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中央廣播電台 白先勇新書揭秘:白崇禧、蔣介石戰略分歧是國軍、國民黨政府大不幸

白先勇新書揭秘:白崇禧、蔣介石戰略分歧是國軍、國民黨政府大不幸

知名文學作家白先勇發表新書「悲歡離合四十年:白崇禧與蔣介石」,藉由父親白崇禧個人生命史帶出整部民國軍事史的發展與起落,同時也揭露白、蔣兩人恩怨情仇。(江昭倫攝)
知名文學作家白先勇發表新書「悲歡離合四十年:白崇禧與蔣介石」,藉由父親白崇禧個人生命史帶出整部民國軍事史的發展與起落,同時也揭露白、蔣兩人恩怨情仇。(江昭倫攝)

知名文學作家白先勇立志為父親白崇禧作傳的心願終於完成,新書「悲歡離合四十年:白崇禧與蔣介石」藉由白崇禧個人生命史帶出整部民國軍事史的發展與起落,同時也揭露白、蔣的恩怨情仇。白先勇更直出,白、蔣兩人在國共內戰時因戰略理念嚴重分歧,以致丟掉江山,是國軍、國民黨政府的大不幸。#央廣記者江昭倫報導#

繼「父親與民國」、「止痛療傷:白崇禧與二二八」之後,作家白先勇15日再度推出新書「悲歡離合四十年:白崇禧與蔣介石」,其中上冊「北伐・抗戰」與中冊「國共內戰」主要由廖彥博負責,下冊「台灣歲月」則由白先勇執筆,描寫父親白崇禧在台灣17年歲月。

廣義來說該套書是一部民國軍事史,但更引人注目的是書中大量描寫蔣介石與白崇禧兩人互動關係,尤其透過史料收集,呈現蔣介石對白崇禧的恩怨情仇。

白先勇提到,父親逝世時,蔣介石前往弔唁,面容哀戚,但在弔唁隔日,蔣介石卻在日記中痛批父親白崇禧是黨國敗壞內亂中的一大罪人;再者,兩人在國共內戰上戰略分歧,也導致兩人關係生變,甚至白崇禧到台灣後,蔣介石還派特務24小時監控。白先勇説,他到現在都還記得每天在他們家門外監控的特務乘坐的吉普車車牌號碼「155429」,對當時家裡的人造成極大的心理壓力。

白先勇也透露一個秘密,指父親從未對說過一句埋怨蔣介石的話,唯獨一次,令他印象深刻。白先勇:『(原音)3月29日他們每年青年節到圓山忠烈祠向革命烈士致敬,文武百官都去了, 我父親那天⋯我在場,回來以後,我父親脫掉軍裝,突然很感慨跟我說:「活著的功臣都這麼糟蹋,對死去的還會有誠意嗎?」這是我聽到啦。』

白先勇強調,父親白崇禧之所以選擇到台灣,是因為他參與過武昌起義,見證民國的誕生,蔣介石後來到台灣也是喊出反共復國的口號,在父親心裡,捍衛民國永遠擺在第一位,就算反攻復國無望,也仍要堅持到底,白先勇強調,父親曾說:「這是向歷史交代!」

白先勇感慨地說,父親與蔣介石兩人之間的恩恩怨怨,尤其是在國共內戰上戰略嚴重背道而馳,牽動了中華民國命運,從歷史結果看來,也是國軍、國民黨政府一大悲劇。白先勇:『(原音)因為蔣跟白他們在戰略思想相同的時候,的確北伐、抗戰的確成功,他們在內戰的時候,互相抵觸,這時候就是由於他們戰略分歧,誤了大局,動搖國本,丟掉江山,這個是國軍、國民黨政府大不幸、大悲劇,我想他們兩人念茲在茲的反共復國大業,始終沒能完成,兩人可以講說說含恨以歿,徒留千古遺憾。』

二十多年來,白先勇一直鍥而不捨為父親立傳,其中一大原因是有感於兩岸三地出現有關父親的論述、傳記,對於父親白崇禧一生的歷史多有不實之處,有的甚至扭曲、掩蔽、汙衊。身為人子,白先勇希望藉由大量收集資料,至少做到徵信有據,既是家史也是信史。出版新書的同時,白先勇也將「台灣歲月483頁手稿」捐給國家圖書館,由國圖永久典藏。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