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讀研報 | 關於十倍股的結論,可能只是局部真相

讀研報 | 關於十倍股的結論,可能只是局部真相

來源:中泰證券資管

在拿破崙眼中,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相應的,在一些投資者眼中,不以十倍股為目標的投資,也不值得一談。於是,茫茫股海之中,總有人希望能通過統計整理,率先覓得十倍股的特質和基因。

不過問題是,關於十倍股的結論,好像不該輕易下。

啥是好賽道?結論取決於樣本

當下每每提及十倍股的好賽道,很多人的第一反應是消費、醫藥、科技行業。

如果參考美股的情況,這結論確實沒錯。參考光大證券研究所的統計,自2007年高點至2019年10月,美股中漲幅超過10倍的個股,隸屬信息技術行業的佔比30%、隸屬醫療保健行業的30%、隸屬可選消費行業的佔比13%,信息技術、醫療保健以及消費的確是毫無爭議的Top3%牛股輩出的集中地。

不過,如果換個樣本,把美股換成這一階段同樣十倍股數量眾多的日本股市(2007年10月-2019年10月東京交易所漲幅超過10倍的公司有45個,美國47家),結論就不一樣了。還是參考光大證券研究所的這份統計,自2007年高點至2019年10月,東京交易所十倍股的最好行業賽道,分別是工業(佔比24%)、可選消費(佔比22%)以及信息技術(佔比20%)。

事實上,除了國別差異,選擇不同的樣本時間,關於哪些行業更容易誕生十倍股的結論,也會發生變化。參考海通證券2016年8月發佈的題為「十倍股有哪些特別基因」的報告,自1990年到2005年,A股的五輪牛市期間,十倍股最集中的Top3行業呈現輪轉的態勢,而背後則是產業更迭的縮影。

點擊放大圖片(下同)

十 年十倍股?漲幅驚人但振幅更大

十 年十倍,在不少投資者眼中,這個漲幅屬於大神級,對應的股票應該是鳳毛麟角常青樹。

不過,如果我們回到數據,你會發現在某些階段中十 年十倍的股票佔比並不算低,卻未必是常青樹,漲幅驚人的同時,振幅也巨大。李迅雷老師上周發佈的題為「好賽道上跑的究竟有多少匹好馬 」報告中提到:

•2006年初,全市場約有1300隻股票,到2015年末,十 年間,股價漲幅超過1000%的股票有410多隻,佔比達32%(經歷了2007、2015兩輪大牛市);但扣除各自漲幅最大的兩年後,其餘八年的平均漲幅只有7%。而其後的五年間(2016年初至2020年9月),年平均跌幅高達11%。

•1998年初至2007年末這十 年間,共有50多隻股票十 年漲十倍,佔比達8%;但扣除各自漲幅最大的兩年之後,其餘八年的平均漲幅只有5%,且其後五年間(2008年初至2012年末)的平均跌幅達到14%。

•1996年初至2020年9月這25年間,全市場十 年漲十倍的股票佔比大約為5%;但年均漲幅中位數只有8.6%(相當於十 年130%的漲幅);這其中只有10%的股票年均漲幅超越19.5%(相當於十 年五倍的漲幅)。

其實,四年前發佈的海通證券報告中也提過,牛市環境中十倍股上漲受估值影響更大。2016年以前的五輪牛市中,十倍股的PE(TTM,整體法)漲幅分別達227.48%(90/12-93/2)、280.90%(96/1-01/6)、321.13%(05/6-07/10)、367.99%(08/10-09/8)、605.41%(12/12-15/6),而對應區間十倍股凈利潤同比增速(整體法)最大增幅也只是 197.47%(90/12-93/2)。

既然是跟著牛市的估值漲上去的,自然擠泡沫的時候就得承受巨大的振幅。

事實上,投資沒有一招鮮,基於具體的案例而抽象總結出十倍股的特質,大機率做不到放之四海而皆準。但換個角度,如果不以十倍股為唯一投資目標,則必然豁然開朗。

借用巴老的這句話:「我並不試圖超過七英尺高的欄杆,我到處找的是我能跨過的一英尺高的欄杆」。

本材料不構成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本材料僅供具備相應風險識別和承受能力的特定合格投資者閱讀,不得視為要約,不得向不特定對象進行複製、轉發或其它擴散行為,管理人對未經許可的擴散行為不承擔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