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鍾玉浮沉:從「材料界任正非」到階下囚

鍾玉浮沉:從「材料界任正非」到階下囚

  鍾玉浮沉:從「材料界任正非」到階下囚

  來源: 野馬財經

  野馬稿王

  從昔日900多億的大白馬,到今日市值120多億,且暫停上市,康得新的興衰榮辱全繫於一人——鍾玉。

  鍾玉在去年12月被執行批捕,如今時隔9個月,康得新一案再迎新進展,鍾玉等人,因為涉嫌多宗罪,被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下一步等待鍾玉的,將是具體的處罰。昔日億萬富豪,「材料界的任正非」,今日成為階下囚。

  9月14日晚間,*ST康得(002450.SZ)發佈公告,稱公司涉嫌欺詐發行股票、債券案一案,已於2020年9月9日被移送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該涉嫌犯罪事實均發生在2012年以後。

  鍾玉「四宗罪」

  在公告中,康得新披露了鍾玉所犯「四宗罪」:鍾玉作為康得新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涉嫌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欺詐發行股票、債券罪;此外,其還涉嫌背信損害上市公司利益罪、騙購外匯罪。

  圖片來源:康得新公告

  此外,鍾玉的長期搭檔,康得新原CEO徐曙,「涉嫌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欺詐發行股票、債券罪;此外,其還涉嫌背信損害上市公司利益罪、騙購外匯罪。」

  王瑜作為康得新時任董事、財務總監,涉嫌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欺詐發行股票、債券罪;此外,其還涉嫌背信損害上市公司利益罪、騙購外匯罪、挪用資金罪。

  張麗雄作為康得新時任財務中心副總經理,涉嫌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此外,其還涉嫌背信損害上市公司利益罪。

  上述4人已於2020年9月9日由公安部門移送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

  康得新的一位投資者向野馬財經(微信公號:ymcj8686)表示,除了鍾玉和徐曙,其它兩位都是康得新財務線條上的主要負責人。

  康得新風波要從還不上10億元債券說起。2019年1月15日,康得新公告稱,第一期10億元超短期融資券實質違約,第二期5億元超短融兌付存在不確定性。

  從債券違約看,康得新現金流不容樂觀,然而,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康得新流動資產合計253億元,其中貨幣資金高達150億元。賬面上有大量現金,卻還不起10億元的超短期融資券!

  隨後,監管層就此對康得新立案調查,一石激起千層浪,康得新涉嫌欺詐發行股票、債券案一案,在資本市場平地一聲雷。不久,康得新披星戴帽,變成*st康得。如今,康得新已經暫停上市。

  去年5月,康得新的實際控制人鍾玉,因涉嫌犯罪被警方採取刑事強制措施。同年12月,鍾玉因涉嫌犯罪被執行逮捕。

  被逮捕後的9個月,鍾玉背上了「四宗罪」。那麼鍾玉可能受何種處罰?

  從鍾玉涉嫌的4大罪狀看,不同罪狀有不同的處罰,有律師向野馬財經(微信公號:ymcj8686)表示,「具體怎麼處罰,得看犯罪事實,簡單加減可能偏差會比較大。」

  不過野馬財經查閱相關法律規定,針對鍾玉涉嫌的罪狀,從3年到無期不等。

  4年虛增利潤115億

  讓鍾玉一行人成為「階下囚」的原因是什麼?

  早在今年6月28日,康得新及鍾玉收到了中國證監會下發的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告知書顯示,康得新2015年-2018年年報存在虛假記載。

  具體來看,2015年到2018年,康得新通過虛構銷售業務方式虛增營業收入,並通過虛構採購、生產、研發費用、產品運輸費用方式虛增營業成本、研發費用和銷售費用。

  圖片來源:康得新公告

  通過上述方式,康得新2015年虛增利潤總額22.43億元,占年報披露利潤總額的136.22%;2016年虛增利潤總額29.43億元,占年報披露利潤總額的127.85%;2017年虛增利潤總額39.08億元,占年報披露利潤總額的134.19%;2018年虛增利潤總額24.36億元,占年報披露利潤總額的711.29%。

  4年累計虛增利潤約115.3億元。

  此外,康得新2015年到2018年披露的銀行存款餘額也存在虛假記載。2015年披露的銀行存款餘額是95.71億元,其中在北京銀行西單支行的賬戶餘額是46億元;2016年,披露存款146.9億元,北京銀行西單支行存款61.6億元;2017年,披露存款177.81億元,北京銀行西單支行賬戶餘額102.88億元;2018年,披露的存款餘額為144.68億元,其中在北京銀行西單支行賬戶餘額122.09億元。

