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中汽協秘書長:尾部車企回天乏術 需要儘早面對現實

中汽協秘書長:尾部車企回天乏術 需要儘早面對現實

  原標題:中汽協秘書長:尾部車企回天乏術 需要儘早面對現實

  來源:出行一客

  中國車市開始回暖。中汽協最新數據顯示,8月中國汽車產銷分別達到211.9萬輛和218.6萬輛,同比增長6.3%和11.6%。1-8月汽車產銷累計分別達1443.2萬輛和1455.1萬輛,同比下降9.6%和9.7%,降幅均有所收窄。

  中國汽車工業遠航的道路上遍布迷霧。連續兩年負增長的車市本在去年底回暖,卻在今年遭遇新冠肺炎疫情衝擊;恰逢全球汽車業遭遇百年未有的技術巨變,本需要互相協作探索未來之時,又遭遇全球自由貿易格局動蕩。時值中國車企編製「十四五」規劃的重要時刻,中國汽車工業亟須理性看清現狀,積極應變以求未來。

  今年8月,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世界汽車組織(OICA)主席付炳鋒,連續一周奔走於北京、上海、長沙,在第九屆中國汽車論壇及2020中國汽車新消費論壇與業內共話未來發展。在此期間,他接受了出行一客(ID:carcaijing)專訪,對中國車市現狀、前景,貿易摩擦波動對產業界影響等諸多問題給出了自己的看法。

  中汽協數據顯示,7月,中國汽車產銷分別完成220.1萬輛和211.2萬輛,同比分別增長21.9%和16.4%。累計產銷情況看,1月-7月,汽車產銷分別完成1231.4萬輛和1236.5萬輛,同比分別下降11.8%和12.7%,但降幅相比於1月-6月分別收窄5.0個和4.2個百分點。

  在付炳鋒看來,今年下半年車市將平穩發展,全年同比汽車消費降幅將逐漸收窄。中國汽車消費市場遠未見頂,目前正處於行業調整期。基於經濟發展和居民財富增長,中國汽車年消費突破3500萬輛不是問題。

  近來,國內車企陸續被爆停工、裁員,乃至破產重組,其中除了如流星般的新造車勢力,也不乏當年的明星公司、上市企業。對此,付炳鋒認為,過去幾年裡相關企業盲目擴產導致過剩,又忽視發展技術和產品,如今已經回天乏術。目前,它們只有儘快尋找合作夥伴,拼搶出企業的轉型生存空間,抓緊盤活資產,積極採取有效的自救措施,不能抱有幻想,要面對現實。

  近期複雜的貿易局勢,打亂了中國車企走出去競爭的步伐。付炳鋒表示,基於龐大的市場、基礎建設及消費需求,中國逐漸成為全球智能網聯汽車技術的策源地。未來,中國車企有望引領整個智能時代的汽車業。

  邊緣車企要抓牢最後的救命稻草

  出行一客(ID:carcaijing):疫情加速了汽車產業提質增效的步伐。雖然淘汰落後產能有助行業良性發展,但現階段尾部企業的衰落過程是否太快、太慘烈了?您如何看待這一現象?

  付炳鋒:落後產能的衰落越發顯著。除了明面上的,還有一些潛在的、未被聚光燈聚焦的企業,它們產能不落後,但也存在過剩。近年來,很多企業都熱衷新建產能,忽略了技術、產品、品牌的創新。等到產能建好了,反而基礎不牢,造成如今的困難。

  出行一客(ID:carcaijing):您覺得它們還有救嗎?

  付炳鋒:這是市場經濟環境下的自然淘汰。我建議它們面對現實,搶抓機遇,看自己不行了,得儘快盤活資產,積極自救。在產能過剩、且市場需求面臨重大調整的當下,搶抓機遇最為關鍵。必須得拼、得搶,等是等不來的。

  出行一客(ID:carcaijing):您說的機遇指什麼?

  付炳鋒:主動尋找合作夥伴,去搶奪企業戰略調整的空間。現在的競爭已經全然不同,造出車就賺錢的時代一去不復返了。大車企都在強強聯合,小的、抗風險能力弱的車企,再不尋找出路可能就是死路一條。我說話是比較柔和的,避免刺激已經很難受的企業。我告訴他們,你得趕緊找合作夥伴,把有效資產盤活,不要抱有幻想,要面對現實。

  出行一客(ID:carcaijing):它們能否基於中國汽車龐大的消費市場,找准、吃透一塊小市場,利用長尾效應活下去呢?

  付炳鋒:我對此並不樂觀。汽車業面臨百年未有之巨變,電動化、智能化的技術迭代,又加上互聯網的全新商業模式,企業要適應生存已經不易。如果一家企業沒能力維護產能,光是處理庫存就是難題,更何談產品創新。

  出行一客(ID:carcaijing):您怎麼看行業的整合節奏?

