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方便麵三巨頭鏖戰中國市場:誰會彎道超車 誰會一招不慎滿盤皆輸?

方便麵三巨頭鏖戰中國市場:誰會彎道超車 誰會一招不慎滿盤皆輸?

  疫情之下銷量大增,方便麵三巨頭鏖戰中國市場:日清食品、康師傅、統一,誰會彎道超車,誰會一招不慎滿盤皆輸? | 風雲主題

  來源:市值風雲

  作者 | 扶蘇

  流程編輯 | 小白

  「

  勝負誰勝出,風雲君的研報可知曉。

  」

  說起常見的方便麵品牌,大家首先想到的應該就是「康師傅」和「統一」了吧?畢竟它們是國內方便麵市場份額前二的品牌。

  除此之外,還有許多其他的方便麵品牌,如「湯達人」、「合味道」、「出前一丁」、「白象」等,也是超市方便麵貨架上的常客。

  其中,「統一」和「湯達人」同為港股上市公司統一企業中國(00220.HK)旗下的方便麵品牌,「合味道」和「出前一丁」屬於港股上市公司日清食品(01475.HK)。

  鑒於日清食品、康師傅控股(00322.HK)和統一企業中國這三家同為港股上市的方便麵生產及銷售商,且最近均公佈了2020年中期業績,不妨比較一下這三家公司的最新業績表現。

  一、新冠疫情「宅經濟」帶動方便麵需求大增

  風雲君此前已經寫過康師傅控股和統一企業中國這兩家包裝食品巨頭,今天不妨多聊聊日清食品。(下載「市值風雲APP」,搜索「康師傅」、「統一」即可查看相關研報)

  說起日清食品,不能不提到其赫赫有名的母公司日本日清集團(「日清食品控股株式會社」,2897.T)。

1958年,日本日清集團的創始人安藤百福先生推出了「日清」品牌的「雞湯拉麵」,這是全球首款方便麵。

 

1971年,日本日清集團推出了全球首款杯裝方便麵「合味道」。

  日清食品作為日本日清集團的子公司,專注於中國內地及香 港地區的方便麵生產及銷售業務,於2017年12月在港交所上市。

  目前,日清食品是恆生綜合指數(HSCI)、恆生港股通指數(HSHKI)、恆生消費品製造及服務業指數(HSCFSI)的成份股,同時也是港股通標的。

  日清食品在2020年上半年業績表現優異,其收入和毛利均實現了雙位數增長,而去年同期的增長率僅為個位數。

  2020年上半年,日清食品的收入為17.4億港元,同比增長15.9%(去年同期:增長1.1%);毛利為5.9億港元,同比增長21.8%(去年同期:增長8.2%);凈利潤為1.95億港元,同比增長33.9%(去年同期:增長38.1%)。

  業績增長的原因是新冠疫情帶動的「宅經濟」。日清食品在公佈中期業績前已發佈預盈,稱新冠疫情期間方便麵需求上漲,該公司在中國內地及香 港的方便麵銷售量均出現增長。

  國內第一大方便麵生產商康師傅控股同樣明顯受益於這一趨勢。

  2020年上半年,康師傅控股的收入為329.3億元,同比增長8.0%;毛利為110.1億元,同比增長13.1%;凈利潤為26.5億元,同比增長47.3%。

  相比之下,統一企業中國同期的整體業績增速明顯不如另外兩個同行。

  2020年上半年,統一企業中國的收入為118.2億元,同比增長3.0%;毛利為42.3億元,同比增長0.7%;凈利潤為10.7億元,同比增長6.8%。

  總的來說,從2020年上半年的同比增速來看,三家公司中,日清食品實現了最高的收入和毛利增速,康師傅控股則實現了最高的凈利潤增速。

  下面具體來分析三家公司的業務表現。

  二、康師傅&統一:方便麵收入明顯增長,但飲品收入下滑

  需要指出的是,三家規模有較大差距。2019年,三家公司按年營收規模的排名依次為:康師傅控股620億元、統一企業中國220億元、日清食品30億港元(約合28億元人民幣)。

