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北京新浪網 長春高新跌停:金磊或涉信披違規 東吳會議紀要流出或涉內幕交易

長春高新跌停:金磊或涉信披違規 東吳會議紀要流出或涉內幕交易

  原標題:長春高新罕見跌停背後:金賽藥業金磊或涉信披違規 東吳證券《會議紀要》流出或涉內幕交易

  中國網財經9月15日訊(記者 張潤琪)昨日早盤,1700億市值的醫藥「大白馬」長春高新(SZ:000661)股價閃崩,至午後開盤已封死跌停,全天放量成交58億元,跌幅與成交量均創近年來的紀錄。

  盤中傳出消息,長春高新第二大股東、金賽藥業副董事長兼總經理金磊博士,日前在與某機構交流時,表示今年年底「會做減持」,因為「要交稅10個億」;金磊在交流中同時預測2021年公司主產品生長激素「純銷25%」,而這一預測低於市場預期。

  中國網財經記者拿到了這份流出的《會議紀要》,並致電紀要上的聯繫人,接電人為東吳證券的李強。在知悉記者的採訪意圖後,李強表示稍後回復,但截至發稿時,記者未收到回復。

  據昨日盤後的「龍虎榜單」顯示,在當日買入成交中,有一家機構上榜,買入7600多萬元;在當日的賣出成交中,有兩家機構上榜,分別賣出1.74億元和1.39億元。當天機構合計凈賣出2.37億元。

  公開資料顯示,長春高新主營業務為生物製藥及中成藥的研發、生產和銷售,輔以房地產開發、物業管理及房產租賃等業務,其醫藥產品覆蓋創新基因工程製藥、新型疫苗、現代中藥等多個醫藥細分領域。

  而長春高新控股子公司金賽藥業擁有亞洲重組人生長激素生產線,是長效、水劑、粉劑三大系列重組人生長激素生產基地,同時也是公司最主要的營收和利潤來源。長春高新2020年半年報顯示,金賽藥業當期實現營收25.35億元,同比增長18.47%;凈利潤11.29億元,同比增長37.14%,占長春高新當期凈利潤的九成左右。

  就此情況,中國網財經記者致電長春高新董秘,對方表示,已向金磊了解情況,金磊反饋稱「有些內容不屬實」。當記者問及能否透露「不屬實內容」是指哪部分,長春高新董秘表示:「我沒有看到《會議紀要》內容,金磊說他看到的《會議紀要》內容與他現場的表述有出入,但具體出入部分他(金磊)沒有給我細說。」

  對於《會議紀要》提到的「明年純銷25%」,長春高新董秘表示,上市公司信息是以董事會秘書的對外發佈信息為主,金磊作為上市公司第二大股東、金賽藥業總經理,他對市場偏於保守的判斷,並不代表金賽藥業董事會以及長春高新。

  關於減持的內容部分,長春高新董秘稱:「根據2019年公司重大資產重組方案,按照關於金磊減持和業績承諾的相關協議,金磊2019年度業績目標已經達成了,所以在2020年12月之前他有一部分股票具備減持條件。金磊解釋稱,減持是為了交稅,和公司未來業績判斷、發展沒有關係。」

  長春高新董秘還表示,「金磊去交流也可以理解,他(金磊)更了解公司情況,關鍵是東吳證券的人和他(金磊)熟悉,假如你有個熟悉的朋友,想問什麼聊一聊,這事也不算違規。」

  有市場人士對長春高新董秘的上述觀點表示了異議:作為長春高新的第二大股東,同時也是最重要子公司的高管,金磊應當認識到自己行為對上市公司股價的重大影響,如果有減持計劃,金磊應當先通過公開合規的信披渠道披露,而不應當在私下場合透露減持計劃和減持時點;作為長春高新最重要子公司的副董事長和總經理,金磊也不應當在私下場合,披露未經公司授權的經營數據,「考慮到這一私下交流帶來的二級市場巨量波動,同時造成了一部分投資者的虧損,這一違規的影響是相當惡劣的,後續甚至可能引發投資者的索賠及監管機構的調查。」

  該人士同時表示,作為此次機構調研的另一方的東吳證券,則可能面臨「內幕交易」的調查:「交易所完全可以根據減持的機構席位,查到具體的減持機構名稱,並對其減持行為進行合規性調查。如果發現在調研後提前『出逃』的資金中,有東吳證券的客戶,那麼東吳證券也將難辭其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