  付炳鋒:在我看來,一切會在未來三五年內塵埃落定,挺不過去就直接關門了,等不到下一個戰略機遇期。現在行業集中度非常高,馬太效應十分顯著,競爭異常激烈。

  出行一客(ID:carcaijing):在加速整合的過程中,業內盛傳多年的央企合並是否會加速落地?有觀點認為,傳統的三合一難以實現1+1+1>3的效果,需要新的思路破局。對此,您怎麼看?

  付炳鋒:這是個熱門話題。我覺得,傳統兼并資產的方式意義不大,央企會逐步展開聯合。最好的辦法是,讓各家企業在技術研發上建立聯繫,分享技術平台,提升整體競爭力。如果涉及資產重組,則勢必伴隨體制機制的進一步變化,這裏面的難度不小。

  出行一客(ID:carcaijing):電動化、智能網聯化、共享化、自動駕駛為主的新四化耗資巨大,即便是巨頭也是獨木難支。合作會是未來的主基調?

  付炳鋒:面向未來而言,研發依然是企業最重要的能力。當然,企業要量力而為,必要時考慮展開合作。事實上,在大企業間這種合作比比皆是,比如豐田就在中國找到了比亞迪,作為布局電動化的重要夥伴;上汽集團和廣汽集團也試圖打造共有技術平台。所以啊,小企業再不主動尋求合作,機會就從指縫溜走了。

  中國將引領未來智能網聯汽車發展方向

  出行一客(ID:carcaijing):您如何看待當前的逆全球化思潮,會不會打亂中國車企的發展節奏?

  付炳鋒:我對中國有信心。我相信,國家的政策制訂會愈發科學,也將繼續堅持深度開放。在當前逆全球化觀點盛行之際,我們用開放的態度釋放了信號——繼續和國外接軌,繼續學習國外先進治理經驗。汽車全球化特徵將來會更明顯,不同的國家,不同的市場,但都是同一個產業,無須過多地擔心逆全球化問題。在我看來,目前的經濟環境是有它自身全球化經濟體系和運行規律的。美國想顛覆掉WTO規則並不容易,各國早已相互依賴。咱們有句古話:一個巴掌拍不響。大洋彼岸的巴掌一直舉著要拍,而我們自有策略,要肩負大國責任,就不著急應和他拍巴掌。即便未來發生了極端風險,我相信會有充足準備。事實上,兩年前我們就已經以舉國之力在競爭性較強的領域開展創新研發了。

  出行一客(ID:carcaijing):汽車領域是否會遭遇關鍵技術卡脖子的難題?是否要以舉國之力進行攻堅?

  付炳鋒:未來存在核心技術被封鎖的可能。以前全球尊重貿易規則,彼此取長補短、共同進步,企業正是受益於全球化充分合作的產業。如今,在新的風險環境下,我們正在以舉國之力攻克受制於人的技術,如今也有了可觀的技術儲備。

  出行一客(ID:carcaijing):類似於晶元之於智能手機,在汽車領域不會遇到這種核心技術的阿克琉斯之踵嗎?

  付炳鋒:對於汽車領域的關鍵技術,我們難在不是從0到1,而是缺乏規模化生產,成本過高。很多東西我們都能自己做,水平差距也不大,就是製造成本比較高。比如相近的替代產品,價格比對方高了一兩倍,如果在汽車上集成應用,會新增很大一塊成本。汽車是個大產業,現在看來應該發揮內部市場的巨大潛力,優先使用自己的東西,用上個五年十 年,技術、產品就成熟了。不用自主產品,一直採購成熟的進口貨,用習慣了就會讓自己在成長路上背上包袱。

  出行一客(ID:carcaijing):汽車產業是相對充分競爭的市場,在大浪淘沙下,我們湧現出了一批頗具競爭力的企業。過去幾年,它們都把目光轉向了海外,試圖讓中國汽車走出去,但以目前的國際環境,它們是否還能走出去?如果要走,應該怎麼做?

  付炳鋒:未來的變數很多,我們要緊跟變化本身,走著瞧。中國車企出海勢在必行、大有可為。不同於以往靠性價比的出口方式。五年以後,具有智能網聯領先功能的民族品牌汽車,將直接進入全球汽車競爭市場,我們將輸出成熟而優秀的產品。

  出行一客(ID:carcaijing):您認為,中國汽車產業在智能網聯這一關鍵領域,具有關鍵性的領導力,從而實現在全球競爭中的換道超車?

  付炳鋒:技術革命給中國車企帶來了新的戰略機遇。和傳統汽車相比,電動智能汽車換了心臟、血液、神經系統,不但帶來了新的消費體驗,更掀起了能源革命,更有新的商業生態。中國不但是全球最大的汽車市場,更逐漸成為電動化、人工智慧的技術策源地。歐美很多汽車巨頭,都把未來智能化、電動化的研發總部放在了中國,和中國的科技公司合作。我相信,由於市場和基礎設施優勢,中國汽車工業一定會引領下一個智能時代汽車行業的發展。

  出行一客(ID:carcaijing):您如何看待新能源汽車的消費回暖?最新數據顯示,今年7月,新能源汽車消費終於轉正,這會是此前調整期的拐點嗎?

