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北京新浪體育 引進體能測試 比賽11分制 羽超聯賽的試驗成功了嗎?

引進體能測試 比賽11分制 羽超聯賽的試驗成功了嗎?

青島仁洲隊拿下冠軍。本文圖片 新華社記者王曦 攝青島仁洲隊拿下冠軍。本文圖片 新華社記者王曦 攝

  9月14日晚,2020賽季羽超聯賽落下了帷幕。

  擁有眾多國手的青島仁洲俱樂部沒有太多懸念地拿下了冠軍,而除了比賽本身,這個短暫的賽季還有許多東西引人關注。

  比如首次亮相聯賽並且可以決定總決賽席位的體能測試,比如讓很多人都需要適應的11分制,再加上緊湊的賽程,這個賽季是如此與眾不同。

  而這些「試驗」是否能起到理想中的效果?或許只能等待奧運賽場的檢驗。

   參賽排名,體能測試決定

  當下,國內各個項目的運動員要求訓練體能項目並進行測試競爭,這一措施也被植入到了2020賽季的羽超聯賽。

   因此在聯賽開始之前,就專門撥出了兩天時間來給八支參賽球隊進行體能測試,共包含BMI指數、坐位體前屈、衝刺30米、垂直縱跳、深蹲相對力量、卧推相對力量、引體向上、腹肌耐力、背肌耐力、3000米跑這10個項目。

  值得一提的是,體能測試的成績並不只是供各隊參考,甚至還直接和羽超聯賽的四強席位挂鉤。

   今年的賽制規定,獲得聯賽常規賽前六名的俱樂部、體能成績總分排在前四名的俱樂部才可以獲得本屆聯賽總決賽(即四強戰)的參賽資格。

  羽毛球賽事的成績由比賽之外的因素決定,這樣的規則對於所有運動員和教練員都是頭一次遭遇,不過各隊還是都順利完成了體能測試。

  巧合的是,在常規賽結束后,常規賽排名前六的俱樂部依次為:青島仁洲、瑞昌碧源、湖南華萊、廈門特房,而體能測試總分排名前四的俱樂部也正是這四家,所以從結果上看,體能測試倒是沒有影響到原本的正常排名。

  而為了在體能測試中得到好成績,各隊此前都專門進行了訓練,也取得了一些成效,最大的變化是女單名將何冰嬌瘦了近16斤。

  她表示,「跑步、騎腳踏車,每天除了常規訓練外還會額外鍛煉,所以效果比較好。」

夏煊澤(左)。夏煊澤(左)。

   採用11分制,改善慢熱老毛病

  除了體能測試之外,本屆羽超聯賽另一個引人注目的改變就是採用了單局11分制,五局三勝的賽制。

  在接受新華社採訪時,中國羽毛球協會副主席、中國羽毛球隊單打主教練夏煊澤表示,「在討論羽超採用何種賽制時,我們就是希望通過比賽一來檢驗訓練成效;二來解決訓練中出現的一些問題。」

   「比如打11分制,可以改善球員在打21分制時慢熱的弱點。而通過參加羽超比賽,隊員們開始普遍意識到打好開局的重要性。」

  據統計,11分制五局三勝的比賽用時相比此前的21分制三局兩勝確實有所減少,尤其是混合團體賽——21分制下,比賽時間常常超過3小時甚至達到5小時6小時,但11分制之下,很多比賽都能在3小時就解決戰鬥。

  不過對於隊員來說,這樣的節奏也需要適應,夏煊澤表示, 「11分制要求球員快速進入狀態,節奏明顯比21分制快,偶然性也有所增加。」

  其實,這也並非羽超聯賽首次進行賽制改動。上個賽季,羽超聯賽採用的就是三局兩勝,前兩局15分制,第三局11分封頂。而早在2013-2014賽季,羽超就首次使用過11分制。

  不過在那時,也有球員表示過不適應,比如林丹就認為比賽時間縮短后精彩程度也降低——21分制下,球員可以有更多時間進入最佳狀態。

青島仁洲隊小將、國羽男單選手陸光祖在比賽中。青島仁洲隊小將、國羽男單選手陸光祖在比賽中。

   賽程緊湊,仍有新人湧現

  本賽季羽超聯賽因為疫情防控的原因,以賽會制的方式在成都空場封閉進行,賽程也只有17天的時間。

  這意味著運動員們的比賽密度很大,夏煊澤就舉例道,「連續作戰對運動員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像湖南隊的周萌,她在16場比賽中登場了13次,體能的消耗在三四名爭奪中就體現出來了。」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此前國家體育總局所提倡的體能訓練,對於增強運動員的連續作戰能力或許有一定的積極作用。

  不過更值得關注的,還是在賽場上運動員的比賽表現,畢竟此前因為疫情國內外賽事停滯,比賽的機會非常寶貴。

  「聯賽進行期間,我們國家隊的教練全程觀看了比賽,並在賽后及時和隊員們交流溝通。聯賽結束后,明天我們會組織每個單項組召開總結會,把在聯賽中反映出來的得與失轉化為下一階段訓練的方向。」夏煊澤表示。

  雖然賽程不長,冠軍爭奪由於實力差距也懸念不大,但在他看來,聯賽仍有亮點, 「年輕隊員的表現相對好一些。具體而言,男單小將們更為突出。除了諶龍、石宇奇等主力外,眾多小將呈現出相互競爭、相互促進的局面,其中不乏有潛力的00后。」

  「通過在這次羽超聯賽中的歷練,小將們的自信心有所提升,但他們的進步幅度還需要在更大的國際舞台上去檢驗。」

   「相比之下,女單的競爭仍主要集中在國家隊的幾位球員當中,亮點不多,這也給女單後備力量培養提出了警示。」夏煊澤說。