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狗不理解除與王府井合作:別說「狗不理」連人都快不理了

狗不理解除與王府井合作:別說「狗不理」連人都快不理了

  原標題:別說「狗不理」,連人都快不理了

  來源:深藍財經

  「竹板這麼一打呀,是別的咱不誇,誇一誇這個傳統美食狗不理包子。這包子好在哪?它是薄皮大餡十八個褶,就像一朵花……」

  20年前守著電視看馮鞏表演的觀眾們,大概怎麼也想不到,如今提到狗不理,人們再也不是想要「誇一誇」,而是「罵一罵」了。

  近日,一個博主評論狗不理包子不好吃,被狗不理公司報警了,理由是「侵害公司名譽」,要追究相關人士的法律責任。

  原本播放量幾萬的影片立馬飆升到了千萬,很多網友立即炸了,紛紛氣憤的表示「難吃還不讓說了」?

  網上還掀起了一波diss狗不理的小小風波:

  「狗不理難吃又貴,還不如樓下小攤販賣的。」

  「可惜了中華老字號的稱號,在天津壓根沒人吃狗不理。」

  「不吃可能會後悔,但吃了一定會後悔。「

  今日凌晨,狗不理集團通過官方微信發佈聲明回應此事表示,狗不理王府井店面對消費者評價擅自處理且嚴重不妥,不能代表集團官方行為和立場;從即日起,解除與該店加盟方的合作。

  不好吃還不讓人說?

  「小心我報警抓你」

  9月8日,微博博主@谷岳 發佈了一則探訪狗不理包子(王府井總店)的影片。

  影片中,博主先截取了網友在大眾點評上的評價,發現該店是北京王府井/東四地區評分最低的餐廳,僅有2.85分。

  到店後,該博主先花60元買了一籠8個的醬肉包,又花38元買了一籠8個的豬肉包。

  吃完包子後,博主總結稱,「醬肉包特別膩、沒有用真材實料」、「而豬肉包則是皮厚餡少,麵皮粘牙」、「要說也沒那麼難吃,這種質量20塊錢差不多,100塊錢兩屜有點貴」。

  10日下午,微博大V@北京人不知道的北京事 轉發了這則探店影片。

  就這樣,經過媒體的報導發酵後,微博帳號@王府井狗不理餐廳 發聲明稱,該影片所有惡語中傷言論均為不實信息,侵犯餐廳的名譽權造成相關經濟損失。餐廳將依法追究相關人員和網路媒體法律責任。餐廳已報警並註冊官方微博,發佈官方聲明,以正視聽。

  正因為@王府井狗不理餐廳 如此積極地「維護形象」,網友們也在微博上表達了自己的看法。

  目前,餐廳發佈的聲明已被刪除,也已無法搜索到「王府井狗不理餐廳」的微博用戶信息。

  15日凌晨2點過,狗不理官方微博發佈了一則聲明,狗不理集團表示,經了解,在未向狗不理集團報告的情況下,狗不理王府井店面對消費者評價擅自處理且嚴重不妥,不能代表集團官方行為和立場。狗不理集團從即日起,解除與該店加盟方的合作。

  評分近乎墊底

  那麼,狗不理包子到底怎麼樣?

  根據大眾點評App顯示的信息,狗不理包子(王府井總店)過去6個月的星級評分在2.84分-2.87分之間(滿分為5分),這個成績在北京小吃快餐中星級分排行前99%,即近乎墊底。

  另外,從曝光照片中可以看到,王府井店的包子價格,確實不是工薪階層能經常消費的。

  比如8個肉包子套餐為38元。

  還有60元8個的全家福套餐。

  至於味道,網友一邊倒地打出了一星:

  甚至還有網友給出了半顆星:

  背後老闆曾是雜技演員

  公開資料顯示,狗不理包子始創於1858年,是有160多年歷史的中華老字號品牌,在全國範圍內都有很大的知名度。

  可能在不少人的印象里,老字號都是和國企相關聯的,但其實「狗不理」早就已經從國企變成了私企。

  天眼查信息顯示,狗不理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的最大股東也是該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張彥森,值得一提的是,該公司的第二大股東天津市潤祥森商貿有限公司的實際控制人也仍然為張彥森。

  據了解,出生於1959年的張彥森在下海經商前曾是天津雜技團的一名雜技演員,1993年離開雜技團後,張彥森先後做過廣告、干過餐飲,涉足多個行業。

  但要說他商業生涯真正的轉折點還要在他掌控天津同仁堂之後。

  2002年,天津同仁堂製藥廠股改,張彥森以現金出資1700萬元,持股34%,成為天津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的二股東,並出任公司副董事長、總經理。

