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東北「市值一哥」長春高新罕見跌停 爆出A股潛規則

東北「市值一哥」長春高新罕見跌停 爆出A股潛規則

  東北「市值一哥」罕見跌停,爆出A股潛規則:機構調研和內幕交易關係不可名狀

  來源:21財聞匯

  長春高新早間甩出三季度業績預告後,股價開始企穩回升,從下跌3%變成了上漲3%……而在前一日,這家東北地區毫無爭議的龍頭企業卻罕見跌停。

  東北「市值一哥」罕見跌停

  從2005年的3.88元上漲開始,到上周五的收盤價412.91元,長春高新上漲超百倍,可謂A股中的超級大牛股,被稱為「醫藥界茅台」,也是東北上市公司「市值一哥」。

  最近3年公司股價從50塊漲到了最高約500塊,十倍收益的大牛股,一直是機構的心頭好。

  9日14日,千億市值的長春高新小幅高開後便一路下探至跌停,隨後稍有反彈,但午後開盤不久,該股一字跌停。截至收盤,長春高新仍有1.17萬手大單封死在跌停板,報收371.62元/股,總市值1504億,較前一交易日蒸發了167億。全天成交58億元,換手率為4.43%。

  盤後龍虎榜數據顯示,北向資金抄底,機構資金賣出,兩券商營業部分別賣出超2億元。具體來看,北向資金位居買一席位,買入4.8億元並賣出2.5億元,估算凈買入2.3億元。兩個機構席位合計賣出3.13億元。華泰證券天津華昌道、東北證券股上海永嘉路分別賣出2.77億元、2.11億元。

  為何突然跌停?兩大利空消息來自於市場流傳的由東吳證券於9月12日調研長春高新子公司金賽藥業的一份會議紀要:一是公司生長激素業務板塊明年純銷增速目標從35%下調至25%;二是公司第二大股東年底計劃減持。會議參與嘉賓為金賽藥業副董事長兼總經理金磊。

  根據2020年中報顯示,長春高新持有金賽藥業99.50%的股份,金賽藥業的生長激素是長春高新的重要營收來源。2020年上半年,金賽藥業實現收入25.35億元,同比增長18.47%,占長春高新總營收的64.71%;實現凈利潤11.29億元,同比增長37.14%,佔總凈利潤的86.18%。

  圖片來源:長春高新官網

  對於市場傳聞,長春高新晚間在互動易平台表示,公司從未發佈過未來幾年的業績展望,同時公司嚴格按照法律法規要求履行信息披露義務,如有相關事宜請關注公司定期報告等。公司未收到相關股東減持意向通知。

  另據中國證券報,東吳證券醫藥團隊相關人士回應稱,團隊沒有人員參加上述調研。

  公司2020年半年報顯示,長春高新的主營業務為製藥業、房地產、服務業,占營收比例分別為:86.53%、13.01%、0.46%。

  今年上半年,長春高新實現營業收入39.17億元,同比增加15.48%;凈利潤13.1億元,同比增長80.27%;基本每股收益3.24元。

  15日早間,長春高新又發佈了一份業績預告,預計2020年前三季度預計盈利21.71億元-22.95億元,同比增長75%-85%,凈利潤同比上升主要原因為控股骨幹醫藥企業收入增長與及長春金賽藥業有限責任公司並表。

  機構調研和內幕交易關係不可名狀

  普通投資者,只能在股價走出來之後,再回頭來尋找原因。殊不知,在另一個層面的買方聯盟已經出現瓦解。

  市場各方普遍認為,導致長春高新股價異動的原因,來源於公司股東與某基金公司的一次小範圍調研。

  傳出的這份調研紀要顯示,接受調研的嘉賓為金磊,此人為長春高新第二大股東。

  同時,這份紀要還涉及「三季度銷售情況不好也有內部鬆懈的原因,7月同比下滑也是歷史首次」,「這幾年研發佈局不夠」等利空消息,以及「年底會做減持」等更為敏感的信息。

  對此長春高新的業績預告還進行了說明,「按照公司2019年重大資產重組方案中相關協議,金磊2019年度業績承諾已達成,其在2020年12月底將有部分股票具備減持條件……」

  而在筆者看來,長春高新的案例十分典型,若非發生在該公司身上,未來也可能會出現「哈爾濱高新」或者「瀋陽高新」……

  此次跌停,至少反應出了A股市場的兩大現狀。

  首先,就是機構抱團類個股對企業持續成長性的嚴苛,一旦上市公司業績增速稍有回落,原有的買方聯盟便會出現一定瓦解,進而導致股價大幅波動。

  當然了,這裡有個度的問題,經營數據降幅不能太大,最好仍然是維持增長,只是增速略有放緩而已,不然就不是瓦解,而是崩潰。

  類似案例,近幾年已經反覆多次出現。

  時間久遠點的有,某安防行業龍頭因業績增速下降10個百分點,公司股價階段性走低。時間近點的則有海天味業,同樣是行業龍頭、機構抱團股、增速下滑,股價階段性大幅下跌。

  反觀長春高新,上述調研紀要傳達的信息對公司業績增長不利,自然會引發其持股方的擔憂。

  一個細節是,該公司中報利潤增速為80.27%,三季度業績預告給出的利潤增速為75%—85%。

  此次長春高新跌停,反應出的第二個問題則是當前A股市場信息的不對稱性。

  筆者也曾獲得過類似的「小範圍」調研紀要,同樣也是一家機構對一家上市公司的形式,僅限於少數機構及特定群體內流通。

  相熟的私募機構此前交流時,也反饋過類似的情況,只有在搞清楚上市公司整體經營現狀、邏輯和確定性的前景後,才會下重手買入。

  與上市公司公開披露的調研紀要相比,這類小範圍流通的紀要乾貨更多、內容更為細緻,上市公司也更敢說,對於企業的研究價值要遠遠高於公開披露的內容。

  對於普通投資者而言,具備一定行研能力的「高手」,是通過一些蛛絲馬跡也可以得到類似結論的,如對上市公司全年業績預計等,但是本身是存在一定局限性的,並非每個行業都能達到這種程度。

  相比之下,能夠掌握上市公司經營,甚至是未來經營方向調整和潛在減持風險的機構投資者,信息優勢無疑更為明顯。

  那麼,這是否會違背市場公平的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