  另外,康師傅控股和統一企業中國均為多元化的食品企業,這兩家公司的最大營收來源均為包裝飲料,其次才是方便麵。

  兩家公司的方便麵收入均在2020年上半年得到明顯增長,但飲品收入均出現下滑。

  (1)康師傅:方便麵收入大增近30%

  2020年上半年,康師傅控股方便麵業務的營收佔比為45.3%,同比提升7.4個百分點;飲品業務的營收佔比為53.5%,同比下降6.7個百分點。

  從具體業務收入來看,2020年上半年,康師傅控股方便麵業務的收入為149.1億元,同比增長29.2%;飲品業務的收入為176.2億元,同比下跌4.1%。

  康師傅控股的飲品業務以茶飲料和碳酸飲料為主,還包括果汁和飲用水等。

  2020年上半年,康師傅控股飲品業務的收入下滑,原因是除了碳酸飲料以外的飲品類別的收入均出現下滑。

  其中,茶飲料收入的下滑最明顯,同比下滑11.0%。而碳酸飲料收入同比增長8.2%,成為該公司唯一未出現收入下滑的飲品類別。

  順便一提,康師傅控股的碳酸飲料業務,主要是百事品牌的碳酸飲料,包括百事可樂、七喜、美年達等。康師傅控股在2011年獲得了百事公司(PEP.N)在中國瓶裝飲料業務的銷售權。

  看來「肥宅快樂水」和方便麵一樣,均成為了大家在疫情期間增長的需求。

  (2)統一:食品業務增長22%

  統一企業中國的營收結構與康師傅控股類似,一半以上的營收來自飲品業務。

  2020年上半年,以方便麵為主的食品業務的營收佔比為44.1%,同比提升6.9個百分點;飲品業務的營收佔比為53.2%,同比下降6.1個百分點。

  從具體收入來看,2020年上半年,食品業務收入為52.1億元,同比增長22.0%;飲品業務收入為62.9億元,同比減少7.4%。

  統一企業中國的飲品業務同樣以茶飲料為主,還包括奶茶和咖啡、果汁等。

  2020年上半年,除了奶茶和咖啡外,統一企業中國的其他類別的飲料收入均出現下滑。

  而奶茶和咖啡這一飲品類別收入增長的主要原因,是該公司經典品牌「阿薩姆奶茶」的銷量較去年同期增長3.0%。

  總的來看,2020年上半年,統一企業中國以方便麵為主的食品業務收入增速不如康師傅控股,但飲品業務收入的下滑幅度超過康師傅控股。

  三、日清食品:中國內地、香 港的方便麵收入均大漲

  (1)香 港方便麵龍頭,但收入貢獻不如中國內地

  日清食品在財報中披露的收入分類,與康師傅控股、統一企業中國有很大不同。

  日清食品按中國內地、香 港兩個分類披露收入。

  2020年上半年,日清食品的收入為17.4億港元,其中11.2億港元來自中國內地,8.2億港元來自香 港(注:內部抵消收入2.0億港元)。

  中國內地是日清食品的最大收入來源地。2020年上半年,中國內地的收入佔比為57.7%,香 港的收入佔比為42.3%,收入結構與去年同期相比變動不大。

  日清食品來自中國內地、香 港的收入均在2020年上半年明顯增長。

  2020年上半年,中國內地收入同比增長17.2%,香 港收入同比增長16.7%,帶動該公司總收入同比增長15.9%。

  對比去年同期,當時該公司總收入僅同比增長1.1%,其中主要是中國內地收入同比增長6.6%所帶動,而當期的香 港收入同比下降1.6%。

  (2)收入接近九成來自方便麵

  對於近期收入的增長,日清食品明確歸因於疫情帶動。

  除了方便麵外,日清食品還生產和銷售冷凍食品,旗下包括5個主要品牌:「合味道」、「出前一丁」、「公仔麵」、「公仔點心」和「福」。

  另外,該公司還在香 港和澳門地區代銷多個品牌(包括達能、可果美、丘比)的飲料、加工食品和醬料等。

  雖然,日清食品在上市後的財報中未披露其方便麵的收入佔比。但該公司曾在2017年的招股書中有過相關披露。

  日清食品的招股書顯示,2014-2016年,方便麵的收入佔比連續3年接近90%,冷凍食品及其他的收入佔比在10%左右。

  這說明生產及銷售方便麵是日清食品的最主要業務。

  招股書還顯示,中國內地在2014年已經是日清食品最大的收入來源地,且中國內地的收入增速顯著高於香 港。

  2014-2016年,中國內地的收入從13.7億港元增長至14.6億港元,期間年復合增長率為2.2%。但同期,香 港的收入無明顯增長,每年不到12億港元。

  不過,招股書還披露,無論是按銷售額還是銷售量計算,日清食品一直是香 港市場份額最大的方便麵生產商。

  2016年,按銷售額計算,日清食品在香 港方便麵市場的份額高達65.3%,遙遙領先於第二名的農心集團(注:「農心」方便麵生產商,市場份額為5.5%)和第三名的順福食品有限公司(注:「壽桃」方便麵生產商,市場份額為5.4%)。

