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劉姝威:中國需要向美國、歐洲等國家學習 加強中國的司法管轄權

劉姝威:中國需要向美國、歐洲等國家學習 加強中國的司法管轄權

  來源:劉姝威

  原標題:加強中國的司法管轄權

  隨著中國對外開放的程度和範圍逐步擴大,越來越多的外國企業從事與中國有關的業務。為了保證中國的國家安全,保證外國企業合法地從事與中國有關的業務,保證中國對外開放的穩步進展,中國需要向美國、歐洲等國家學習,加強中國的司法管轄權。

  一、美國的司法管轄權

  美國的司法管轄權是目前世界上最完善的,也是最值得我們學習的。

  1977年美國頒布了《國際緊急狀態經濟權力法》(IEEPA)。該法案規定,美國總統及獲得授權的行政部門有權頒布法令或規章,管制或禁止美國人或非美國人與各種受制裁國家進行貿易、或禁止美國人或非美國人向受制裁國家出口來源於美國的產品。任何人違反根據本法案政府部門頒布的任何許可、法令、規章或禁止令,將被視為非法行為。

  2001年美國頒布了《愛國者法》。該法案第317條對國外洗錢活動的長臂管轄,規定如果某一外國人或者某一外國金融機構參與了洗錢活動,只要對其依照《美國聯邦民事訴訟規則》或者所在地的外國法律送達了訴訟文書,並且具備下列條件之一,美國法院即可對其行使司法管轄權:(1)洗錢犯罪所涉及的某一金融交易全部或者部分發生在美國境內;(2)有關的外國人或外國金融機構對美國法院已決定追繳和沒收的財產以挪用為目的加以轉換;(3)有關的外國金融機構在位於美國境內的金融機構中設有銀行賬戶,因此所有美元交易活動原則上都將受到美國反洗錢法律監管並受美國司法管轄。

  《愛國者法案》第319條美國銀行間賬戶的資金沒收,規定美國財政部部長和首席檢察官可以向任何一家在美國開設代理行賬戶的外國銀行發出傳票,以獲得與該賬戶有關的記錄,包括在美國境外留存的、與資金存入該外國銀行相關的記錄。如果外國銀行沒能遵守傳票要求或沒能進行訴訟程序以抗辯該傳喚,美國財政部長和首席檢察官在相互磋商後可書面通知要求美國的金融機構終止與該外國銀行的任何代理行關係。第319條規定,如果有關資金存放在某一境外的外國銀行賬戶中並且該外國銀行在美國境內的金融機構中設有聯行賬戶(interbank account),該資金可以被視為存放在該聯行賬戶當中,美國主管機關可以直接對該聯行賬戶中的資金採取凍結、扣押和沒收措施。在此情形下,美國政府無需證明外國銀行在美國境內聯行賬戶中的資金與作為沒收對象的、存放在外國銀行中的資金具有直接的可追溯的關聯。

  可見,美國的司法管轄權不限於屬地管轄或屬人管轄,而是只要存在「最低聯繫」,根據「效果原則」和「自願服從原則」,即可行使司法管轄權。

  二、歐洲的司法管轄權

  歐盟議會於2016年4月14日通過的《通用數據保護條例》(GDPR)於2018年5月25日在歐盟成員國內正式生效實施。

  《通用數據保護條例》(GDPR)第3條第1款規定,GDPR適用於在歐盟內部設立的數據控制者或處理者對個人數據的處理,不論其實際數據處理行為是否在歐盟內進行;第2款規定即使數據控制者或處理者不在歐盟設立,只要存在為歐盟內的數據主體提供商品或服務,或對發生在歐洲範圍內的數據主體活動進行監控行為的,也須適用GDPR。GDPR規定,被判違法的公司需要支付罰款,數額相當於其全球營業額4%。

  《通用數據保護條例》(GDPR)將效果原則作為屬地原則的補充。根據效果原則,只要在客觀效果上構成對本國或本地區自然人個人數據的處理,就受GDPR管轄。

  三、加強中國的司法管轄權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際刑事司法協助法》第4條第3款規定:非經中華人民共和國主管機關同意,外國機構、組織和個人不得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進行本法規定的刑事訴訟活動,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機構、組織和個人不得向外國提供證據材料和本法規定的協助。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七條規定:除依照國際條約規定的途徑或通過外交途徑外,未經中國主管機關准許,任何外國機關或者個人不得在中國領域內送達文書、調查取證。

  目前,中國的司法管轄權已經不能滿足中國對外開放程度和範圍所需要的司法支撐。與美國和歐洲的司法管轄權相比,中國亟待加強中國的司法管轄權。中國的司法管轄權應該不限於屬地管轄或屬人管轄,向美國和歐洲學習,只要存在「最低聯繫」,根據「效果原則」和「自願服從原則」,即可行使司法管轄權。

  中國應該儘快根據 「最低聯繫」, 「效果原則」和「自願服從原則」,在相關的法律法規中加強司法管轄權。例如,在《出口管制法》、《國家保密法》、《網路安全法》,《商業銀行法》、《國際刑事司法協助法》、《數據安全法》等法律中,增加與美國歐洲的對等司法管轄權條款。

  加強中國的司法管轄權,目前亟待規制兩種行為:一是外國調查機關對位於中國境內的主體展開調查、取證;二是與中國有「最低聯繫」的外國主體違反中國法律,給中國主體造成損害。

  例如,與中國有「最低聯繫」的外國主體未經中國政府主管機構的批准,擅自向外國司法機構提供中國主體的客戶信息和資料,給中國主體造成損失,中國對此擁有司法管轄權。

  例如,與中國有「最低聯繫」的外國主體在執行外國法院判決或行政命令時,超越其判決或行政命令要求,對中國主體造成損害,中國對此擁有司法管轄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