題,頗具東方意味的寫意式水墨畫,多次出場的東方樂器和旋律,輔以迪士尼歌舞橋段處理,都成為了後來影迷心中最獨特的記憶。

  20年過去了,而如今這部被視為迪士尼極力「討好」中國受眾的真人版《花木蘭》,卻在內地市場遇到滑鐵盧。

  迪士尼真的拍不好真人版電 影嗎?

  作為手握多個大IP的迪士尼來說,將動畫電 影改編成真人版,早已是一個固定的傳統。從2014年起,迪士尼便每年穩定推出至少一部的真人化作品。

  據《一起拍電 影》報導,截至目前,迪士尼已經推出14部由早期動畫改編而來的真人作品(不包括真人電 影續集),其中包括公主電 影、奇幻電 影等類型片,這些作品已經在全球電 影市場累積產出了超80億票房。

  圖源:豆瓣

  然而這些由動畫改編的真人作品都如《花木蘭》一般,大多未曾逃過口碑走低的魔咒。

  其中《灰姑娘》《獅子王》曾被批評照搬動畫,《沉睡魔咒2》也曾被指挪用異國文化。這些真人版改編作品為何總是不受觀眾待見,或許這與兩者截然不同的創作方式有著很大的關係。

  動畫作品可魔幻、可童話、可超現實,可以充分發揮想像力;然而真人作品卻更考驗導演講述故事的能力,並且要通過鏡頭、服道化、場景等多種手段來使觀眾沉浸到故事中去。

  這就意味著,動畫作品不可能完全實現真人化。就拿真人版《花木蘭》來說,「木須龍」一角的缺失,部分則是出於技術手段的原因。

  但迪士尼也不是沒有成功的改編作品。如去年上映的《阿拉丁》,分別在豆瓣電 影和貓眼專業版上獲得7.5分和9分。業內人士認為,《阿拉丁》之所以獲得國內觀眾認可,一方面是劇情架構基本還原了1992年經典動畫版本,同時新版還對內容進行了更多補充使作品更加飽滿。

  另外,在2017年上映的真人版《美女與野獸》,曾以12.6億美元的成績成為了全球年度票房榜亞軍,還獲得了第90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藝術指導」和「最佳服裝設計」提名。

  在這部真人版作品中,不僅加強了敘述的流暢性,增加的大量歌舞表演增強了影片的可看性,並通過各種細節調整塑造人物性格。

  此外,該片中女主角的服裝造型也成為整部電 影的一大看點。片中女主角Bella與野獸共舞時的那套黃色晚禮服,裙擺處的裝飾,由施華洛世奇的2160顆水晶鑲嵌而成,整件晚禮服耗時12000小時。

  而在真人版《花木蘭》中,據官方透露,其40多人服裝團隊工作超過3個月,製作出2062件戲服配件道具、1104件頭飾配件、250頂帽子。

  然而在全片中,真正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的,似乎只有木蘭那套多次出現在海報上的紅色戎裝。

  迪士尼或許並不是拍不好真人版的改編電 影,只是看如何拍而已。

  寫在最後

  當20年後的花木蘭再重現大螢幕,帶給觀眾的已經不再是驚喜而是失望。而迪士尼是否該思考,這個本有著女性覺醒象徵意義的人物,為何不能再帶給觀眾以力量、勇氣,以及傳遞自我探索的價值。如今的迪士尼在資本或版圖上,相對於20年前要更強大,但是對於藝術的探索以及人性魅力的挖掘上,它是否已經開始流於形式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