  對比在香 港市場的領先地位,日清食品在中國內地市場的份額明顯落後。

  2016年,按銷售額計算,日清食品為中國內地的第5大方便麵生產商,市場份額為2.8%,排名在康師傅控股(46.5%)、統一企業中國(17.8%)、今麥郎食品有限公司(9.9%)和白象食品股份有限公司(7.7%)之後。

  另外,日清食品的冷凍食品業務也主要在香 港市場經營。

  以2016年為例,冷凍食品業務的收入為2.85億港元,其中2.5億港元來自香 港市場。中國內地的冷凍食品收入僅為3750萬元,僅占該公司當期總收入的1.4%。

  四、毛利率比較:統一企業中國繼續領先

  日清食品的毛利率在2018年之前曾領先於康師傅控股和統一企業中國。

  自2018年起,日清食品的毛利率開始落後於統一企業中國,接近但略高於康師傅控股。

  2020年上半年,按毛利率排名依次為:統一企業中國35.8%,同比下降0.8個百分點;日清食品33.9%,同比上升1.7個百分點;康師傅控股33.4%,同比上升1.5個百分點。

  總的來說,2020年上半年,日清食品和康師傅控股的毛利率均有提升。只有統一企業中國的毛利率出現下滑,但仍領先於其他兩家。

  另外,需注意的是,日清食品方便麵收入佔比高達九成;而康師傅控股和統一企業中國的最主要收入來自飲品,方便麵收入佔比不足五成。

  方便麵的毛利率通常要低於飲品的毛利率。

  康師傅控股的方便麵毛利率在2020年上半年為30.4%,較去年同期提升2.2個百分點,但仍低於其飲品毛利率35.8%低5.4個百分點。

  統一企業中國的食品毛利率也明顯低於飲品毛利率。2020年上半年,食品毛利率為32.0%,較同期的飲品毛利率39.8%低7.8個百分點。

  綜合來看,2020年上半年,統一企業中國的方便麵毛利率較康師傅控股高出1.7個百分點,而飲品毛利率較康師傅高出4個百分點。

  統一企業中國的飲品毛利率明顯更高於康師傅控股,原因正是風雲君在過去的研究中曾提到的:兩家公司近年來在飲品上的定價策略有所不同。

  一直表示要堅持「價值行銷」策略的統一企業中國,早在2015年已通過推出茶飲料「小茗同學」系列,搶佔定價在5元及以上的中高端包裝茶飲料市場。

  而過去幾年,康師傅控股的飲品業務一直定位於「滿足大眾消費需求」。

  直至2018年,康師傅控股才開始提出要推動多項飲品調價及飲品結構調整。

  2019年,康師傅控股的財報中,首次出現飲品業務要「穩步推出高端產品」的說法,但同時仍表示要「聚焦核心品類滿足大眾消費需求」。

  顯然,康師傅控股在探索中高端飲料市場方面,較統一企業中國的步伐更遲緩、態度更保守。

  五、凈利率比較:日清食品受益於分銷渠道集中

  (1)銷售及分銷成本是影響凈利率的關鍵

  在凈利率上,日清食品一直遙遙領先於康師傅控股和統一企業中國。

  2020年上半年,按凈利率排名依次為:日清食品11.3%,同比上升1.6個百分點;統一企業中國9.0%,同比上升0.3個百分點;康師傅控股8.1%,同比上升2.2個百分點。

  三家公司的凈利率在2020年上半年均有提升,且康師傅控股和日清食品的凈利率提升較明顯。

  對於這三家食品公司來說,除生產成本外,最大的開支為銷售及分銷成本,是影響凈利率的關鍵。

  除統一企業中國外,康師傅控股和日清食品的銷售及分銷成本均在2020年上半年有明顯下降。

  2020年上半年,按銷售及分銷成本排名依次為:日清食品12.7%,同比下降1.4個百分點;康師傅控股19.7%,同比下降1.1個百分點;統一企業中國19.7%,與去年同期的22.1%基本持平。

  自2018年起,日清食品的銷售及分銷成本長期明顯低於康師傅控股和統一企業中國,且呈現連續下降的趨勢。

  這是日清食品實現凈利率領先的關鍵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日清食品的銷售及分銷費用率,在2018年出現了明顯的大幅下降,從2017年的20.8%下降至2018年的15.0%。