  隨後,經過數次增資和股權轉讓,張彥森家族成為天津同仁堂的實際控制人,合計持股59%。

  而後幾年,他以幾乎相同的操作手法,控制了另一家醫藥老字號天津宏仁堂(天津同仁堂的子公司),以及天津的名片之一——狗不理包子背後的運營公司狗不理集團。

  「艱難」掛牌後,又被退市

  原以為有了同仁堂的加持,狗不理的上市一路本應一帆風順。

  然而現實卻是在資本市場遭遇了兩次觸礁。

  在2012年首沖IPO失敗後,狗不理韜光養晦了兩年。2014年初,狗不理放話將並購美國某知名連鎖咖啡企業,為上市造勢。但同年7月,在證監會公佈的終止審查名單里,人們還是找到了狗不理的名字。

  但一年後,2015年11月,狗不理終於在新三板掛牌。

  目前狗不理集團有三塊業務,一塊是連鎖飯店,簡單來說就是「吃包子」的業務;另一塊是速食,即狗不理食品;第三塊是海外投資。

  狗不理推出的速凍食品

  為了不是簡單的賣包子,狗不理集團曾試圖拓展多元化業務。

  比如,2015年的「狗不理賣咖啡」事件。

  當時,狗不理以3000萬元的價格,取得了澳大利亞咖啡連鎖品牌高樂雅的中國特許經營權。

  董事長張彥森還信誓旦旦地表示,要在5年內開連鎖門店200家。

  5年時間轉瞬即逝,別說200家,據官網顯示,目前高樂雅在全國僅有28家門店,其中天津有16家。

  儘管自登陸新三板以來,其業績持續增長,營收由2015年的8948萬元增至2019年的1.55億元,凈利潤則由601萬元增至2424萬元,但其毛利率自2017年起持續下滑,2017年至2019年,狗不理食品毛利率為39.8%、39.26%、37.99 %。

  2020年5月11日,狗不理正式終止股票掛牌,主動從新三板退市,結束了不到5年的上市歷程。

  狗不理變沒人理,可能不是因為難吃

  作為現存不多的百年老字號,狗不理在天津一度是包子的同義詞。

  1845年,14歲的高貴友,到天津南運河邊上的劉家蒸吃鋪做小夥計。

  他的綽號,叫「狗子」。

  因心靈手巧又勤學好問,加上師傅們的指點,「狗子」做包子的手藝不斷長進,練就一手好活。

  三年滿師後,「狗子」獨自開了一家專營包子的小吃鋪——「德聚號」。

  由於「狗子」手藝好,做事又十分認真,從不摻假,製作的包子口感柔軟,鮮香不膩,生意十分興隆。

  來吃他包子的人越來越多,「狗子」忙得顧不上跟顧客說話,這樣一來,吃包子的人都戲稱他:

  「狗子賣包子,不理人」。

  久而久之,人們喊順了嘴,都叫他「狗不理」。

  在狗不理包子最如日中天的時候,養活了多少山寨店鋪就不說了,甚至還出現了跟風蹭熱度的「貓不聞餃子」。

  但在此後發展中,狗不理離公眾心中充滿煙火氣的「包子鋪」的形象越來越遠。

  漸漸地,勸外地遊客別去狗不理,成為天津人的基本修養之一。

  以前的狗不理包子,皮和餡都有講究。

  每一隻狗不理包子,都有18到22個褶。/紀錄片《日出之食》

  皮是半發麵皮,也叫「一拱肥」,這樣蒸出的包子「底托油、長相好、有咬勁」。此外,還有眾所周知的,包子的口要捏出十八道褶,以使包子俯視起來形似白菊花。

  作為餡的豬肉,選的是豬的前膀後座,三分肥七分瘦,冬天則是四分肥六分瘦,再用雞湯、骨頭湯把醬油、香油、蔥、姜等調味料融合一體,這樣的「水餡」軟糯多汁,蒸熟後咬一口流湯。

  湯汁才是天津包子的靈魂。/紀錄片《日出之食》

  水餡包子,也正是因為狗不理才逐漸發展成型的。

  可現在回過頭來看,狗不理似乎只剩下了不斷攀升的差評。不妨設想一下,如果再這樣繼續下去,把一個平民的生意硬生生地做成「高端品牌」,以後買得起狗不理包子的人又有多少?到那時,狗不理可能真的成了沒人理,面臨的也不僅僅是退市那麼簡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