  根據康得集團與北京銀行西單支行簽訂的《現金管理業務合作協議》,康得新及其合並財務報表範圍內3家子公司的4個北京銀行賬戶資金被實時、全額歸集到康得集團北京銀行西單支行賬戶,康得新在北京銀行賬戶各年實際餘額為0。

  這也是後來市場流傳甚廣的康得新「122億銀行存款不翼而飛」的原因。

  上述康得新投資者向野馬財經(微信公號:ymcj8686)表示,鍾玉通過北京銀行的賬戶來走賬,且上述《現金管理業務合作協議》,其它股東並不知情,是康得集團與北京銀行西單支行秘密簽署的。

  除了虛增利潤,銀行存款餘額虛假記載,《告知書》還顯示,康得新作為上市公司,為控股股東康得集團違規擔保。2016年擔保債務本金14.83億元,2017年擔保本金14.63億元,2018年擔保本金14.63億元。

  按照相關法律規定,康得新應當在簽訂擔保合約之日起兩個交易日內,披露其簽訂擔保合約及對外提供擔保事項。不過,康得新並未按規定及時披露。

  圖片來源:東方財富

  8月28日,康得新披露的半年報顯示,上半年公司實現營收4.55億元,同比下降45.96%;凈利虧損5.58億元,上年同期虧損6.69億元。上述康得新投資者向野馬財經表示,如今康得新正常運營,只是因為資金鏈緊張,採購受到限制,所以產能受影響。

  A股「自罰三杯」成歷史

  鍾玉,生於1950年,四川涪陵人,18歲畢業於北京市35中學,後來當過兵,又分配到航空部北京125廠研究所工作。

  彼時正值改革開放,王石倒賣玉米、陳發樹倒賣木材這樣的致富故事正在上演。於是,38歲已成廠長的鍾玉下海經商,最初是倒賣電動車,後來進入機電設備領域。

  2001年創立康得新,2002年建立國內第一條預塗膜生產線。2010年,康得新登陸資本市場,主要業務是預塗膜和光學膜的生產和銷售。至此,康得新一路狂奔,營收從2010年的5.24億元一路攀升,到2018年,營收91.5億元。

  水漲船高,鍾玉個人的財富值也在暴漲。2018胡潤北京富豪排行榜,鍾玉以財富值195億排名35名。彼時,不論鍾玉還是康得新,都是時代的弄潮兒,站在浪頭迎風起舞。

  2017年,康得新股價一度觸及26.71元/股(前復權)的歷史最高位,市值高達946億元。鍾玉在2017年曾經分享自己的創業故事,「創業近30年,每天都是如履薄冰,如臨深淵,沒有好的身心,一定堅持不到現在」。

  對於做企業,鍾玉當時總結為:「別人乾的我不幹,別人幹得好的我更不幹,別人不做的我做,我們做就讓別人。」

  這種「豪氣」,最終讓鍾玉栽了跟頭。從預塗膜到光學膜,康得新成為行業的佼佼者,鍾玉也因此被稱為「材料界的任正非」。不過,從2014年以後,鍾玉將目光瞄準碳纖維。截至2018年底,全球碳纖維產能不過7萬噸。鍾玉選擇了一條難走的路。

  鍾玉將碳纖維業務的最終執行放在了康得新的控股股東康得集團,這樣做的好處是,碳纖維尚未真正投產,研發期需要大量的資金投入,可以緩解上市公司壓力。

  不過,鍾玉在碳纖維上的籌謀還未真正打開市場,處於資金投資階段,就因為10億債券違約的連環炸,導致後續的一系列連鎖反應。

  如今,鍾玉以及康得新財務線上的主要負責人,均因為涉嫌犯罪被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後續的處罰還要看下一步的案件進展。

  無獨有偶,就在9月13日,因為「扇貝跑了」而聞名的獐子島,因為財務造假,全部董事、高管共計15人被正式移送到公安機關進行刑事責任的追究。

  從讓扇貝當替罪羊的獐子島被一鍋端,到122億銀行存款不翼而飛的康得新涉嫌犯罪被起訴,監管部門對於「造假」的問責正在加強。

  3月1日,新《證券法》實施,對於欺詐發行,從過去罰募集金額的5%變為罰募集金額的一倍;對於虛假陳述、虛假披露等過去罰60萬,提高到最新的1000萬元。

  4月15日,金融委會議再次就造假行為表態。要求監管部門要依法加強投資者保護,提高上市公司質量,確保真實、準確、完整、及時的信息披露,壓實中介機構責任,對造假、欺詐等行為從重處理。

  此外,銀保監會、證監會均表態要嚴厲打擊「造假」。據不完全統計,今年至少有60家公司被證監會立案調查,創近20年新高。

  無疑,隨著新《證券法》的落地,財務造假的成本大幅提高。A股之前「自罰三杯」式的處罰將成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