  銷售及分銷費用率在財年內同比下降高達5個百分點,這是三家公司此前均未出現過的現象。

  (2)日清食品受益於分銷渠道集中

  風雲君研究發現,日清食品之所以在2018年起實現了明顯低於康師傅控股、統一企業中國的銷售及分銷成本,是得益於其分銷渠道的變化。

  日清食品採取的是分銷的模式,即公司向第三方分銷商銷售產品,再由這些分銷商出售給更下一級的分銷商、零售商及終端消費者。

  據日清食品的招股書披露,在上市前的2014-2016年,公司每年有80%以上的銷售額來自對分銷商的銷售。

  2017年3月,日清食品以4246萬港元的現金收購了香 港捷菱有限公司51%的股權,實現控股。

  捷菱是一家香 港分銷商,其主要業務是在香 港及澳門地區銷售多個品牌(如達能、可果美和丘比)的飲料、加工食品及醬料等。

  在被日清食品收購前,捷菱是日本企業三菱商事株式會社(8058.T)的全資子公司。另外,日清食品的日本母公司日清日本是三菱商事的少數股東。

  在收購後,三菱商事仍持有捷菱49%的少數股權。

  日清食品收購捷菱後,從其香 港的第三方分銷商中收回了大部分「出前一丁」方便麵的分銷權。

  也就是說,從2017年起,日清食品開始通過子公司捷菱的分銷渠道,直接向香 港市場的下一級分銷商和零售商銷售「出前一丁」方便麵。

  對於食品生產商而言,利用第三方分銷商分銷或利用內部分銷渠道進行分銷,最大的不同在於推廣成本的支付。

  在第三方分銷模式下,食品生產商需要向分銷商支付推廣費用,用於品牌宣傳、營銷活動等。

  在日清食品收購捷菱後,原先支付給香 港第三方分銷商的推廣費用,如今轉為支付給其子公司捷菱。

  推廣費用通常是銷售及分銷成本的最大構成部分。根據日清食品招股書披露,2014-2016年,推廣費用占同期銷售及分銷成本的50%以上。

  (3)康師傅控股致力於擴大直營網路

  從日清食品的經驗來看,分銷渠道的集中能夠降低銷售及分銷成本,原因是減少了支付給第三方分銷商的推廣費用。

  康師傅控股和統一企業中國同樣採取分銷的模式,但其分銷渠道明顯要較日清食品更為分散。

  從前五大客戶的集中度可以證明風雲君的推論。

  2019年,日清食品前五大客戶的銷售額占其總收入的69.8%,其中最大客戶的銷售額占其總收入的25.5%。

  康師傅控股和統一企業中國未在財報中披露前五大客戶的具體銷售額佔比。但兩家公司均表示,2019年,其前五大客戶的合計銷售額佔比,不超過同期總收入的30%。

  另外,上文提到,康師傅控股的銷售及分銷成本長期以來低於統一企業中國。

  據統一企業中國的財報披露,其大部分銷售額來自分銷,且無單一外部客戶的銷售額占該公司總收入的10%以上。

  而康師傅控股近年來則一直在簡化銷售渠道,該公司表示要「降低通路成本」。

  康師傅控股的銷售及分銷策略是:在核心城市的核心區域實現直營全覆蓋,同時在低線城市發展經銷商。

  因此從2017年起,康師傅控股每年不斷增加直營零售商的數量。

  康師傅控股直營零售商的數量從2016年的11.6萬名增至2017年的12.9萬名,並在隨後的2018年和2019年繼續分別增至14.1萬名和18.6萬名。

  結語

  最後,風雲君對本文進行總結。

  康師傅控股和統一企業中國,分別是國內前兩大包裝飲料和方便麵巨頭。新冠疫情期間,兩家食品巨頭的方便麵收入均實現了20%以上的增長,但飲品收入卻均出現下滑。

  日清食品作為方便麵始祖日清日本的中國子公司,負責經營中國內地和香 港的方便麵業務,是香 港方便麵市場的龍頭,但在中國內地的市場份額明顯落後於康師傅和統一。

  不過疫情爆發前,日清食品在香 港市場的增長停滯,在中國內地則持續增長。由於疫情因素,日清食品的中國內地和香 港業務均實現大幅增長。

  對於食品生產企業來說,銷售及分銷成本是繼生產成本後的最大期間費用,也是影響凈利率的關鍵。

  日清食品的凈利率甚至領先於康師傅和統一這兩大龍頭,原因在於該公司實現了分銷渠道的集中。

  相比之下,統一的分銷渠道分散,這是其銷售及分銷成本高昂的原因之一。而康師傅近年來也在致力於擴大直營商網路,以降低通路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