  付炳鋒:新能源汽車正處於產業發展期。從技術創新到示範運行再到產業化,在整個產業成熟前,它會受到各種內外因素變化的影響。今年上半年的銷量下滑背後,就和疫情衝擊、政策調整相關。比如,從經濟效益來看,新能源汽車比傳統燃油車更適合出行市場,但由於新冠肺炎疫情衝擊,出行服務行業就削減了採購計劃,從而影響了新能源汽車銷量。

  出行一客(ID:carcaijing):伴隨國內新冠肺炎疫情已經得到控制,社會生產逐漸恢復,您怎麼看未來的新能源汽車消費市場?

  付炳鋒:目前,新能源汽車保有量已經達到460萬輛,應該可以達到2012年制定的相關規劃——2020年累計銷售500萬輛。我認為,需要從更高的維度去看待新能源汽車。這是戰略新興行業,是國家能源轉型的重要戰略,國家、企業、社會各界投入巨大,電動化是未來必然的方向,新能源汽車正按著原定戰略逐步向前,銷量不斷攀升,整個產業正逐步走向成熟。

  出行一客(ID:carcaijing):您認為現階段的新能源汽車產業需要哪些政策扶持?

  付炳鋒:長線、短線的政策已經密集發佈,現在考驗的是政策落地。我覺得,為了對沖緊急事件的消極影響,下點政策猛藥理所應當。不過,「藥力」終究會逐漸減弱,為此,要用長效政策去平衡市場發展。以新能源汽車下鄉為例,就是希望發揮新能源汽車在城鄉的優勢,比如充電便利、無里程焦慮,引爆農村市場消費。同時,我們會在下鄉環節中,調研產業發展中的瓶頸,制定對應政策予以調整。比起低端新能源汽車市場,高端市場消費者認可度很高,依託需求拉動消費。新能源汽車消費市場,除了低端市場仍需一些政策外,整體正逐漸走向需求拉動消費的良性道路上。

  未來年銷3500萬輛可期,產業界得有信心

  出行一客(ID:carcaijing):您怎麼看待今年的汽車消費市場?

  付炳鋒:業內普遍認為,若無突發極端國際事件,中國經濟在下半年繼續向好發展,汽車的全年降幅會進一步收窄。去年底,我們預測今年汽車銷量會和2019年相持平。目前看來,今年上半年汽車少賣了約200萬輛,相當於丟失了一個月的銷量,要完全補齊還是有難度的。相比去年同期,今年下半年汽車消費會有所增長,全年汽車銷量下滑將收窄至個位數,可能在8%左右,我們還有5個月的時間,今後汽車市場總體應該還是向好的。

  出行一客(ID:carcaijing):2017年,中國汽車銷量達到2888萬輛,就在業內期盼次年突破3000萬輛時,連續兩年遭遇車市負增長。我們應該怎樣看待這一情況,是中國車市已經達到頂點,還是成熟汽車消費市場的周期性盤整?

  付炳鋒:經過十多年的快速發展,中國車市迎來了平台調整期。又趕上今年暴發的新冠疫情,讓汽車銷量跌到了谷底,這是產業發展的必然規律。

  出行一客(ID:carcaijing):您覺得中國汽車消費市場的後勁如何,市場消費的頂點在哪?

  付炳鋒:一個國家的汽車保有量和國民人均GDP之間,兩者正相關。西方國家汽車保有量達到高點時候,人均GDP已經有2萬美元了,今天歐洲和美國人均GDP達到了4萬美元,而我們現在人均GDP才剛過1萬美元,說明還有很大的空間。我覺得中國車市遠未見頂,未來會迎來穩定的增長期,年銷3000萬輛不是問題,3500萬輛也在預料之中。

  出行一客(ID:carcaijing):新的消費環節下,會帶來哪些變化?

  付炳鋒:汽車消費將改變現有的營銷模式。傳統4S店的巨額成本讓汽車行業不堪重負,中高級以下品牌的4S店大多靠售後維修勉強過活。過去幹什麼車都掙錢的「富養時代」已經結束了,汽車將走入個性化消費的時代,營銷服務也將變得越發智能。我覺得車企應該俯下身去,好好研究客戶、研究技術趨勢、各種營銷新模式,去適應市場需求,塑造自身的品牌。

  出行一客(ID:carcaijing):感覺您對未來比較樂觀。

  付炳鋒:我覺得業內多做一些積極和穩妥的準備也是應當的,企業可以經營得更穩健。同時,要在當前的挑戰中積極尋找機遇。我對中國汽車消費市場有信心,信心比黃金還重要,我們要保持這個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